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茗学院】(75)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APP网址部分手机无法打开,可以chrome浏览器输入网址打开

作者:keyprca
字数:3198
2018/10/31

七十五章

  我的思绪飞回到了六年前

  那时候我还只有13岁正在读初一成绩不好没有什么朋友在班
默寡言独来独往经常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世界里

  而易溪箐则不一样她一直是班欢迎的我还记得初中第一次开
学的时候她穿着一条白子和齐膝的棉袜出现在我面前那时候我还不懂
得『绝对领域』这个词只觉得她露出的那一截肌肤好雪白晃的我眼睛都
要睁不开了

  那时候的她就已经有着很长的长得很漂亮在我们那个镇中学就像
主一样

  那时候的我正是窦初开的年纪默默无闻只觉得每只要看到易溪箐就
会很开心

  在做课间的时候她就站在我前面不远光照在她那棉质的
切都是仿佛是透明的课后她倚在窗户边看书的时候目光恬静的几乎要
沉醉她和朋友聊的时候角笑起来就像边的月牙

  对那时候的我来说还不懂的什么做喜欢还不知道什么做婚姻什么
做厮守我只觉得生最的幸福莫过于能永远的这么偷看着易溪箐
着她角弯成月牙的笑容看着她奔跑时候纤细的看着风吹起她的发时
飘散在空中就像舞动的柳絮

  直到很多年后我遇到赵清诗之前易溪箐都曾经满着我的心房

  在那个秋的午后我是值所以要留来打扫卫生而易溪箐她喜欢
写作经常在课后留来练习写作她还组建了一个文学社团都是班几个喜
欢写作的她们经常在一起讨论一些流行作家的伤感文学

  而那教室里正好只有我和易溪箐两个

  就是那一教室把课桌都拉出了长长的影子教室里面安安静
只有我手里的扫帚拂过地面的簌簌声我只希望地面永远不要扫时间
可以一直这么的静静的流淌

  直到今我还可以清晰的回忆那一我的心甜蜜兴奋
各种杂草在我的心里疯狂的生长我低着的拽着扫帚就像拽着一
狂生长的蔓藤

  突然易溪箐走向了我

  对我还记得她也是穿着一件连

  他就和她今她出来卖的这件连一模一样真是为什
么她今要穿着这件连出来卖

  那她走向我问我:「陈晓你要不要加我们文学社?」

  她为什么要邀请我参加她的文学社?她从来没邀请过生参她的文学社的
我的记忆开始混

  对了当时她说因为我有一篇作文写的好她特别喜欢还被老师当众当作
范文念了所以才邀请我参加她的文学社

  我那时候成绩很糟糕只有作文还写的不错那篇作文是写语文老
师也是个傻为什么要在秋的时候要我们写当时我那篇作文写了什么
去了?

  想不起来了我在只记得有一句:所有草树木的都在飞的生长
树尖欢的歌唱

  就是这句都是我编的明明那季节所有草树木都枯萎了外面连知了
声都没有了哪里还有鸟的都他是我编的偏偏那个傻语文老师
还要说我写的好还要他的当着全班的面念出来

  我的思绪回到现实我突然觉得脑袋很我有种要毁灭世界的冲动我看
着面前的酒杯里面倒着嫣红的就像是新鲜的不不这些本来就是
散发着让我觉得恶心的这一切纸醉金的初都是可以买
卖的

  我多么希望我手里有把要我要朝着刁驷鲁三刘少王鸿熙这个
房间所有的我要把他们全部扫成马蜂窝

  他们那邪的眼光都在看着易溪箐就好像易溪箐已经光站在他们面前一
王鸿熙在一边得意的笑着他的笑声就像一在拱地的牛在哼哼那么讨厌
那个桑还在那叽叽喳喳的奉承就像有一百只麻雀在我耳边吵闹

  不是一百只麻雀是一万只麻雀在我耳边吵闹吵的我神经都要不正常了
最好让我一刀把他们全部捅这样世界就可以安静来了

  我是多么的希望周围可以安静就像那的午后那么安静

  那的午后是那么的让我觉得安静其是易溪箐说出邀请我参加文学社后
那一瞬间的安静真是此刻的我怀念我能清晰的听到我的心跳还有
流动的声音

  那一瞬间的仿佛过了好久久的让我忘记了时间本的流逝我感觉自己回
到了所有草树木都在疯狂的生长回到树枝歌唱了

  我站在一块草坪里一旁是流淌着的清的能看到溪底就像易溪箐
的名字一样

  我答应易溪箐参加文学后那一还发生了什么我的脑袋实在太
疼得我连记忆都有些混

  对了我们一起走出的学校那时候宽敞的校园里面只有我们俩了
我们肩并着肩我的心就像有一百鹿在

  我和她的家不在同一个方向我和她出了校门就应该分别的我们究竟
有没有分别我们是继续相伴着走还是就在校门挥手作别了

  我的记忆不对不对不对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感觉我的记忆像
是被尘封了

  易溪箐?她?然后?为什么我关于她的一切的记忆都到校门就结束


  而她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却是一个低贱的货物一般被一群猪一样的


  我只希望世界就此毁灭

  「两百万

  我的声音再次震惊了全场一瞬间包房内居然鸦雀无声

  两百万买一个的初就算他们都是见惯了各种烧钱的子哥可是
这种费法还是第一次见

  当然有时候把一个货物的价格炒的远超它原本的价格这种况也经常发生
但那往往并不是为了货物本而是双方斗为了面子为了意之争
不肯退步

  但此时的局面明显不是刁驷是王子的而我是刁驷带来的理论
来说我和王子应该是一个阵营的我不应该开罪他其是王子刚才还用
威胁的眼神扫视了一周已经提前告诉所有他今志在必得

  王的一拍桌子说道:「好算你有种

  说完王子就摔门而出几个子哥也赶跟着走了只剩刁驷
驷其实也想跟着出去可我是他带来的这件事他在王子那边不


  刁驷看着我他觉得很不他作威作福多少年了眼前这个比自己几岁
的少年要不是看中我是白的室友在报复白官宇的时候可以借做一
颗棋子用他哪里会和我称兄道弟为了笼络我他特意带我来包间还贴心的
帮我也找了一个陪酒哪里料到我居然会直接得罪王少

  其是王少才答应让他家多走几船货物要是王少一怒之迁怒到他
那几船货物报销那他今晚岂不是偷不成蚀把米

  想到这里刁驷声的骂道:「你他什么敢跟王子争得罪了王少
我们都没好果子

  我抬望了一眼刁驷没有开说什么眼神中透露着一

  刁驷突然有些心寒声音都不由了很多说道:「我是不会管了正今
王少了面子他肯定会找回来的子一贯的习惯都是先忍几让对
方以为没事了才出手报复你等着过几就见识王子的手段吧至于咱们商
量的什么对方白的计划后你要是还能活着咱们再说吧

  刁驷说完就追着王子出去了那一声肥就像一猪一样

  又是几后吗?这算是个好消息吗也许几后我就毒发那时候王
门兴师问罪结果却得知我毒发

  我都可以想象王子看到尸时候的表他一定笑的很高兴愉悦的
和房间的这群猪说:这就是报应这就是和我作对的

  「少!」桑在我心的既然我最后出了价那她就要准备
收钱

  「刷卡吧」我有的递给她一张卡就是之前张苡瑜给我卡我一直
没想动这笔钱

  桑欢喜地的接过卡对她而言无论易溪箐的初是卖给了谁都可以
只要卖的价格高就行子她也是认识的京城来的少爷她自然也把王
子想哄的高高兴兴的

  可是就一个这些子哥们要是不争那价格怎么抬得就算是今
晚惹的王子不开心了子也自会找面前这会出钱的少爷也找不到她
到手的两百万才是真金白银至于我和王后谁赢谁输关她什么事

  「我马去给您准备一个房间要不要让这位可先去洗个澡
神漂亮服再来服侍您?」桑讨好着问道

  「不用了你滚吧

  「好嘞子您真是好我保证绝对不会有来这里来打扰您的
桑说完转准备离开她以为我是急不可耐不愿意再多等待一刻

  「我的钱?」

  易溪箐终于说出了今晚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她卖的钱

  「少不了你那一份我还是有点信誉的一百万会汇到你的账
有些冰冷的说道她对易溪箐自然没有对待我客

  等到桑离开包间里就只剩我和易溪箐了易溪箐的眼神终于开始惶
恐起来知道接来会发生什么在她看来面前这个有钱的了两百万买
她的初等待她的命运就是会被我无

  我看着易溪箐的眼神心里越发的悲哀她越发惶恐越发的就像和
豺狼关在一起的白兔一般眼神中完全没有一丝对过去的回忆

  你已经完全不记得我了

  可是即便如此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落子他们的手里

  因为

  易溪箐

  你是我过的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都市:我成了富二代反派我的将军生涯豪乳教师刘艳之美人劫波卷继父吃鸡战争借种换亲肏飞岳母色夫人的武林荒淫日志执行爱意母与子的交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