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柳菁英】 (第二十九章:沉沦欲海的母亲)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APP网址部分手机无法打开,可以chrome浏览器输入网址打开

作者:便太零零
字数:16969
2020/01/03

  第二清晨安排好罗永的早餐柳菁英告诉他自己要出门去做些准备
为他与张晓璐的见面以及解决方雷创造条件罗永的感觉到有些隐隐作
一晚时间不知道在过多少次以至于最后一次他倒
就再没起来直至清早被

  罗永发现自己彻底如果有可能他想一直做
直在美好的感觉似乎要让他忘记一切就算红肿
也无法忘怀临出门时罗永隐隐有些担忧想告诉不要出去冒险
己可以放所有仇恨就两个一起平平淡淡的生活幸福乐直
到永远

  不过最终他没有说出面容稚的少年心事重重的坐在沙发思考将
来的出路少年想到曾说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她会向父坦白罗永昨
想过是否可以劝不要告诉爸爸永远瞒着他

  罗永摇摇再度否定了这个想法和自己一样始终着爸爸
对父的愧疚他感同现在他能理解必然会向父
就算能够预期到很可能成为悲剧的结果也不愿意对父有任何欺瞒
做出的所有选择是她的决意为了她的信念绝不逃避无怨无悔无愧于心

  回忆起昨凉亭内的飞蛾悲剧似乎早已注定就算逃蛛网依然逃不出
这片罗永陷悲额惨目愁眉不展仿佛定的老僧苦苦参悟佛
理却不得要领

  「想必自己也知道她的想法肯定比我更透彻但她说挣扎
活着就好想来是和我的原因吧我不能再想着去劝她」抛开所有劝
说的想法罗永再次告诫自己要无条件支持满足她所有的要求

  「努挣扎活着也许现在的我还比不九岁的我有些事
我可以努做到」思前想后罗永决定一事心中默念「至少将来我可以先
一步提前跟爸爸坦白把所有责任都揽到我的

  想通透后罗永稍显浑浊的眼光变得清明心中有解之感他呼出积压
腔中的一露出愉的笑颜

  然而笑容没能持续多久想到方雷罗永再次皱起了眉方雷是悬在他们
子二的一把利剑也许不用等到向父坦白的那一刻方雷就会引爆手
中的把柄没有解决这个恶毒的一切都是空谈

  要变强拥有保护可是如何才能变强罗永心中苦涩找不到
办法少年明白目前自己没有任何唯一能做的就是完全顺从的安排
不去拖累她回想起来都是她在满足自己从未表现出高
的模样

  罗永看了看自己孱弱的发出苦笑心中喃喃「就算是做我都做
不好至少这个我也可以努变好我得多多练

  有了切实可行的目标罗永取出撸动起来或许是觉得单调他想到
给他的一些卷宗资料回去房间里翻找出来后便坐在一边做自
锻炼一边翻看那些警局内参和罪案档案

  随意翻看几页一行标题吸引住罗永的目光「奶局长这什么玩意?」

  「青市法院院长何秋涛利用职务之便徇私枉法巨额贿赂影响司
预审判结果并威胁、利多名属与其发生不正当关系
何秋涛喜好违规调动安排四名属担当其专属“奶”角充当黑
社会保护伞直接或间接造成多项重案件这尼玛的

  「双林灭门案 -富商黄华一家五遇害侥幸逃过一劫24
凌晨2 点43分张云山、刘东强、徐、乔良四富商黄华位于双林半山
的别墅家中实施盗罪行为凌晨三点零六分黄华发现异响
查看时被四名案捆绑、虐打经法医鉴定黄华于2411点左右亡;控制住
黄华后四名案对黄华子许文丽双胞胎黄琪瑶(化名)、黄琪芊(化
名)行长时间伤害和凌辱摧残经法医鉴定先后于24四10点30分
左右“双林灭门案”1998年8 月22一审宣判被告抢劫罪、
故意杀罪、强罪、侮辱尸滨市中院对其数罪并罚决定执行
夺政治权利终没收个全部财产

  读完双林灭门案概要罗永的表变得有些凝重棒的手不知不觉
间停止了动作两只手拿着手中的文本微皱慢慢沉浸在各种罪案的故事
之中

  「“绿蛇”分尸案 -由叶子强领导的有组织罪集团多年来在滨市以
胁迫手段欺行霸市强买强卖社会次序叶子强开设赌场与同城向思龙
领导的罪团伙发生利益纠纷于1996年5 月21指使手马仔在闹市区砍杀向
思龙当街将其尸肢解一旁涂绿蛇形图案一时给当地社会造成极
恐慌影响极其恶劣

  

  一时间匆匆而过柳菁英在后归来看到罗永整理在垃圾袋内的一叠
餐盒目露心疼之罗永心如明镜夸耀外卖合整晚竭尽所能讨好着
哄得咯咯直笑最终罗永亮出扭捏道:「今晚我们

  话说了半截少年脸变得很难看搓了一此时焉哒哒的怂在
没一点要抬柳菁英扶额轻叹调笑道:「你要是不行
要去外面找行的

  「嘿嘿嘿我行的」罗永苦笑着努愈发惨淡
柳菁英脸闪过一抹狡诘道:「说真的要是你会不会介意?」

  「我不介意」罗永有的随答道暗恨这巴怎么如此不
不就是搓了一了几次么柳菁英将他抱回到刮了刮
鼻子没有再索而是躺在旁边说着话哄着他

  罗永心里暖洋洋的眼皮渐渐开始打架慢慢陷了梦乡中柳菁英面
蔼的多看了一眼子的坐到电脑桌前像以往查案那般开始了
的高强度工作

  时间又过去了数柳菁英每早出晚归直到罗永熟后才缓
缓归来目光中尽管有疲惫之意但自信的光彩却是愈发明亮又是一
间过去临近晚饭时间正当罗永准备外卖柳菁英破门而兴奋道:「
永!我们去火锅!」

  柳菁英冲到罗永揽住他的抓着手掌放自己的笑道
:「安排好了永就可以去见张阿

  「晚想要永可以吗?」罗永闻言连连点这几他坚持撸管练
早就出一肚子浓正是充沛亟待发泄的时刻自信满满
脑袋拱了拱高耸的轮廓笑道:「可以的!今我至少个十
次没问题!」

  「好嘞!等换件我们这就出去火锅」柳菁英开罗永额
的刘海轻轻嫣然一笑顺便想跟你商量个事以前
有个同事长得好看的就想嘛这么强找他来陪
永就不用勉强自己了

  「?!」罗永以为前几说笑这时又听到要找姘心中
一惊他立马想要出言劝阻可又联想到自己确实不能满足而且已经
决心要无条件答应她的一切要求顿时心中苦涩

  不过罗永转念一想不是那种八成她又在他暗笑两声
作出有些不愿的表点了点

  「好嘞!我就知道永会答应前些买了好多新还没看你穿
要不今晚挑一件试试也好给家帅哥留个好印象

  「好的」罗永愁眉苦脸的答应了一声的踢着碎步跳回房间
将之前买来的新铺满唤了一声询问意见怎么搭配才好

  罗永唉声叹的走房间摆着一排颜浅不一的丝袜一黑一白
两套连面最方是几件士T 恤以及数条短和短此外几件
趣内很是显眼罗永目光一扫而过淡然的冲笑了笑随意挑出一只
丝袜再抓起那件黑递给「就这两样吧

  「那几件趣内今晚穿给你看」柳菁英回以素雅的微笑解开
开始更不多时换好她站至罗永面前一袭黑端庄淡雅凹凸有致的
材在素雅中平添许多而足的丝袜让她整个显得芳菲妩媚
意盎然

  柳菁英双手环抱前坐至沿点起套在丝袜的美足抵着罗
永的面门笑问道:「在外面找你会不会醋?」

  「我嘛」罗永双手抱起一只丝袜支过在光的脚背摩挲
吸一俯首温柔向脚尖他抬笑笑真诚道:「
我都听你想我我就你要我高兴我就高兴给你看

  柳菁英眼中的心疼之一闪而过悄悄叹了一奈住心中所想却没
有再多言

  

  柳菁英驱车带着罗永子二来到一名为斯嘉蒂会所的地停车场内
一名老板模样的中年子候在那里他一见柳菁英停好车便带领数跑着站
到车门前搓手问道:「柳老板少爷您们来啦

  「嗯辛苦苟老板了都准备好了吗?」

  「柳老板莫折杀我!!」苟老板慌忙朝着柳菁英摇摆手「苟某就是给
您打工的都准备妥当了二位苟我给您们带路!」

  苟老板毕恭毕敬的候着二带到楼极为华丽的包厢内中途不停对柳
菁英点对罗永也是客斐然罗永对苟老板的态度很是奇异注意观察
他看向的眼神隐隐中包含惧意他的表姿态极为谦卑恭敬罗永心知
这苟老板自己一定见过不动声对他的问候礼貌回应

  走在装饰奢华的楼道内罗永眼中闪过一幕幕既视感零星的记忆碎片在脑
海中缓慢重组罗永便集中注意观察收集着周围的景致为回复记忆而暗暗


  苟生将子二豪华包间里面摆放着一只圆桌圆桌正中有
一幅鸳鸯火锅锅底微微沸腾丝丝蒸腾而出弥漫房内浓郁柳菁
英向苟老板微笑点目光中闪现对他办事能的肯定

  待苟老板退出房间子心有灵犀相视一笑各自咽馋津柳菁
英拉着罗永桌坐定我们开!」

  好些单调的几种外卖罗永的中变得极其盯着满桌的致菜
他两眼放光像饿鬼投胎似的抄起筷子语无伦次道:「!」

  「子这几还是没」柳菁英默默微笑也拿起筷子同罗永一道开
朵颐

  两边聊饭桌其乐融融一番横扫不多时候罗永便得半饱
菁英亦是如此她手涮了块肚吞对罗永笑道:「所谓保暖思
道了

  「你急啥!还没饱再说!这家店里的鸭道一级棒
尝尝!」

  「饱了又饿了」柳菁英二话不说放碗筷就要往桌
罗永见状笑着摇摇手中油亮亮的筷子拦住对她温柔一笑:「
你来真的你满的火锅油待会我的不被你成油了?」

  「油?呵呵那好吧估计到了」柳菁英重新坐好对罗永
笑道:「待会的那个永尽量装傻充愣装作记忆没恢复
的样子

  罗永住筷子的手僵在半空一时心惊说要找难道是真的?!
他急切道:「你不会真的找吧?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对吗?」

  「没跟你开玩笑永不是好好答应过吗」柳菁英翻了白眼
指点在罗永的脑门有些妩媚的笑道:「怎么永你醋了?」

  罗永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心中莫名焦虑柳菁英恍若未觉继续说道:「另
外这是帮你见张阿的重要巴要甜点留个好印象

  罗永见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藏住心中的苦涩心中暗道我过决心
要答应的一切要求他脖子不控制的点了点做了个痴傻表
苦笑道:「装傻我在行生就是傻子

  另一边斯嘉蒂会所一层侧门内

  苟老板神恭敬站在一名着黑制服、态端庄而不失感妩媚的短发
周遭空无一行着一番密谈

  「方这是您要的东西」苟老板向那名子递一只耳麦低声道:
「都您的要求安排好了可以监听房间里的对话

  「苟老板做的不错」那名短发子接过耳麦抬手推了推鼻梁
眼镜角轻轻翘起美丽的容貌现出几分妖异正是方雷

  「我倒要看看她柳菁英想要什么去吧

  

  子继续着火锅的同时不多时候苟老板站在包间外抬手响门
恭声道:「柳老柳警官高警官过来了

  「来了来吧」柳菁英应了一声苟老板拧门领一名高
仪表堂堂态刚健踏出一步脚步沉稳显然经过长期的锻炼
屋看见柳菁英面似有愧立在门沉默不语

  「高警官柳警官你们的开心有什么需要随时」苟老板识趣的
退出房间目光不可查的从柳菁英脸一闪而过心翼翼的退出了房间

  子依然矗在原地他应柳菁英邀约而来此时心念纷脑海中不停冒出
前冒柳菁英的他是高目光与柳菁英略有汇立马移开
中显露出几分惶恐和惧意

  高祥心中如针扎虫咬暗恨自己当为何把持不住要去强抱眼前的
这数他无心工作复思考如何为自己辩解期盼能够重新与柳菁英拉近
关系思前想后只觉自己所作之事的确太过分柳菁英的绝无半分化
解之可能

  昨祥突然接到柳菁英的短信要他来斯嘉蒂会所祥揣摩
自己过来八成是为当之事兴师问罪想象着菁英的绝美容颜的怒火他对
即将面对的任何心里已有所预期

  尴尬的沉默中柳菁英率先开这是是高叔叔」她平淡的语
中没有丝毫怒意悠悠传祥耳中优美如清雀鸣唱仙展喉美不胜收

  高祥不由得一怔看到柳菁英的表中隐隐含着笑意再看向坐在柳菁英
旁的少年抬望着自己少年半张着角挂着一抹油滴显得有些
痴傻

  高祥瞬间心中念百转千回心房如有电流而过神的语绝对
不是兴师问罪!心念一通他脸露出掩饰不住的兴奋表随即对罗永作出友
善的微笑你好你可能不认识我叔叔我去医院看过你

  「叔叔好」罗永看此威猛笑的时候露出两排洁白整洁的牙齿
光的长相更显俊朗罗永立刻咧回以一个傻笑心中暗叹:「他就是
找的姘长得倒不赖是比我强多了你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唉


  「来高别站着了」柳菁英唤高祥坐一起火锅祥目
立刻迈步到桌前坐到子二正前方

  「来的时候堵车吗?我跟子来的时候堵的」柳菁英一边替
子涮菜一边与高祥闲聊也不提其他只是与他拉扯些家里长短譬如最近
的物价波动周新开播的电视剧等等并且有意无意的把话题拉扯到罗永

  罗永继续装作一名只知唆食的傻雀暗暗琢磨着二的对话眼睛不
时偷瞄二的表随着饭桌话题的罗永渐渐发觉高祥眼光中的异样
变化 -初时他目光还显得有些拘谨对视的时间绝不会超过两秒;边
聊了个十来分钟后他目光便胆起来整个的肢语言充满了狂喜

  罗永此时也已经明白眼前的子绝对对有非分之想暗自思忖道:「
看他那样恐怕看也有些时是真的也看他了?」

  罗永看看自己的再偷偷打量高祥的暗叹一声目光暗藏了
的敌意

  「他应该能让满足吧」正思虑间罗永听到轻叹
缓缓对高祥言道:「孩子脑子孩子他爸又常年不在家家里都没个
照顾

  柳菁英眉目中愁苦之悠然而现那高祥闻言立刻两眼放光兴奋道:
「柳你家里有事随时找我我随随到!」

  「那太好了」柳菁英微笑以答看向旁的略显悲
「我苦点累点没什么只是可怜了孩子他爸一年没几在家出了这
的事现在孩子连他爸爸的模样都记不起来了

  罗永眨巴双眼没等他转说这话的表对面的高祥脸挂着
眼可见的兴奋笑道:「柳你放心孩子有我!我一定照顾好永!还有
次的事对不起是我冲动了

  「嗯」柳菁英俏脸一红说话间偷偷瞟了一眼罗永低声道:「
怪你次差点伤着你这几我一直不好意思的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才是

  高祥眼中异芒闪动柳菁英媚眼如丝罗永看二就在这饭桌眉目传
似乎当他这个是空跟他在说啥」罗永继续装傻
充愣只管往火锅里涮菜仿佛对室内发生的一切置若罔闻毫不关心

  罗永细微的绪变化没能逃过柳菁英的感应这厢柳菁英角轻抬微微一笑
她依然在桌与高祥暗送秋波起一片肚在红锅里涮了两
祥的油碟内借低拉座椅的时机轻轻放手在罗永的似的轻
柔了两

  「一边照顾孩子一边要顾工作这些年也累了这么

  本章未完点击[ 数字分页 ]继续阅读-->>
【1】【2】【3】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献身淫女乞丐的最后一个梦与四女友度过的充实520已经无敌的我要为所欲为海难后被冲到超雌性岛屿,征服整个岛屿的女性看你变坏重启淫荡神话有这样的老板娘真好重生日本高校生同人欲望仙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