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茗学院】(6)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keyprca
字数:6112
2018/05/30

第六章

  我仅仅只是看了一眼这个就感觉自己的棒立起来了幸好我坐在沙
所以不明显虽然我今到的确实太多可是更的原因是这个
实在太这个仿佛神话里面的狐媚仙子有种魅惑众生的感觉仅仅是
看着就足以让产生强烈的那完美的材曲线道发挥到
了极致

  看不出年纪有着及其成熟的风韵高足足有一米八在场的只有
李路悠比她高点我都比她矮了半个浓密的长发垂直落居然到了
线以微微翘的眼角及其眼神却给一种冰冷而危险的感觉致的
瓜子脸时刻流露出一种挑

  她穿着一件黑v领分开衬衫高高鼓起压抑不住那丰满
的高耸仿佛随时会把衫爆裂开来是纤细的肢线条蔓延而的是夸
张的浑圆部曲线两条圆结实的美勒出一副惹火材的美丽

  这个最过分的是高一米八部却是我前所未见的巨而且她还
有着堪比李半妆这样少这样的居然顶着这么一对丰硕的
如果不是眼见到我都无法相信简直是违法物理规律

  「乔家想你了」李半妆直接扑在了这个乔的怀里
在了这个乔那异常饱满的使劲的在那两块面磨蹭

  李路悠也松开正在安知的手站起来惊喜的说:「乔
怎么来了?」

  安知也好奇的站起盯着面前这个绝世妖娆的明显这个
她感到了极的威胁虽然李半妆也很喜欢李路悠可是他们毕竟是兄
论怎么样都不可能突破世俗的限制走到一起所以无论李半妆再漂亮她和李路
悠之间再都不可能对安知存在威胁

  可是李半妆中的这个乔似乎和李路悠没有直接的缘关系

  最关键是这个材实在太好了即便是的自己都心生羡慕
的安知太清楚的好材对有着怎么样的吸引的目
光最开始可能是会被一张好看的脸蛋吸引可是最后目光一定会转移到
的好材对而言就像是而这个材毫无疑问就是
最顶尖的的自己都忍不住要陶醉其中

  安知主动出击走过去自然的挽了李路悠的手宛然一个一样
站立在李路悠问答:「路悠这位是谁?」

  李路悠抓了抓脑袋说道:「感觉解释起来会有一点麻烦

  那个绝世妖娆的看着安知动作一副对安知了然于心的模样
说道:「我是李路悠这个家伙的乔念奴

  「吗?那怎么姓乔」安知听到对方是李路悠的心里稍微松
了一可是还是有些不放心的继续问道

  「在我们很的时候我们的爸爸和我们的离婚然后我们的又嫁
给了一个姓乔的就是那个姓乔的然后乔就成了我们
所以乔也是我们的」李半妆一令似得解释道

  「那不是」安知意识的说出了自己的当心突然又觉得失言
想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啦我是说

  「好了我知道你的当心其实当初李路悠的爸爸给半妆中那个
姓乔的带了绿帽子啦所以实际我和李路悠是同父异而名义
和李路悠又是同异父的可是不管怎么说我们是弟这个关系都不会错
」乔念奴解释道毫不在意的把一辈子的那些隐秘讲了出来

  安知只感觉自己的心像做过山车一样终于知道了面前这个充满威胁感
安知对自己刚才的提心吊胆感到一丝不好意思自己那么骄傲
的一个居然会为了一个而患得患失

  「乔你怎么来衡郡市了」李路悠问道

  「这个不能向你们透露这是个秘密」乔念奴有些神秘的说道:「好了
不欢迎我去吗?」

  「当然欢迎啦」李半妆拉住乔念奴的手说道:「这里永远欢迎乔

  「这里是乔你得家怎么还需要欢迎」李路悠说道

  乔念奴一张致的脸蛋露出的微笑显然对李路悠的回答很满意而站
在李路悠边的安知悄悄伸手在李路悠间的捏了一故作凶横的瞪
了一眼李路悠

  「嘛?」李路悠声的在安知耳边问道

  「乔都是这里的主家就是客」安知撇着巴不高兴的说


  李路悠心里这才明白的醋意来的还真是莫名其妙刚刚安知门的
时候李路悠和李半妆说说她是客而现在李路悠却说乔念奴是这里的主
又惹得安知这个醋坛子不高兴了

  「好了你是这永远是这」李路悠温柔的说道
抓住安知正掐在自己部的一只在手掌里面这才平息了安知的醋


  乔念奴看着两个在自己面前秀着恩眼神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失落
注意到这一点的我心里有些惊讶难道李路悠这个关系复杂的对李路悠有着
正常之间的

  这房间里的三个美都和李路悠关系有点暧昧我感觉自己继续待去有点
尴尬于是站起来说道:「李路悠我先回学校吧

  乔念奴这才注意到房间里还有我这么一个外瞪了一眼李路悠显然在责
怪李路悠没有告诉自己

  因为我刚刚被乔念奴的完美惑导致棒都了起来我为了避免出丑
所以一直坐在沙发没有站起而乔念奴一屋就被李半妆扑在怀里而后她的
心思又一直在许久没见的弟弟李路悠的居然忽视了我的存在

  「这位是?」乔念奴的神变得十分认真看着李路悠问道

  李路悠回答道:「我一个寝室的室友好哥们

  「刚刚我说的那些事你都听到了吧有些事你最好还是装作不知道
然对你不太好」乔念奴盯着我传递出一种危险的讯号子仿佛整个
房间所有空都消失了我有种呼吸不畅的感觉

  乔念奴冰冷的眼我居然感到一丝害怕我这才意识到面前这个
火爆的不仅份绝不简单而且有着超乎常的能

  而那个她们中姓乔的虽然我不知道这个究竟是谁但是做为乔念奴
名义的父绝对是一位了不起的而李路悠的父给这个物带了
一顶绿帽子

  如果让这个姓乔的知道一切李路悠和李半妆的爸爸给他带了绿帽子
念奴不是他的而是李路悠爸爸的别的我不确定但是现在房间
里的这三弟很可能会遭遇很严重的后果

  可是这种不能随便透露的事却在乔念奴中这么随意的说出来了

  我用在在脸挤出一脸笑容说道:「我这个巴很牢的你不信可以
问问李路悠」我故意扯李路悠就是希望让乔念奴知道我和她的弟弟李路
悠的关系还不错

  乔念奴走到我的这么一个材极限火爆的美跟我贴的如此之近
那异常高耸的部甚至要触碰到我了因为乔念奴比我还高许多高跟鞋
她那傲之间的雪白沟都平行的出现在我的眼前而她清晰可闻
的那一缕香更是窜我的鼻孔如果是个正常的我的棒会恐怕直接
完全立起可是此刻它完全没有好像一条虫一般

  因为乔念奴我耳边轻轻的说道:「如果我房间外的里听到这个事
会杀了你

  本应该是惊秘闻的消息你老家自己这么随便讲出来了
怎么还怪我

  杀我可是一个德智全面发展的好学生一辈子就踩过蚂蚁
怎么莫名其妙就背了一份杀之祸

  乔念奴从我边离开就转换了一副脸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窒息的压瞬间就消失了

  乔念奴走到沙发边慵懒的伸了一个懒有些放肆的把傲材展示在
了李路悠的面前高耸的双在白衬衫的显得摇摇之间那道
的沟壑不见底

  我是不敢在用目光偷看这个这个场好强她说要可以杀了我
我甚至没有一丝怀疑这句话是不是开玩笑我感觉她如果说要杀了我就真的可
以轻易的杀了我

  「最近工作太累了」乔念奴伸完懒撩了一自己套修长的
伸直服的躺在了沙发说道:「弟弟你做的菜了

  「是吗那我去买菜」李路悠高兴的说道

  「我陪哥哥去」李半妆举起手说道

  「不用菜市场就在附近我出去一就回来」李路悠说完就出门了

  我本来想要不要也顺便离开可是李路悠先一步走了没有告辞就走可是好
像有点畏罪潜逃的感觉犹豫了片刻还是选择回到沙发端坐着

  李路悠离开后房间里面就剩我和三位美本来是一件让我难免遐想的
可是因为乔念奴这个不知底细的存在我甚至有些不敢随便开说话
万一惹得这个敢杀不高兴一不心就把我的了就了

  倒是李半妆这个有些安奈不住乔念奴是她的她自然不可能害
安份了半会居然提出家来打牌玩

  我装作没听到打什么牌我可不来这时候还是要弱化自己的存在感
哲保的好

  安知显然也对打牌这种游戏不感兴趣至于乔念奴双眸安静的躺在
沙发曲线玲珑的子陷在柔的坐垫里面可能真的像这个说的一样
她的工作太累了这么一会时间也抓休息

  「这样吧如果陈哥输了就要讲一件哥哥在学校的糗事给我们听」李
半妆歪着脑袋看到家都不感兴趣想出一个歪主意

  安知立马表现出很感兴趣的样子连闭着双眼的乔念奴都突然睁开眼睛
原本有些倦怠的神消失不见又恢复了那种傲然的神冷厉的说道:「我觉
得可以玩玩

  你可是随便说杀魔王要不要对你弟弟的糗事这么感兴趣
我犹豫了一心里那一丝猥琐的念还是让我胆的问道:「那如果我赢
你们输了

  「我们不可能输如果我们输了我们就」李半妆想了一会才把对
自己的惩罚想好继续说道:「我们就就等哥哥做的饭菜了

  这算什么惩罚我在心里吐槽

  「我告诉你哥哥做的的饭菜是全最好哥哥做的饭菜是最
的惩罚了」李半妆继续说道

  要是你们输了你们就一件服还差不多当然这个念只可能存在我的
心里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不过我也没办法虽然不李路悠煮的饭这个听起
本不算惩罚可是乔念奴说要玩我也只能舍命陪美

  四个转移到桌子旁坐好牌局开始虽然三个明显一起针对我
过说实话这三个美除了李半妆技术还好点安知和乔念奴很明显还属于只
了解规则的在我面前完全属于菜鸟级别

  不过我却不敢赢就是乔念奴提出要李路悠做的饭菜真让她输了
估计以她的格估计会信守承诺只不过到时候不到李路悠做的饭菜把怒火
牵引到我就不好了

  至于我输了的惩罚说几件李路悠的糗事对我本无所谓每个都会有光
辉和阴暗的一面虽然李路悠在家面前都是一副帅光的样子可是做为和
他生活了一年多的室友还是见识过不少这个班草出糗的样子说一些给三个美
听听李路悠在她们心中的完美形象也无妨

  因为我故意放接连败退一连输了好几局几乎每局都是李半妆赢了

  「耶耶我是赌神耶」李半妆开心的举起手

  每输一局做为惩罚我都要故作为难的把李路悠诸如喝呛到楼梯摔
后背被贴了字却浑然不知玩游戏的菜鸟这些发生在李路悠
糗事挑了几件还算有趣的讲给三位美

  本来都是一些生活的琐事几乎每个都会发生可是是因为是关于李路悠
三个美却听的津津有听到李路悠各种出丑就连一直端庄高贵的
安知都不顾修养发出声音的哈哈而乔念奴因为笑的太过剧烈那高
耸的峦开始颤巍巍的晃动

  我发现自己又有些可耻的眼前的这幕实在太幸好乔念奴笑的太
开心没有发现我的目光正不怀好意的盯着她那对饱满的

  又是一局牌局开始我手里的一张牌不心掉到地我只好弯去捡

  就在我捡起牌抬起的一瞬间我看到了三个美隐藏在桌面六条美
最左边的是安知两条长叉坐着两条白生生的修长美在柔和的灯光
看着极为右边的是李半妆被黑棉袜包裹着的雪白长但是丝毫遮掩着
不住少肌肤惊的弹棉袜和摆之间露出的绝对领域晃眼球

  乔念奴坐在最中间的两条雪白修长的美完全露在我面前
面没有一分多余的赘乔念奴的摆自然地往后卷而最让张的是
我甚至可以看到她雪白长末端那一丝内的边缘

  我的心跳立马加速仿佛要跳出来似的棒完全立了起来我甚至有种想
要当场撸管的冲动我赶平息心生怕被乔念奴发现我看到了她的内
命不保我不敢在桌子底多呆一秒捡起牌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和三个美
打牌内心却忍不住浮想联翩

  要是这三个极品美一起跪在我的面前把自己雪白丰满的翘对着我摇摆
任由我把玩她们的美亵玩她们的那该是怎样的一种绝妙享

  我脑海中想象着端庄高贵的美班长安知光着修长的双
张开翘着圆的美一边承着我的冲击一边无的呻李半妆纤细的
被我抓住部被迫高高翘起我用撞击着少浑圆的粉发出响亮的
「啪啪」声而冰冷成熟的乔念奴不知羞耻地在地丰满的部高高翘起
不住地向我扭摆我站在她的双间将她的蜜让这个威胁我的
我的玩和鞭笞

  李路悠的朋友李路悠的李路悠的三个绝全部四
肢着地的像狗般羞耻姿势的跪在地让我的她们的撞击
她们翘的美

  这个三个着李路悠的美全部像狗一样在我的脚用她们
滴的舐着我的最后让她们的张开荡的就好像是一条祈求主
喂食的等待着我棒的

  最好让李路悠的这个屋子充满了美此起彼伏的每一个地方都染
这三个美把三个美被彻底被调教成我的为我的乐奉献自己
美好的

  就在我脑海中对三个美李路悠买菜回来了我一子回到了现实
三个美全部离开了牌桌围到李路悠

  李路悠先了一自己的朋友安知然后李半妆不同意了不安分的要
哥哥也自己一李路悠对自己这个调皮的直接揽住李半妆的
这个横抱起放到自己很用的在李半妆的翘打了几然后
在她的脸颊了一才让这个安分

  乔念奴这个御不好意思像李半妆一样追着李路悠索只是盯着李路
悠却不明说李路悠一把住乔念奴把这个材火爆的推到墙
压住乔念奴那一对巨假装要强不过最后乔念奴还是落荒而逃
没有和自己弟弟发生不伦的实质接触

  我赶和李路悠告辞自己打车回学校在我离开房间关门之后听到房
间里面传来李路悠和三个美的嬉闹声

  要不是我了解李路悠的为知道李路悠不会胡来如果我是李路悠我早
就让这样乔念奴和李半妆献出自己的任由我品尝现在房间里面恐怕已经
是一副的场景了

  不知道李路悠会把自己的留着以后便宜谁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隋唐风流传我和女同桌的那些事似似花,梦蝶香花,为在意的学生使用媚药吧!淫情通天路被博士俘虏的高贵灰狼最终还是变成了肉棒下的母狗禁脔遥不可及的记忆在男尊世界的幸福生活情天性海同人之宁卉的秘密笔记纯情魅魔竟然是jk哒!移魂与妈妈的丝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