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柳菁英】 (第十八章:世上只有妈妈好)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便太零零
字数:10809
2019/07/17

  「什么道?」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氛飘柳菁英的鼻腔中既不像是空
新剂亦不像是家中常备的她四打量一圈屋内一切净整洁
跟她离开之时别无二致略略有些在意柳菁英使劲的耸动几如灵猫探
秘般朝屋内左嗅嗅右嗅嗅而那丝芳馨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面狐疑的把偏向一边暗道一声奇怪迈步屋继续找起了

  「鹅鹅鹅呆鹅仔?」柳菁英再唤了几声依然没有得到回应她挨个房间
查看瞧不见子的踪影寻思他是不是在外伙伴们愉的玩耍柳菁英
到厨房却发现一锅黑油和一盘炸得焦黑的团子她支手放到油锅
锅里仅存些许说明至少已经置放了一个钟的时长

  柳菁英露齿一笑轻抬素手粘起一块指唰唰几拨去焦皮
中慢慢咀嚼起来外焦里咸香适她吧唧着赞道:「嗯~道不错
比看着好

  心中更想念柳菁英抹去指尖的碎屑出手机拨通子的号码殷切
的等待了片刻电话接通她清了清嗓子装出一副少音嗲声嗲的问道:「
在哪里吔?饿肚子咯~」

  「你回家啦!你前晚不是说还要等几才回家吗!」电话那传出罗永兴
奋的喊声「怎么不给我电话早知道我在家等你了!我马回来!」

  「在买菜呀」背景中卖的喧嚣声分外悦耳柳菁英抿着因为疲惫而显得
暗红的美婉婉浅笑叮嘱道:「路慢点注意看车别摔着了

  柳菁英挂断电话走到沙发前坐满怀期待的等着子归家家里安逸的
氛让她心无比的放松来的张感一扫而空她伸了个的懒
的瘫倒在柔的靠背悠长的叹道:「还是家里~」

  不过刚刚静心来那一丝奇妙的芳香又飘柳菁英仔细
的香差不多芳馨久久不散她越来越在意霎时间警觉起来喃喃自
语道:「家里怎么会有这种

  柳菁英转对着鹅绒靠背支过鼻尖慢慢向嗅去开始顺着沙发面寻找
到香的源她果然在沙发垫面闻到了更多的香甜馨除此之外还有她
自制的跌打柳菁英直起两指缓缓的波拨开眼前的绒面仔细观察
发现了少许极浅的油来到沙发角落的她轻巧的掰开缝隙查看
捡出了一长长的

  「有来过」望着这不属于自己的长发柳菁英面变得严肃而凝
当今胆敢报复警员的狂徒已为数不多但刚刚经历了一次失败的抓捕行动
她不免联想到其中各种变数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有能绕过所有安防潜
自己家中说明事已经到了相当危急的地步

  子的安危高于一切柳菁英恢复了冷峻的本步走卧室打开电脑
查看起了安装在屋外各个隐秘角落的安防监控她调出视频存档迅速查看了十
来分钟看到是子带着一个三十出锁的眉渐渐展开
重新放轻松「呵呵原来是永带家里来的

  不过这是谁永怎么带她我们家?柳菁英想着等他回来还是要问问
这百无聊奈之际脆坐着继续看起了监控打发时间听到门传来
的声响的笑容铺满柳菁英那张英武秀丽的脸庞她关电脑立刻起
出了房间来到玄关柳菁英本想给子一个的拥抱不过子的模样
让她去手

  「!我回来啦!」罗永的踏了房门脖子圈着一扇猪
左手臂挽着几只外卖餐袋右手还提着一桶菜籽油

  柳菁英赶接过子脖子的猪一边往屋里走一边问道:「买这么多?」

  「我知道个好地方又便宜又好!位置稍微远了点脆就多买点!嘿嘿!」
罗永提了提手的餐袋挥舞着后面无形的尾巴讨着的好你饿了
我给你带了好的回来!」

  柳菁英将猪冷库赏了子一个香笑道:「好子乖~知道
不过还是新鲜的好以后多少买多少把你炸的那盘


  「我买了这么多好那个没炸好了吧

  柳菁英弯捏住子的鼻摇了摇教训道:「教过你不能
完了记得洗洗手

  「OJ8K. 」罗永知道的节俭品应了一句便不再多言跑到厨房三
五除二将理好给端了过去柳菁英这几三餐都甚为简便
对一桌将近四份的好菜竟在短短的十几分钟内消灭了她本想问问罗永
带回家那个是谁不过得投就忘记了罗永看的开心虽然肚子
还没饿也乐呵呵的陪她了个油光满面

  「呼~好饱!」饱喝足后柳菁英回到沙发服的躺好对罗永喊道:「
永过来!给脚都酸

  「嗯好!」罗永不二话坐在地毯抱住支过来的不过当他脑
袋靠近的那一瞬间鼻的酸腐直冲脑门他不躲过满脸嫌弃
的替掉袜子「额有脚臭

  「去你的」柳菁英这两没空洗澡就连脚也好好没洗过这才想起脚都
捂臭了她略感尴尬用脚尖轻轻点了罗永一眯着流苏杏眼怨道:「你跑完
路脚就不臭了?敢说脚臭

  「的脚不臭嘿嘿」罗永立刻赔笑凑近使劲一嗅感觉的脚也
不是那么臭酸是酸了些闻惯了还别有一番滋他立刻呼一声:「好香!」

  子这言不由心的阿谀奉承令柳菁英很她趾高昂的抖着脚装模作
样的沉道:「觉得香那你就多闻闻是心非的东西

  柳菁英本来打算立刻起去洗脚突然眼中划过一道顽狡继而重新坐定
叉开五脚趾在罗永鼻前左右挥舞訾笑着起了趣「哼哼~还香不香?」

  「香香!」罗永看笑得美滋滋的突然冒出个让她再开心开心新主意
罗永想着连那么脏的都愿意给自己含她的臭脚又有何不可?他
一横两只手掌抓住面前的原就将圆修长的拇趾含


  「哎!不嫌脏你这孩子吐出来」柳菁英一惊连忙喝止
不过她也就吼吼可没把脚回来王般滋她哪曾享过?看着
子像狗一样吸着臭脚丫她心里早乐开了的脉搏都蹦蹦的唱起了
跳起了舞是说不出的

  「嗯姆不吐这么香的脚脚我要好好尝尝」罗永用心的会着整
颗脚趾的形状片般光的趾甲盖贴着腔内的堂顶异物感驱使
腺不断分泌出一道道粘稠的津涎他不由得联想到自己的也是
一样的感觉吧

  柳菁英心里暗暗吐槽王八蛋有一套待会我是不是也该做点什么
犒劳犒劳它?」

  罗永抬眼瞅向看到她没说话正板着个脸盯着自己那表似乎带着
几分怨念但藕脸浮出的红晕已的出卖了她罗永弯弯眼夤缘而笑抬起
片贴住拇趾心挠动起来趾心一层层分明的指纹醇厚腥咸的
道自蕾传达到神经中枢罗永神为之一振将这发酵的咸混合着唾
不得不说各方面的感都是极好他双眼发现宝藏似的放出邪光眉梢轻佻的耸
了两含着脚趾津津有起了

  「真是变态骂着看到子吸冰棍似的吸着臭烘烘的脚趾
菁英心里更加美滋滋的感一波接一波自趾尖袭来一路而传到
再传到两瓣巨的美中间引得汗户发出细微而又撩心铉的
柳菁英恨不得马高高的抬起双子来她那因为没有认
真清洁而肯定腥臭无比的眼子一想到此腔中的芳心猛烈的打响了振
奋的鼓声两颗含苞待放的蓓蕾和间那粒羞涩的珠纷纷

  罗永用温暖的腔包裹着脚趾腻的脚丫子缭绕出一道道浓郁的氛冲
鼻腔的吸一强烈的使得双眼朝翻出了眼白那酸
是那么过瘾的二弟也表示赞同它高昂着颅对美若仙的老敬起了礼
罗永万分投的吸过一又一不停的不断的动着啪哒啪哒
的沿着脚指缝打转柳菁英只觉闷的趾缝中瘙更甚子那灵巧的
图扣脚的手指那般嘶磨着敏感感如洪般泛滥开来

  完一只脚又如法炮制抱住另一只脚吸起来柳菁英悄悄放松肌
方便他抱着恨不得现在就伸手缝中放肆的扣她害怕自
己就要出声于是咬住鼻腔里不断加速呼出一道道香氛

  「噢」新鲜的感传来柳菁英实在忍不住中吐出浅浅的呻
子卑微脚的姿态让她生出一罢不能的兴奋感趾缝中不断被疏解的
相比过犹不及她好想对喊:就是那里!给我使劲

  不过柳菁英觉着还是要有些面的佯怒斥道:「还要
久?还不赶吐出来

  「桀桀」罗永发出一声怪笑吐出脚趾抱在怀中仔细的捏了起来

  柳菁英满眼的失落万分后悔话说早了心中明明巴不得他多一会
暗暗叹息却万不好再提怕让子看出破绽柳菁英想着赶转移话题
脑海中蹦蹦蹦的跳出数个话刚刚被子带家门的影也再次出现
她转而开问道:「你带来家里那个是谁?」

  「桀桀桀?」罗永心中咯噔一抬眼看见正笑眯眯的望着自己
他扬起的角瞬间凝固一丝唾悄然滴落

  邃的眼光仿佛能看穿一切心事罗永脑袋飞速运转起来开足马
考着如何答辩罗永暗忖自只要被抓到蛛丝马迹无论自己如
何抵赖她一定能把真相翻个底朝他自知已无法狡辩默默吸回角的涎丝咽
声答道:「她张晓璐是李佳妮的

  「?李佳妮的?」柳菁英思考了片刻立刻猜到了七八分她轻轻一
波澜不惊道:「你果然还是没有忘了你的何老师

  柳菁英悠闲的翘起了二郎老神在在的抱臂审道:「说吧你找她来我们
家里做什么?」

  罗永整个犹如化作一尊雕像坐在地一动不动断断续续的答道:「我
我把她给

  「嗯你把她呵呵」柳菁英回片刻腾的一从沙发弹起
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吼出震耳聋的虎啸:「你说什么?!」

  罗永被这声虎啸震得心惊这一刻他又回忆起了被支配的恐惧

  「我我我了张阿就是」他浑僵直没有
丝毫犹豫立刻把刚刚的话复述了一遍释放出来的威压让他几乎窒息
永本以为自己已经完全服了恐惧但那是来自内心的敬畏是刻在骨子里
烙印在基因里的服从与卑微正如猴子以为自己无敌老虎仍旧只有
横流一个结局

  房间里变得鸦雀无声罗永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却迟迟等不到的回应
他怯生生的抬眼看到正表复杂的望着自己眼神一接触罗永赶心虚
的低躲开此时他好希望能挨一顿打之苦与内心忍恐惧的煎熬比起
不知要坦多少

  「

  沉默了数分钟柳菁英平静的问道:「前因后果到尾这几你还
了些什么统统给我说清楚

  「我说我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这个道理罗永记事起就被
了心底

  「是这样的」他不敢怠慢事无巨细的将他如何绑了李佳妮到威胁调教
张晓璐的过程和盘托出当听到子绑架李佳妮的时候柳菁英的一双杏眼瞪得
如铜铃般滚圆;听到张晓璐和王家父子有染她面变得阴郁而沉;再听到
子拿戒尺像时候自己揍他一样啪啪的打张晓璐的柳菁英两道蛾眉向眉心
挤出个山字形角却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最后听子和张晓璐做
的前后故事她面又变得五杂陈无奈愤怒悲伤甚至还有一点点憧


  代完毕罗永看沉默无言没挨打心里老不踏实他抬悄悄问道:
你咋还不动手

  「孩子的名字想好了吗?」柳菁英不理翘着二郎匹自问道罗永仿佛
飓风来临前的宁静时刻他不知如何回答只有静静的立在那里等着随时
起给自己一顿胖揍或者说他期待着被等了半的声音再
度传耳中「你和你爸一个一个都不是好东西你要是生了
我看就好了

  柳菁英将脚伸到罗永「赶给我滚来!脚!」

  「」罗永赶抱住的美足重新坐在地了起来
你不收拾我了?」

  「我堵住你的臭!」说完柳菁英拿脚趾使劲往罗永里念念叨
「我怎么收拾你?收拾你有用?还你怎么不生孩子
没长齐还想生孩子你这狗就配臭脚

  「呜我没没想给她生孩子」罗永顺势吸着
脚丫话里怒消了几分心中巧言令赔笑道:「吸我要生
也是给你生

  「生你个鬼!」柳菁英一脚将他踹翻沉声斥道:「你做事能不能动
动脑子你想过后果没有?!你今就敢绑你是不是敢杀?!」

  「你别生我就说说」罗永赶爬起来继续抱住的美足
「吧滋我计划得很好所有事都很顺利和张阿只是意外没忍


  「计划的很好?!没忍住?!」柳菁英差点的呼出几
调匀心率语重心长的对罗永说道:「你这样很担心!你这算哪
门子计划得很好!」

  「你忍不住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一步错步步错很多罪就是因
为对望没有节制不考虑后果!我不问你你打算就这样一直瞒着我?」

  「不会了不会了!我以后再不找张阿以后什么事都跟我就是
怕你担心才没说我会从好好计划的」罗永急忙给打起了包票与张
发生种种意外后他认识到自己的心也比想象的差得多自己所谓周密的
计划简直漏百出各般欠妥急需改

  「你还不打算收手吗!你连我都瞒不过能瞒得过谁!」

  「我」罗永一时说不出什么转而问道:「你为啥知道
张阿来过我爬你咋不知道

  「我防谁也没防着你家贼难防」柳菁英扶额摇叹息心疾首言语
道:「傻抓不了王子傑不代表你可以逞英雄这个世界的险恶比
你想象的多的多!你好好想想万一你出了事和爸爸怎么办?不求你有
本事只求你一辈子没病没灾将来讨个好老生个胖孙

  柳菁英停住伸手自顾自的扣起脚丫来冷笑道:「这居然要给你
生孩子?她可真敢想你也真有能耐

  罗永看不善慌忙替张晓璐求起了「不管张阿的事是我不
她是可怜你饶了她你打我就好打吧别忍着打了就服了

  「省省吧不关心那个傻」她在脚丫中的手指意识的
放在鼻前闻了闻而后却出手住罗永的温言劝道:「可不可以不要
管王子傑了?你做这些事对何老师也没好明白吗?你真心喜欢就去追
不拦着你何慧丽愿意接也认她这个媳生了孩子让你起名字
涉你

  「不是我喜欢何老师但是让他去追何老师这些话
永感到一丝丝心心目中自己永远是孩子这些时罗永一直有在思
考自己行为的动机所在他想明白了自己对何老师的虚无缥缈自己不能说
对付王子傑也不能说是为她好

  罗永重重的咂了定决心后直视郑重的说道:「我不
会去找何老师我会忘了她你不想我去找王子傑我就不去

  柳菁英目光庄重朝他点点罗永却愁眉不展显得心事重重与张阿
云雨过后他明白自己最的心结还是有一些话罗永本打算永远在心里
如今听到提到何老师和婚姻他心冒出一不吐不的冲动

  罗永鼓足勇坚定开说道:「我不想嫁我谁都不嫁

  他突然单膝跪地从兜里掏出一个戒指状的物什捧在手心递到眼前
我只想嫁给!我你!」

  「胡说些什么!你读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柳菁英先是震惊之后满脸失
望的指着罗永「你能不能正常点!我是太纵

  本章未完点击[ 数字分页 ]继续阅读-->>
【1】【2】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隋唐风流传我和女同桌的那些事似似花,梦蝶香花,为在意的学生使用媚药吧!淫情通天路被博士俘虏的高贵灰狼最终还是变成了肉棒下的母狗禁脔遥不可及的记忆在男尊世界的幸福生活情天性海同人之宁卉的秘密笔记纯情魅魔竟然是jk哒!移魂与妈妈的丝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