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柳菁英】第四章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便太零零
字数:4392
2019/05/09

我的柳菁英 第四章

  「柳警官妳看孩子们都诚心道了歉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哈我们以后一定
对学生严加管教坚决杜绝类似的事件发生! 」

  柳菁英看了看子罗永又望向苟坤喃喃道:「家长都有事是吧

  老师正接话何老师忍不住说道:「王老师这哪是什么玩闹妳不
能因为他们是妳篮球队的队员就这么包庇他们! 」

  「何老师!注意说话!我们学校对学生一向一视同仁绝不会存在什么校
园霸凌学校也不会姑息袒护! 」

  王老师转向柳菁英转而脸堆笑:「柳警官妳看这」柳菁英不接他
拉起罗永:「我们走

  「诶柳警官妳慢走」王老师朝柳菁英点挥手致意等她转变脸
似的瞪了一眼何老师何老师看到王老师背后叁个学生偷笑满是无奈又
也转离去

  柳菁英带着罗永径直回到家中家门没有多说话柳英英外套
指向沙发:「给我

  罗永顺从跪在沙发前在沙发垫不语柳菁英抄过戒尺
在罗永背罗永立即发出惨柳菁英听到惨手也不停挥舞着戒尺
照着罗永背部和

  罗永不了往沙发两边躲避声哭求饶:「我错了别打了

  柳菁英越打越追着罗永击:「妳错了?妳知道妳错在哪了?妳给我说!」

  「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了求妳别打我了

  柳菁英不理他更加使得罗永手舞足蹈不断躲避爬到客厅的角
落抱蜷缩成一团打到罗永终于不再求饶只是的惨柳菁英才暂缓挥


  罗永眼泪鼻涕流了满脸看向见她举着戒尺站在那里前起伏
眼中竟也滴出两行泪

  罗永爬到脚边抱住她的:「我真的知道了妳原谅我我一定


  柳菁英抬脚踢开他怒吼道:「妳知道妳错在哪里了!」

  罗永被踢翻在地不知道如何回答:「我」罗永想到自己以前对
管教的抵触说道:「以前我不听话以后我会好好听话

  「妳还敢骗我!」柳菁英再次向罗永罗永躲闪不及戒尺直接甩在了罗
永脸罗永捂脸柳英英见在他的脸有些后悔停在那
哀叹了一声

  罗永得到片刻喘息忽然想到是不是自己的所以如此
孩现在真的被打怕了不管猜测是否属实他都决定向坦白争取
换得她的停手

  「我这次真的知道了我说我说

  「妳說一万次都改不了!」柳菁英甩飞戒尺两手抓住罗永的
命摇:「可以被打不能被吓!」

  罗永脑中轰然突然明白今为何如此生不是因为自己爬而是
因为自己懦弱压抑的绪突然爆发羞愧与屈辱化作滔滔泪自眼眶奔流而
罗永伸手抱住明白了对自己是真正的是恨铁不成钢

  柳英英俊美英丽的脸出现两道泪痕沿着泪痕滴滴滚落柳英英
抓住方永的脸声吼道:「妳看看妳现在这个样子!妳还像个吗!」

  的泪罗永的心让他暂时忘记了的疼中只剩无尽
的自责与悔恨罗永抱住双手抓住她后背的衬之前面对苟坤时自
己的懦弱表现一一浮让他直至渗出

  环抱中罗永感伟岸的前几的猥琐事迹又出现在心. 罗永
感到无比羞耻四肢并用爬在地寻到被弃的戒尺:「
妳打我妳打我!我绝对不会出声! 」

  柳菁英拨开他递戒尺的手:「我打妳有用吗?妳要记住的话要做个
立地的! 」

  罗永把额砸在地板重重的磕了几个响瞬间隆起罗永
目露决意爬起奔向房门开门狂奔而去

  「永!」柳菁英追到门看着子奔走她一只手扶着门框手掌重重
抓住门框架抓得嘎吱响柳菁英眼中出现担忧也有期待她没有立即追出去
站在那里看着子狂奔而去的

  一路飞奔除了心跳与呼吸罗永只想着之前说的那句话:「可以被
不能被吓

  「可以被打不能被吓

  「可以被打不能被吓

  当罗永奔到学校门卫爷还没看清以为一阵疾风刮过老眼
看四周已没有罗永直奔教学楼五层五年级教室除了自己教室外挨个查看
他看到了苟坤的一个跟班却没有寻见苟坤的罗永又迅速跑到六楼依次
往六年级教室里张望

  苟坤慵懒的在课桌听到教室内爆发出惊呼声爬起来查看
正好看见一只拳飞向自己面门苟坤猝不及防被一拳打翻后仰倒在地
四周的学生慌忙散开罗永随即扑前去一拳接一拳照着苟坤面门狂锤

  苟坤被锤掉一颗门牙慌忙招架苟坤毕竟一脚将的罗永踹开
他定睛看去正是罗永吐出一骂道:「我了妳了个的!」

  罗永再次朝苟坤扑来苟坤摆好架势与他扭打在一起罗永如疯狗似的不停
苟坤招架几眼珠急转两圈心中计定对准罗永立足脚横扫
他扫到在地苟坤打算像昨在篮球馆那样掰手制住罗永这次罗永挣扎得无比
猛烈苟坤不得不到罗永里断牙飙着一边怒骂一边发压制

  罗永感觉手臂要被掰断中狂嚎心中不断默念:「可以被打不能
被吓! 」

  苟坤左手压着罗永后脑顺着汗撑在了罗永脑旁地面罗永张
就咬向苟坤手背苟坤「哎哟!」一声放开了罗永

  罗永翻右臂已经没有了知觉唯有眼中依然斗志昂扬中还残留着
罗永盯住捂手哀嚎的苟坤再次扑了过去

  苟坤抬脚踢他罗永顺势抱住苟坤对准

  「!妳他的疯狗!」苟坤甩开罗永见他还要扑来面露惧瘸着
一条朝教室外跑去罗永托着没有知觉的右手臂跟着苟坤跑到教室外教室
内的师生都被刚刚眼前发生的一切吓傻各个目瞪不能言语
学已经哭得泣不成声就连讲台的老师也脑空白一时不知所措

  「拦住他们这是要出事!」

  老师映过来立即跟着跑到教室外招呼附近的老师结伴前去阻止
永镂刻不停追击苟坤苟坤沿教学楼向逃奔数度被罗永追又多了好
几个淋淋的牙印

  「我!」苟坤眼中已经全是恐惧逃避着那只怎么甩也甩
不掉的恶狼沿路逃向了再逃了篮球馆内

  「杰哥救我救我!」

  苟坤朝着篮球馆内一群正在练习的队员求救被浑的苟坤惊吓不
看到他后跟着一个瘦弱少年脚步趔趄目光锁定苟坤张着
篮球馆内

  「呀!丧尸丧尸!!」

  不知是谁在那里发出高呼皆惊接二连叁顺着门相的方向逃去
逃向球馆东北角的罗永追着这群跑向几个胆心细的站着没动
听到后面有老师声呼喊应过来前拦住罗永

  五个老师追互相配合分别费了九牛二虎之熬到罗永
用尽最后一丝将他贴饼在篮球馆地板之

  领的一位黑框眼镜老师看了看罗永代道:「把他压好!去看看被追的
那个怎么样! 」

  老师们穿过来到一个张望发现角落厕所门前有不少脚
厕所房门老师前拍门:「在里面吗?」

  「哇!!」

  厕所内惨顿时此起彼伏老师们满冷汗:「什么况!?」

  「开门开们!」老师纷纷前敲门数分钟后终于有打开老师们立刻
冲了看见十来个篮球队员抱成一团挤在厕所的角落

  见来是老师懦懦的问道:「丧尸?」

  「丧妳的尸!都给老子滚出去!」

  领眼镜老师自诩风流文士??平做派温文尔雅实在忍不住爆了
队员应声接连离开老师眼尖抓出浑的苟坤:「妳留!先跟我们
去医务室再说说今什么妳把篮球馆里的那个也先带去医务室
多安排几个实在不行绑住

  学校校医室内

  叁个寸态肥脖子挂着金链子穿着格衬子围着柳菁
正中一正对着柳菁英怒骂

  「我的臭老子子要是有事我他杀妳全家!」

  领老师站了出来厉声说道:「这位家长请注意妳的言辞这里是学校!」

  「妳给老子闭!信不信老子连妳学校一起烧了!」

  柳菁英面无表看了一眼角落的篮球队领队六年级的王老师再看向发
的金项链子:「不是说家里有事来不了吗

  旁一寸接话道:「說妳给我老认错!」

  另一和声道:「就是我们老都敢惹我看妳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领老师前:「妳们给我出去!学校不欢迎妳们!」

  「滚吧妳」两个寸一掌将领老师推开用猥琐的目光打量
打量了柳菁英见她着白着黑士西脚踩黑皮鞋材玲
珑有致极为惹火

  「臭材不错求求我们老说不定还会原谅妳们嘿嘿嘿

  柳菁英目露光:「我第一次警告妳们立即离开学校

  「哟?还警告我们我好怕妳能把我怎么样用妳的?」

  两个寸子嘿嘿怪笑一唱一和:「妳这不懂事要砸也是
要不现在我们就试试露出了让兄弟我们见识见识

  「第二次警告

  「第叁次警告请妳们立即离开. 」

  领的寸苟坤的爸爸听出有些不对说话那两个弟已经抬脚走
到柳菁英跟前其中一伸手笑着对准柳菁英的道:「臭
没等他说完臭字电光火石间就被柳菁英擒住手放翻在地

  另一见状前帮忙柳菁英空出手扯住该子的领将他扯到
用膝盖对准他一记猛击子捂住哀嚎着弯双膝缓缓跪倒

  柳菁英极为熟练的解的鞋带将两手挨手脚挨脚拴在在一起
手提一个后领拖到房间角落柳英英又打了个电话挂断后回对苟坤父
道:「妳子的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她转盯着王老师:「是孩子玩闹的话道个歉也就罢了

  苟坤的父顿时脑后冷汗如柱立改之前的嚣张接话道:「是是是
孩子玩闹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嘛我两个兄弟不懂事跟您开玩笑过火了
您看能不能放了他们? 」

  「孩子也好也罢是不是开玩笑查清楚了自然知道

  苟坤爸爸一拍:「不用查了我那龟子我知道肯定是他惹事!不过
您看这学校医疗准极差您看我能不能先把他带去医院再看? 」

  「该去看就赶去看别耽误了

  「那您看我这两个兄弟」柳英英依然面无表缓缓说道:「查清楚了
自然就知道

  苟坤父不敢多说拎起苟坤就跑出了医务室室内老师看向柳英英眼中
满是敬畏的老师扶了扶眼镜前说道:「妳好我是学校的副校长
妳孩子这个事影响太我们学校也要调查清楚才好能不能问问他
发生了什么事? 」

  「我知道何老师从群中挤了出来说道:「苟坤欺负柳警官的
我们班的罗永我在厕所眼见过他们几个学生住打他打的很凶
午我们才去找过王老师王老师说是孩子闹着玩

  李校长看向王老师:「是这样吗?」

  王老师避开李校长的目光:「是是这个

  说话间几位警员医务室纷纷向柳菁英问候柳菁英点示意
让他们将地带走

  「我们有眼不识泰山饶了我们这次吧

  柳英英不理一寸又向拉着他的警员开:「哥这次去关几
? 」

  警员托着他的胳膊回答道:「袭警回去查清楚再说

  寸闻言吓:「不要我家里还有老我曾奶奶一百叁十岁了
饶了我这次吧

  警员提溜起两:「还费什么话走吧

  等两被带走李校长再次开:「这样柳警官我们学校要研究一
个事怎么无论结果如何希望妳能理解那么这边就都散了吧各位老
师都会去

  「柳警官您的孩子也先带回去吧我们这校医理了问题不要是
觉得我们准不够可以带去医院再看看

  这李校长也是个倔脾之前听到苟坤他爸说学校校医室不好这时提出来
顶柳菁英一句柳菁英简单的应了个嗯字前查看病子罗永

  李校长和众位老师离去校医室只剩子二罗永挣扎要从病起来
又开道歉:「我知道错了

  柳菁英轻轻住他过罗永脸的伤突然放清冷的神满脸悲伤
泪如雨

  「错了我以后绝不对不会让欺负妳谁也不能欺负妳!」

  罗永右手臂包着厚厚的绷带哭得梨带雨他从来没有见过
. 罗永的泪也止不住流挣扎起用左手抱住的肩膀
脸颊的泪痕

  罗永哭着说道:「妳别哭我以后一定听妳的话我以后一定努!」

  柳菁英被子突然在脸得一惊听完他的话流的更猛烈她双
手抱过罗永让他靠在自己肩子两就这样相拥而泣放声

  门外驻足尚未离去的何老师听到屋内的对话随着屋里哭声传出眼眶
中不自觉也滴了泪

  【待续】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被博士俘虏的高贵灰狼最终还是变成了肉棒下的母狗禁脔淫情通天路遥不可及的记忆在男尊世界的幸福生活情天性海同人之宁卉的秘密笔记纯情魅魔竟然是jk哒!移魂与妈妈的丝袜妲己现世小明的学院生活日本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