淫女列传(八)精液依存症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APP网址部分手机无法打开,可以chrome浏览器输入网址打开

P>    列传(八)──依存症

    朝的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房中带着清亮的鸟鸣的少

    发出沈闷的呻扭动着曲线优美的试图避开这些扰的东西

    只可惜时间终究没有站在这闹钟无的尖啸破了少的梦

    想乡将她的意识唤现实

    「讨厌」少翻了个慵懒的手在边桌了几

    拍停了闹钟

    「好重孩勉强撑起前不断晃荡、积傲的两团白

    许不是造成沉重的元兇

    「霞?起了没?」的声音隔着一片门传来中似乎带着些许

    畏缩

    「知道了!」被称为霞的少不悦地应道

    并不是厌恶也不是排斥而是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感所

    使然

    浮岳这是门外子的姓名是这个全名为浮明霞的孩的生哥哥二十

    五岁学毕业之后找不到工作却又不打算缩研究所逃避于是就过着

    投履历和面试的随着时间过去「浮家有个品学兼优的和废柴哥哥」

    的评语渐渐流传开来于尴尬纤细高中时期的不知不觉地对原本还常常

    鼓励的哥哥产生了疏远感最后演变成现在的

    隔着门成了兄仅剩的

    浮岳没有再说什么脚步声慢慢远离他似乎要去邻县面试因此现在

    就得出门搭

    「呜嗯!」突然间浮明霞只穿着内躯一抖电流般的麻感从

    内涌现直窜脑海

    「什么」浮明霞俏脸微红还保留着棉被余温的躯不由自地又

    起来让她感到有些慌

    已经是高中生的她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但令她慌的是明明没有相应的

    为什么会突然有如此强烈的

    浮明霞意识地站了起来走向门似乎觉得影响自己的东西就在门外一

    般但门一打开却又是空蕩蕩的什么都没有

    「真的错觉吧概真的感冒了孩摇摇晃晃地走向浴室

    为家中没的缘故她居然没发觉自己依旧维持只穿着一条内、近乎全的模

    样

    「嗯讨厌又不能请假」浮明霞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浴室的门突然

    间更为强烈的感席捲全让她当场跪了渍迅速

    晕开

    「怎怎么事?」浮明霞一声忍耐着秘搐感

    等到高终于缓解之后浮明霞才慢慢站了起来濛的媚眼却盯着一旁的

    篮子直瞧的直觉告诉她让自己变成这种样子的原因就在其中

    「呜哥哥的服?」浮明霞翻开一件件待洗最后终于找到了目标物

    一一浮岳的四角

    「哥哥的?」孩伸手将内拿了起来当距离越来越近她的

    也就越来越强烈有什么无比吸引她的东西一般

    「呜!我我到底在做什么?!」等到浮明霞发现时她已经

    把四角放到鼻端嗅了起来还为此感到兴奋

    「我不会吧!居居然又溼了!?」浮明霞目光移向落地镜看着

    镜中露出「」表的自己

    对于近乎全的模样浮明霞并未感到什么异状她的注意几乎全部集中

    在镜中自己的脸庞与内晕红的双颊、透的薄布都说明她此时的况为

    何

    「」纤细的指自然而然地

    渍的源着突起的阴核

    「呀!呀嗯哥哥的讨厌家变成变态了」浮明霞里虽

    然这么说却还是继续着用哥哥内的变态行为薄薄的布料本无法吸收

    的蜜沿着修长圆流落地面点点滴滴的积累出一片

    「哥哥要去了!」发育得很好的躯一阵阵颤抖

    着少的高亢呼喊出了量的

    「呜呜」高之后取部分理如同手抓着什么髒东西一般甩

    开内逃出了二楼浴室改前往另一个浴室

    「我到底是怎么事」浮明霞一边走一边想着等到她查觉时

    经走浮岳的房间中了

    「咦?我为什么会到哥哥的房间?」虽然顺路但是浮岳的房间可不是

    她预定的目标

    浮岳的房间和所有一样遵循学第二定律到最高点自然有秩序

    因此即使没锁门浮明霞也从没想过要踏一步

    但是此时浮岳的房间却让她浑颤抖和刚刚相似却更强烈的从鼻

    腔侵她的吸引着她走向浮岳糟糟的伸出兀自沾着自己的手

    捡起落在边的一团卫生纸

    「就是这个变得怪怪的了」把纸团凑到

    鼻端奇怪的腥立刻冲鼻腔让她浑一阵颤抖修长的美

    得几乎站不住

    「讨厌好髒」似乎沉溺在当中的孩无意间挤压了纸团

    些许还未乾涸的黏沾到了强烈的望让她把黏

    

    「!」的瞬间、确的说是道的瞬间

    浮明霞平坦实的涌出一前所未有的强烈再度将她的意识打

    纯白的世界

    「哥哥的」浮明霞跪坐在地后显得放鬆的俏脸露出癡

    的笑容虽然如此的卫生纸团却还是没有放开

    「讨厌」浮明霞好一阵子才想到要掉纸团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会做

    出如此骯髒羞的事

    之前的感和濛彷彿是骗一般消失无蹤躯也不再火孩再度恢

    复成往的模样但迅速站起来的她并没有发觉自己无意识地将手

    抹在如同涂抹防晒油一般

    (到底是怎么事?)学途中浮明霞一直想着同一个问题不仅只因

    为她想清楚早失态的原因还是为了分散自己对的莫名在意

    虽然没有早的严重但浮明霞的目光却不断在间游移同时

    也觉得有无数目光注视着她

    因为是个难得的美少浮明霞早已习惯被众注目但是今不知为何特

    别觉得每个的视线都好像带着透视功能直接看穿材质单薄的制服与内

    直接触着她的一般

    (一一定是我想太多吧)浮明霞不断说服着自己子却渐渐火了起

    来

    但是之后的学校生活似乎很难让她这么乐观第三节不到她就只能拖着疲

    惫的保健室当中

    「有什么地方不服的吗?」美豔得不像会出现在保健室的校医问

    道二十岁后半的她有着成熟的风韵过度的美丽对青期的高中生而言

    似乎是对健康不太好的毒浮明霞就眼见过有笨蛋伤之后欢喜地的

    模样不好真有是故意伤的

    不知为何校医只对浮明霞用「」来称呼明明自己是个几乎没

    在保健室出现过几次的健康优良

    「从早怪怪的」浮明霞缩在说道

    「?怎么个怪法?」

    「那个」浮明霞吞吞吐吐地喃了老半却只是满脸通红说不出

    什么话来

    「怎么了?有那么不好描述吗?」

    「不不是我只是不好意思说

    「都是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校医显然以为她难以启齿的是生理

    的问题嘟着红的樱说道

    「不是那个啦!」浮明霞满脸通红地说道:「是是今从早开始就

    不知道为什么很在乎生的只要闻到就会全感觉怪怪的

    」

    浮明霞略描述了一症状但她也不会说出自己闻哥哥内

    到达高的事

    「这样」校医沉了一会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翻找着桌

    文件出了其中一叠给浮明霞

    「这是之前来的我还想说什么时候要妳自己看看症状符不符

    

    「依存症这是什么东西!」浮明霞满脸通红地看着

    字句越看越是心惊

    

  本章未完点击[ 数字分页 ]继续阅读-->>
【1】【2】【3】【4】【5】【6】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天降神妻豪乳教师刘艳同人私房照-池渊美丽性感的骚孕母为我更贱了乞丐的最后一个梦与四女友度过的充实520已经无敌的我要为所欲为海难后被冲到超雌性岛屿,征服整个岛屿的女性看你变坏重启淫荡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