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第十五章)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东风瘦
字数:5021
2019/09/15

.

分之后孟宇的脑子里率先出现的就是这四个字然后心中才开始偷笑道:“原来毒王的不仅没毒还有些甜的嘛!“

朋友本来应该是件平常的事顶多在众目睽睽之有些羞罢了可在座的所有都没把它当作是一件普通的事包括并不知道他们冒牌朋友关系的赵茹.

陈欣然说出惩罚之后一直关注着罗馨的赵茹很敏锐地察觉到了罗馨的那一丝迟疑.

之后在她的重点观察之赵茹更是发现罗馨的眼神无意间飘向孙伟那神态像是在质询在看到孙伟一脸无所谓之后便一脸负了孟宇.

所以罗馨跟孙伟真在赌

赵茹自打午无意间偷听到孙伟和罗馨的对话就一只留心观察着他们越是观察就越能发现猫腻.

只是在发现了孙伟和罗馨的猫腻之后,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主动跟孟宇和陈欣然说让他们看住自己的侣?

可毕竟孙伟陈欣然刚结婚而且他们一行现在国外万一事闹起来指不定发生什么.

孙伟终究是他叔子里的表现也算敦厚老实在孙宏出轨这个事也一直站在自己这边所以从感她还是偏向孙伟的不想就这样破他和陈欣然的婚姻想要找个机会给孙伟解释的机会!

只是这样对于孟宇就有些不平了毕竟不管原因怎么样孙伟终究是绿了他她还是觉得有些对不起孟宇的所以白才突然转换态度时常关注孟宇的举动给他送去宽的笑容.

“我们继续玩吧!“ 亮闪闪还带着几丝红的罗馨不服地说道.

陈欣然面带笑意的看着她说道:“我们还是先定一规则吧!“

“就转到谁谁回答问题不想回答就接惩罚!“ 罗馨呆呆地说道.

“嗯这只是基本规则那到底谁问问题谁提惩罚?难道像刚才一样抢答吗?“ 陈欣然解释道.

“嗯好吧!“

虽然这个游戏是罗馨提出来的但其实她自己之前并没有真正玩过此时听到陈欣然的解释才有些明白过来.

见她们讨论得起劲,孟宇抬道:“你们不会不知道微信程序就有这个真心话冒险吧?“

一群全部盯着孟宇,让他有些不自然,但还是接着说道:“我们本不需要有提问,有提惩罚,手机程序都可以,我们就啤酒瓶转一,再用程序刷新题目和惩罚就好了!“

等他说完,罗馨第一个对:“不行,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你,要是都让程序问了那怎么成?“

听起来她像是要好好盘问收拾孟宇可在场的又不傻罗馨的主要攻略对象肯定还是孙伟.

再看其他,除了孙伟,好像都对这一次的真心话有些不一样的想法,都不想让游戏就这么部就班地玩去.

最后众商议了一会这才有了决断.

来的规则也比较简单,就是冒险通过程序来刷新,免得到时候都是熟不好意思开.

至于真心话,则不使用程序,而是照座位顺序来,刚才是罗馨提的问题,那一个提问题的就是坐在她旁的孟宇,如果孟宇一轮被到,则提问权转移给他手的孙伟.

孙伟是很认同这个规则的,因为这样一来,罗馨能够问他真心话的概率就了很多,甚至如果运好的话,一晚都轮不到罗馨问自己问题.

至于罗馨,她心里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没到能放到台面讲的地步,所以也只能勉强同意了.

讨论期间,孟宇给所有斟满了酒,心神不宁的孙伟甚至已经喝了半杯,脸都泛起了淡淡的酡红.

孟宇买这么多酒,可不就是希望家喝完能够放得开一点嘛!

在一切都说定之后罗馨这才再一次转动起酒瓶.

所以说要倒霉都会牙,这次酒瓶停来之后,瓶还是指向了孙伟,这次是稳稳当当,没有任何偏移.

在众的取笑声中孙伟面发苦但好在这一轮提问题的是孟宇他心里还是有些底的.

顶着众好奇的目光,孟宇问孙伟:“你学时,内换一次?“

“咦~“

这种送分题赢得了一片嘘声,罗馨更是一脸愤恨,自己刚才好不容易起了个,你来给我拆台?

孙伟在听到这道题目之后,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兴,而面露尴尬,挠了挠.

而这时孟宇也将手机递了过来:“来,惩罚什么的你自己摇!“

最后孙伟摇出来的惩罚也比较简单:“喝酒!“

这种度的惩罚孟宇是有所预见的,因为这个程序里,真心话冒险分两个级别,一个是青级,就是青少年和同学一块玩的,第二个才是成级,游戏刚刚开始,孟宇还是有所保留的.

罗馨在一旁看到这个冒险倒是一脸嫌弃,这还没刚才陈欣然提的等级高,也太素了吧!

平白就觉得自己了好一亏.

孙伟沉了许久,决定道:“我还是喝酒吧!“

孟宇看他认怂是莞尔一笑,但其他三有些莫名其妙,孟宇的问题明显是送分题,孙伟为什么不敢回答,其中有什么猫腻吗?

其实原因无他,孙伟在学里成被罗馨呼来唤去的,待在宿舍里的时间本就不多,加他本惫懒,所以物通常都是存放一个星期才洗一次,包括内.

故而他的内经常是一穿三四,孟宇倒是让他多买几条换的,可他却一直没听去.

孙伟今不敢回答,说到底还是因为在场有罗馨,陈欣然和赵茹,这种除了孟宇知道的糗事,说出来很破自己的形象.

看着孙伟拿起杯子准备倒酒,罗馨赶把他拦来:“喝酒不是喝一杯,是喝一瓶的.“

“谁规定的?“ 孙伟一脸不信.

罗馨不可思议道:“你是生哎,要是一次喝一杯还惩罚吗?“

孙伟不想跟她多做纠缠,点答应来,说完就很豪迈地一喝掉了一整瓶啤酒.

而孟宇也一直跟在边起哄,孙伟的酒量他是知道的,平常极难见到他喝酒这么,孟宇猜测今很可能有赌的成分在.

酒瓶,孙伟只觉得部发闷,整个都不太好.

果然一喝这么多啤酒还是有些太勉强了,其实孙伟对自己的酒量也是有个清楚的认知的,他之所以喝这么多酒,心里自然有着自己的算盘.

刚才罗馨跟孟宇接时,孙伟的奇怪应,也是吓了他自己一跳.

以前是罗馨抛的自己,所以他在内心中假象对方在其他沉沦是,心中只有悲愤恨.

但是现在他清楚的知道,罗馨喜欢的还是自己,他虽然已经用行动无地拒绝了罗馨,但在他内心里面还是觉得罗馨属于自己的,一时无法真正割舍这种的关联.

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在看到罗馨跟孟宇接之后对于自己的变化很是费解,此时他只想点结束今的活动,抑制住心中奇怪感的萌芽将它直接.

所以他这才一改往喝酒时的温温吞吞,就是想点喝醉,好让今的游戏行不去.

孙伟的果决而让罗馨和陈欣然好奇,学里面孙伟真的很邋遢,很久才换一次内?

特别是学里就跟孙伟在一起的罗馨,心中更是无数个问号闪过她实在无法想象每冠整洁跟自己谈恋的孙伟背地里竟然如此邋遢.

当然,孙伟既然接了惩罚,那在场众也不会再对那个问题做过多的追问了,他们在打趣了几声之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冒险.

这一次孙伟终于不再那么背,瓶指向了转瓶子的罗馨,而照规则,应该轮到孙伟提真心话了.

“你有多喜欢孟宇?“

当孙伟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赵茹心中百陈杂,你这是庭广众就调吗?
你们是不是真以为没知道你们私的关系?

而另一边的孟宇还一脸毫不知,乐呵呵地将手机递给罗馨,让她摇冒险.

发现在他递给罗馨之前,孟宇悄悄地将冒险的级别改为成级,所以罗馨获得的冒险是:“把在场发最短的隔着服从背后解开来,直到游戏结束“

罗馨左右看了看,转着眼睛狡猾地笑了笑:“我冒险,发最短是我,而我没穿罩.“

说完一脸得意.

孟宇最近是跟罗馨斗瘾了,意识地就接道:“还有内?“

话一出,他就感觉不对,在场还有别在.

果然一群都怪异地打量着他,陈欣然说道:“真要玩这么吗?“

孟宇尴尬地想解释,但结结巴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

“也没穿.“

罗馨的声音虽然低,但是杀伤却是十足.

她玩游戏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穿,只裹了一件浴袍.

她为什么会对在场的这么放心?

赵茹以为她与孙伟也有苟合,所以并不惊讶.

倒是孙伟脑子里又止不住胡思想起来虽说孟宇之前跟自己澄清过他和罗馨什么事都没有但他还是忍不住怀疑.

陈欣然也是费解,她从一开始就在关注罗馨,从她答应跟孟宇,到现在自曝浴袍里面真空,都不像只是在跟孟宇扮演着假侣.

这怎么看怎么有种假戏真做的意思.

如果他们真的关系好到那一步也就罢了,可从孟宇那边得知他们的关系其实并不好,那唯一能解释的通的就是孟宇所说的,罗馨和孙伟之间有矛盾.

之前孟宇说是矛盾,但从她的观察来看,这个矛盾必然不会太不然罗馨何至于当着孙伟的面孟宇.

或许这是自己可以利用的点.

陈欣然发现孙伟跟罗馨并不在一条战线之后,内心并没有感到喜悦,而让她思索起如何才能更高效地挑拨三关系.

自从罗馨说自己没有穿内之后,孟宇的眼神就有意识地瞥向罗馨两之间,虽然罗馨翘着,光并不可能从半掩着的浴袍摆中露出来,但是他还是能感到一丝,以及内心中的一种期待.

孙伟自然也不能免俗,只是他在看的同时,目光顺带着就会扫过一旁的孟宇,在发现他也在打量着罗馨的区的时候,孙伟心中还是闪过一丝不,但这丝不中似乎依然带着一些别样的绪.

游戏已经玩了几轮,众谈笑思索间,也将面前的酒喝了半,此时三位美,个个面酡红,眸光带,当得是千百媚,看了孟宇的眼.

他识趣地在新一轮游戏之前帮众斟满酒.

瓶子再次转动像是轮回制游戏一样,这一次瓶指向了孟宇,至此罗馨,孟宇,孙伟三个坐在一块的全部转到了.

顺序依次是陈欣然问问题:“如果罗馨喝醉了躺在你,你会在么做?“

问题一出,孟宇都不等手机摇冒险,就直接回答道:“从后面做!“

“哈?“

对他的回答是一,倒是罗馨先应过来,一抬,踢了孟宇一脚.

被踢的孟宇却分毫不觉得亏,因为刚才罗馨抬的瞬间,雪白地浴袍翻开,他看到罗馨的双丰腴的,以及几缕黑,虽然这美景转瞬即逝,但孟宇心中还是呼:“赚到了!“

家都是成年在看罗馨一脸羞红恼怒后,细细品起孟宇的回答,当即都明白过来.

陈欣然斜着眼,一脸鄙视地道:“果然是真心话,我还以为你会说什么帮她换服喂!“

孙伟在理解了孟宇中“在后面做“的含义之后,心中先是生出一无名怒火,但是脑中竟然同时呈现出罗馨双眼离,面绯红,开合间酒升腾的画面,她瘫,柔若无骨的肢被一双坚锢住,保持着她白皙丰满的高高撅起.

而本该白却通红一片,成片的翻涌飞腾,丰满的两条结实感地并起.

坐落其间的神秘谷本应闭合,此时却彻底释放开来,一黑红的棒正出其中,面沾满了从罗馨内带出地透明.

肆意的阴户,两瓣鲜红的瓣随着坚棒的出而地开合着.

顺着棒往,是块垒分明的部,是宽厚结实的肌,再往便是一张孙伟熟悉的面孔.

自己的老友!

孟宇!

他举止狰狞地看着眼前醉酒的,眼神里尽是得意!

“哈~“

孙伟一吐出,脑中幻想出来的景况终于消失,但整个还是愣愣失神.

孟宇第一个注意到孙伟的不正常:“你怎么了?“

视线开始聚焦,看着眼前面微红,带着几分温和笑容的孟宇,孙伟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会将他幻想的那般邪恶凶残.

“没事,酒喝多了,有点晕!“

听他这么说,倒是很有默契地没有提议什么让他回去休息之类的,而是开始了新一轮游戏.

而这一轮的瓶子,则再次转到了今次运不佳的孙伟,看着孙伟愁眉叹,赵茹开道:“你是不是只欣然?“

她声音腻,却出奇的坚定.赵茹不好跟孙伟直说但还是想趁此机会敲打他几分让他收敛一点.

她这问题一问,在场所有都疯狂的转着脑子,赵茹这幅认真的样子,并不像是随一问.

难道连她都发现了什么端倪吗?

最先回过神的是孙伟,他先是笑两声缓解尴尬,然后高声说道:“当然,我此生此世,只陈欣然一个!“

他这话说的是中十足,可在场的却没一个相信,家都知道他肯定说了假话,可偏偏又没愿意拆穿,毕竟家都有着自己的算盘,这要是把什么事都放到明面,那这趟蜜月旅行可就到此结束了,之后所有的关系都将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罗馨也不愿意在这个问题过多纠缠,很的就开始了一轮游戏,这次瓶对准了最后陈欣然,而这次问真心话的正是罗馨.

“欣然,你最享的一次是结婚那房吗?' 罗馨的问题很准,直击命门.

她这一问,孙伟和陈欣然面同时一沉,孙伟是没想到罗馨这么刁钻,婚礼那自己回没回去房,她不知道吗?

陈欣然心中也是十分愤怒,这种被脸输出的事,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眼中不寒光闪烁.

可偏偏罗馨问完问题之后,以手扶额,一副浅醉的模样,不与众对视.

孟宇虽然一脸期待,很好奇自己那的表现是不是让陈欣然得到了最佳享,可他也知道这种问题陈欣然概率不会回答的,最多就像孙伟刚才那样撒个谎.

所以孟宇还是将手机递过去,让陈欣然摇惩罚.

“喝一杯所有参与调制的酒.“

陈欣然左右衡量之后,还是决定选择冒险,而一杯红白洋啤混杂的就这么在罗馨的主持之制作了出来.

这杯混酒看去就剧毒无比,可陈欣然却不带迟疑,利落的拿起酒杯就一灌了去.

认罚的态度是好的,可苦涩浓烈的酒还是疯狂着陈欣然的蕾,她只勉强喝了两,便放杯子,一脸苦狰狞,眼睛虽然眯着,但是眼泪却不自觉地流了来,里还不停地喘着,来缓解被烈酒灼烧过的喉.

“算了,还有一点孙伟帮忙吧!“ 赵茹提议道.

罗馨心中虽然不,但看陈欣然那苦的脸蛋,也不好意思驳什么.

只是如此正中了孙伟怀,如今罗馨连这种问题都问出来了他可正希望自己能点醉过去!

可他拿起酒杯,也只喝了两就不能坚持去,因为喝得急的缘故,里不停地咳嗽.

“这杯还喝不完了?“ 看着脸同样苦的孙伟两个,罗馨打趣道:“不行我帮你们喝吧!“

本来在咳嗽的孙伟听到这话,不由地想起来刚才孟宇的那句“从后面做.“,那幅被他强行驱散的画面此时也是纷至沓来,酒意残存的理智告诉他不能让罗馨喝醉不能让自己脑子里的幻想成真.

“孟宇帮我喝吧!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隋唐风流传我和女同桌的那些事似似花,梦蝶香花,为在意的学生使用媚药吧!淫情通天路被博士俘虏的高贵灰狼最终还是变成了肉棒下的母狗禁脔遥不可及的记忆在男尊世界的幸福生活情天性海同人之宁卉的秘密笔记纯情魅魔竟然是jk哒!移魂与妈妈的丝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