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柳菁英】第十四章:父子母子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APP网址部分手机无法打开,可以chrome浏览器输入网址打开

作者:便太零零
字数:11498
2019/06/03

我的柳菁英 第十四章:父子

  「伸出来给我!」

  「好嘞

  柳菁英觉得子和他爸爸有时候实在是太像了记得刚刚结婚的时候
己只是抱怨肚子饿叁更半跑到外面买回也是不住还有以
前调戏丈阴茎短的时候他也像子那样涨红了脸不承认他们父子两
个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失落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亢奋起来玩特别有意思

  柳菁英伸出又缩了回去抬手挡住子嘟嘟过来的说道
:「别里不我先去漱个

  「永远是香的」罗永用支开的手坚持

  「姆!呜

  子有意无意的甜言蜜语像一涓涓的流滋着柳菁英的心房让她心中
满是感动和喜悦避让不开子抹了蜜的她连忙把中剩余的唾
不让里的脏东西

  「嘬滋啵啵

  光旎绮的浴室内罗永双手环绕着鹅般修长的吸着她清甜
的香两只手摩挲着她宽阔的肩膀与美背了许久也不停歇

  此刻伦理道德在柳菁英心田里幸福面前变得不值一提她在她的
子汉他是自己来的怀胎十月诞的至宝子在学校被欺负的
时候她真的好其看到他那怯懦的样子柳菁英恨不得打教了
他那么多居然还是像他父那样的没有骨

  但他做到了坚韧不屈柳菁英除了心疼更多的是欣那是她这些年最幸
乐的时刻子终于成长为理想的样子这些慢慢的相愈发觉得
子傻甜可扫光了常年以来的寂寞和平淡让她回曾经无忧无虑追求幸福
乐年代

  「呜奶奶吧的奶好服一

  柳菁英压抑了太久内心期盼着这样的幸福能持续到永恒她期盼着将
子的期盼子能尽的吸她的奶她放仿佛在跟
子谈恋一次有这种感觉已经是遥远的少时代

  罗永孜孜不倦的柳菁英妩媚的抖擞起前丰盈饱满的羊脂球
道:「不想奶了?」

  「想」罗永收回环住粉颈的两手妍雅的脸颊艳的红
被他成一朵喇叭正对准自己嘟起来罗永伸出盛开的
了几圈再把自己的也嘟起「啵啵」的柳菁英适时的伸出
糯香罗永含中又是一顿吸

  「唔巴和奶子我全都要」罗永吐出清香的憨声憨
说道:「我还要你我的

  「噗」听到巴两个字柳菁英蜜壁细细的痉挛收缩她眨眨妍黠杏
清了清喉咙翘起朱责备道:「巴什么的一点都不文雅

  罗永不知道狡猾的脑子里想着这么多年终于可以再好好尝尝巴的
的事柳菁英撒了谎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的真实
景是他少年时代的父跪在地砖哭流涕以为要被不停的磕
求饶

  彼时的遭遇让孩子他爸有了被害妄想症即便是结婚后柳菁英想要给他
罗永的爸爸也是伈伈睍睍颤抖不肯同意柳菁英给他解释过很多次
那时候咬几只是想试试阴茎和火感的区别没想过是那么的
咬出她也很不好意思

  柳菁英心中却做出无可奈何状淡淡的说道:「好吧先把
洗了不洗你那臭

  「真的?」

  柳菁英角洋溢出邪魅的微笑「骗你还有假

  「嗯!」罗永闻言喜不自胜只觉得甜美的笑颜如山般烂漫重重的


  柳菁英着莺惭燕妒的丰韵美藕臂把子放到板凳坐定开始
心替他打理她从到脚仔细的替子打香波用泡沫球替他搓
而坚心谨慎的清洗流光溢彩的明眸中有些的期待
秀颈偷偷咽馋唾

  她自诩绝不是一个荡的但自认为好奇心要比别的百倍
少时曾积极探索的奥秘把玩丈结婚后不给机会
就再也没品尝过的滋

  在罗永眼中这让张的无双艳姿无时无刻不在着他敏感的
神经忍不住伸手住一只的美巨亵玩滚珠似的眼睛打量
腻袅娜的朣柳菁英抬眼芳菲一笑继续低认真替他清洗

  「好了吗?」

  终于等到冲洗罗永迫不及待站起催促点吸他的
柳菁英眼中波光潋滟他坐好「别着急~坐也洗了

  罗永只得静心慢慢等给他洗完一等到的泡沫冲洗
便立刻的朱

  柳菁英笑靥如拧开边的扶他背靠浴缸坐好她半蹲在地
探出清妍素手住坚饶有兴致的拨了几跳动
在眼中甚是欢喜

  凑过鼻轻嗅的腥臭已经消失殆尽散发着香波清新的香柳菁英
内心隐隐觉得有点可惜那种臭让她芳心荡漾忍不住在脑中模拟相似的腥香
好想要多闻几涨得光的马眼微微张开
黏黏的先走不停渗出柳菁英用指抹了一点放在秀目前端详了几秒然后
醉眼微醺般的尝起道来

  柳菁英着手指喃喃道:「咸咸的

  顶着端丽冠绝的容颜吸手指的样子实在是太过魅惑艳的红
得罗永阴茎生疼他把往前耸了耸用龟顶住像涂膏一样
把渗出的涂在了催促道:「巴好难

  「别急~」柳菁英吐出手指蛾眉曼睩妩媚一笑扶住对准龟哈出
芳馨的嘟起包裹住寻到青涩的马眼动灵巧的尖将其
轻轻挑开将不断流出的前列腺刮掉卷回与清涎搅拌细细的品鉴其
中的滋

  「腻的尖让罗永感到飞般的忍不住发出了
的呻

  他以前无数次在幻想中出现过的如今已成为了现实内的荷尔蒙
超负荷运转腺源源不断生出一波接着一波新鲜的满足着
艳的

  「我开始~嗯呒

  怕把子咬到柳菁英极为心的用包裹住贝齿巴整
香艳的红轻轻撸动着包皮泥鳅般的巧围绕着棒四周游走
她杏目流光用心的会着巴的形状和巴在
中跳动的频率

  「咕滋唧嗯姆

  柳菁英一边一边抬眼观察子的表看他摇摆脑眯眼哈的一
了瘾的样子得意的露出弯弯月牙般的笑眼吸的速度两边脸颊
凹了颅前后摇摆开来子让自己尝到了思念多年的巴的自己
也要用巴让他会到的绝顶幸福要不停的吸不停的

  「好」罗永不住赞叹中温暖让他感觉好像
要融化掉一般那种感觉正如严寒的冬蜷缩在温暖的被窝里永远不想
出来中的吸就像黑如不加以控制随时要涌而出
强行锁住想要多享一会国般的

  羊脂般细腻圆团就在眼前罗永向前弯曲去两手各
一只搓起来随着他两只手将球抓成各种形状中的阴茎感
觉来到了爆发的边缘于是他放慢了手把玩的频率手指轻柔的拨着两
艳的红宝石调匀呼吸专心对抗的冲动

  「嗯姆姆

  柳菁英中保持有节奏的吞吐尖贪婪的挑着马眼
着它突出更多美品尝子的具让她心底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
背德山不可抑制的想要多一点一点她张
的阴茎连同卵袋一同含直接贴在了子的位置中的
和唾不停搅拌然后饮似乎在品尝世间难得一见的珍品绝绰态难以
自抑

  传来想要被触的信号柳菁英把一只手伸到粉熟练的拨开两片
美艳的阴拇指轻轻的搓起了珠圆的阴蒂食指无名指放到
起了四溢的完熟片刻纤纤指探沿着实欢
游动带出了波光点点的香浓潺潺而

  叹息声沿绵不息罗永放开的双手把住缎带
般柔亮的绀髻她灵巧的像泥鳅一样围着和卵袋打转每一次尖的
触碰每一的芳馨都将推向爆发的边缘更为临近

  「~~」罗永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悠长的欢啸两只手抱住
的秀首阴囊不停的收缩直接在她檀内爆发出一管管浓稠的

  罗永哈出一的发出感叹:「哈呼~」

  漉漉的刚刚的阴茎没有依然保持着坚看到
的白浆正用手指拨着角的罗永心中有说不出的
棒底端对准瑰姿艳逸的容颜手指向前撸动道中残余的
了出来甩到她的再伸出两指捏起

  柳菁英推开他的手中包裹着含糊不清的说道:「呜
使

  罗永冁然而笑摇起了:「我还行你再帮我

  柳菁英起中的吐掉接了一杯清丰姿尽展仪态万千
脉脉含对罗永说道:「你现在长的时候不能太放纵最多两
多了对不好再给你好吗? 」

  罗永焦急道:「我没问题帮我就今以后我会好好控制的

  柳菁英指往罗永额一点展颜一笑:「听话要学会自控想想
你的修行

  「」罗永的正是旺盛的时候难以放中的美妙触感看到
后背唯美的无比修长的美唾沫去抱住肥美的
蛋就啃他掰开两片埋在丝绸一样光中左右丰满的
十足脸压在左边被弹开到右边压在右边又被弹到左边

  「什么呀」柳菁英弯了弯美微微撅起蹭了蹭罗永的

  「嘶好好巴不


  罗永将两个得晶光剔透到没有一丝剩余之他扒开
沟中了几个来回他看到的肥
一圈细密褶皱正如雏那般异常罗永心念微动出了

  「呀!」柳菁英发出一声惊呼没想到子居然自己的生平第一次
内的火就像包裹在泡沫球中的空一个个被子的砰砰砰
缝中的潺潺淙淙奔流直

  「眼好香

  「永!不要那里!」说不要柳菁英没有拒绝他的意思
而主动把撅开方便他柳菁英结婚后想让丈但知道他不喜欢
一直没有主动提出要求如今子自己还了她多年来的心愿心里是说
不出的

  有这个真好柳菁英年幼时也幻想过将来过纸醉金的放纵
的生活的管教让她有了极佳的心学会了压抑内心的她不讨厌生
活的平淡子将她望开关再次打开让她回想起了时候那种想
要无法无的心态

  罗永想不了那么多曾经对眼的幻想也是他撸管的一兴奋点
记得以前手的时候幻想着想象着她拉的屎的心目中
神一样的一定连拉的屎都是香的现在他当然知道不可能拉香屎
不妨碍他去吸那美

  「澌溜滋溜澌溜

  罗永的沿着致的褶皱游动两只手用瓣向两边分开
眼露出一道他把的伸去一点点怀揣着兴奋而忐忑的心
了试蛋一样的清淡没有什么奇怪

  罗永砸吧着称赞道:「眼一点也不臭

  那是因为柳菁英怕他真的到秽物的将眼闭不让他的
眼被的瘙难耐柳菁英感觉到整个无比的蜜径中不知
不觉间开始猛烈的分泌出蜜阴蒂和纷纷勃起中的声也荡起来

  「不要不要~」

  尽管这样柳菁英依然是心非的假意阻止着她好感动内心的邪
矗矗往子又给了她崭新的经历胆子太别说让他让他
给自己都不愿意不过那也是因为年幼时强迫孩子他爸过猛
给他造成了心理阴影

  结婚后柳菁英时常后悔年轻时没有对老好一点柳菁英着他
子一样愿意为他付出一切愿意为他守着只属于他的蜜想到这里
心里更加思念老和他的想让他把灌满整个子

  「嗯

  在山崩海啸般袭来的感中柳菁英回想起中学的那一她向丈告白
孩子他爸无的拒绝了她她把未来的老倒在的威胁他:「你要
是敢不娶我我就把你先后杀! 」

  高中和学时代她有过无数的追求者他们有的英俊潇洒有的材健硕
还有的家中有钱有权无论是谁都被高冷的她拒之千里之外然而那时的老
每次听说自己有了新的追求者都会兴高采烈偷偷欢庆可惜的是她慧眼如
每次都能察老的心思然后给他好好来一顿修理

  们常说智商为负她年轻时就常常这样想自己是不是脑子
有问题居然喜欢那个怂包她最看不起弱的崇拜像自己父那样坚
毅刚强的时候不能忍除了父之外的所有接近边半米偏偏她
永的爸爸毫无芥蒂

  柳菁英自被父的教育汇成十六个字就是刚正不阿坚如磐石;凛然正
从一而终告诉她就是无条件对那个她心中明了
现在的关系为世所不齿但她一旦决定的事就义无顾去做绝不后悔
然接子的就要与他坦诚相对再无保留她要用自己觉得最好的方式去维
持这种关系——不是去压抑而是主动释放直面真实内心

  「」柳菁英声音细若蚊蝇伴随着喘呼喊着心中


  她此刻好想把到在地像夺走他父第一次那样夺走他的贞但是
知那不可以为了他好也为了他的父不可以伦是最后的底线

  罗永感不到沉的内心默默的看到面晶光闪闪的
用手去抹了一把不断流出他想再抹突然感觉到捉住自
己的手但她没有说话抓住他的手站在那里

  罗永准备回手却感觉到的手引导着自己继续沿着邃的缝搓
的另一只手住自己另一只慢慢的动起来

  罗永恍然的引导动她的蜜一只手摩着
另一只手伸缝里里面腻的甬道温暖一层层褶皱的壁像
吸住自己的手指他努将手指更加到一壁时
住他的手停罗永了然于心手指专心

  罗永回忆起那研究李佳妮的她说面那颗豆豆会很
放开眼的一只手弯到前面去找到的那颗不能豆豆的
两指捏住像撸管一样撸动起来果然有了感觉中随即吐出更加猛烈的


  「嘿嘿」罗永专心抠挖起蜜了一香香的问道:「
我就是从这么的地方钻出来的?生我的时候是不是很? 」

  柳菁英顾盼神飞媚眼惺忪的答道:「嗯呵我啦

  永突然有了想尝尝蜜道的想法问道:「我可以那里吗?」

  「嗯净了的」柳菁英像狗那样摇了摇肥美的不无
期盼的对他说

  罗永脑袋机灵的一偏趁机提出要求:「我给等会
我的怎么样? 」

  「不要太放纵不好嗯呼念你第一次给你开个特例
哈嗯

  「明白!」罗永凑过鼻嗅了嗅瘌蛤蟆遇到般流着哈喇子
了一把缝中流出的尝到一酸酸黏黏的感觉异
常可道自冲脑门多品一点阴茎就多涨一分

  吞所有罗永意犹未尽看到微张的阴巴朝漉漉的美
凑了过去一般着两片阴蜜径中沿着壁扫动把可
的蜜卷回

  罗永保持着马步半蹲的姿势许久后感到有些疲惫手臂开始发麻
冒出了汗珠但为了让他坚持着抠挖蜜

  本章未完点击[ 数字分页 ]继续阅读-->>
【1】【2】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都市双修记我的乐园放学后的校车淫色篮球记出租女友-vip会员给爸爸的情书重生之都市猎人欠收拾的女人重生后掰开小批给老公看我和姐姐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