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事哪些年】第一章(主角纯爱不绿不n)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APP网址部分手机无法打开,可以chrome浏览器输入网址打开

作者:凡子121
2024/06/10

 第一 章二舅遭灾

  胡琅歪着脑袋看二舅

  印堂双颊内陷眼光暗淡浑浊脚步虚浮

  这是被哪个缺了德行的玩意给采了

  二舅虽然不着调也不是一个孬喝嫖赌虽然都是但是嘛毕竟
也是胡琅二舅这是要劝一劝

  「二舅最近嘛」

  「哟呵看出来了?哈哈你老舅新找的朋友看见了没那个」

  胡琅顺着指望去

  咱就说嘛!二舅被榨如此!

  胡琅这一瞧好家伙柳眉胭脂红颊眼白发乌行走间
妩媚至极仔细闻闻香诡异带着点点香一般

  服穿的那一个节省前的沟壑简直不见底望一眼就让觉得
至于子嘛包裹的一个正好被勒出蜜桃的
形状看的胡琅直砸要在KTV 里边那绝对是牌呀

  胡琅脸怪异浮现

  这是养的什么东西?这么

  仔细看她是瞳内有瞳外目斜眼虽有极美的皮囊确实被怪东西附


  胡琅是没了法子了这是要请家出阵了呀

  这捉鬼驱邪的是还得她胡琅看看风瞧瞧面相就可了

  事实也是胡琅没那淡薄召灵不适合这鬼怪打道的营
可是家的本事总得会一个便是就学了这看常的卦术了

  二舅这老开了一家几年走了背运亏了不少和胡琅喝了
哭的和们似的

  胡琅就去司一看这布局风是找的哪个二百五布置的倒财煞能迎财
却更破财挣五百赔一千!

  胡琅选了两个铜狮子放于当风位震慑倒财的在用五币钱压住门
以财引财

  布置一月之后二舅司开始为了感谢胡琅二舅请胡琅馆子
k 还给了胡琅一万作为感谢

  胡琅钱拿的心安理得因果钱有了因果先生才能帮忙不然会


  二舅年龄和胡琅差不几岁就没有辈分之间的隔阂唱k 该点陪唱点陪唱
手该不老实不老实该拉着姑去包厢就去包厢啥也是不避讳胡琅

  俩也是无话不说胡琅也就没拐弯抹角拉着二舅找了没的地

  「哪找的?」

  「什么哪找的?」

  「你的那个」胡琅冲着二舅友方向撇撇

  「咋样!像样不?」

  「!二舅听我的先别和她折腾你都样了

  「哈哈哈呀!她太会了」

  看他不着调的德行胡琅翻了白眼

  「二舅你要命不?」

  「啥?」

  「你还想再嘚瑟半辈子就听我的回去了不准和她办事我给你想折子

  二舅听胡琅这么严肃终于知道自己又尼玛摊事了

  「琅子!!我我是不是又遇事了」

  「你声点!我不聋」胡琅搓搓耳朵瞟了一眼二舅友那边

  「二舅你先我说的做一定听我的

  二舅跟了惊的似的猛点

  胡琅给二舅说了三条必须遵守的

  第一绝对不能再和他友办事

  第二家里不要拉窗帘要多开窗第三不要跟她去山里

  这玩意应该是山里的闻着那八成是狐狸也就这玩意喜欢采
要是被带到山二舅八成是不来了

  晚胡琅给胡莹到了酒

  「你准备咋?」

  胡琅面前个子不高发撩起支着吧唧吧唧生米滋溜的
喝一跟个似的砸吧了才不在意的说话

  「咋?赶走呗这帮玩意打两鞭子就哭着回家找不当事
告诉你二舅我去

  看老这样子胡琅也就有了底就给二舅打去了电话

  「二舅?」

  「服!琅子呀好棒!宝宝我顶到最里面了

  胡琅手机差点没扔喽子差点炸了喝着酒的胡莹了胡琅一脸

  「二舅?你TM?」胡琅肺都炸了合着白自己说的话就是放


  「我在跑步!宝宝我又要了!~ 」

  胡琅的脸都了筋的挂了电话

  「让这个傻好了」

  胡莹往里扔了一个生沉思起来忽然站起

  「走!去你二舅家!」

  子俩发车风驰电掣胡琅也是应过来!这分明就是被了心智了
二舅不由己了!

  到了二舅家胡琅麻利的开门为了以防万一胡琅跟二舅要了钥匙
真用

  胡琅胡莹一起往里冲一脚踢开卧室门就和捉没啥区别

  果然看到二舅要不活的躺在他所谓的在他
颠簸袜子到都是

  胡琅一个也就偷的看看这种仗势还是次见就这一个
画面就够他回一段时间

  那得很专业姿势标准每一次坐都能让二舅的二哥全部她的
抬起又能只留二哥的前段不至于出来一看就是经百战的选手

  那对随着颠簸的美更是晃得胡琅眼晕前段得两点粉红凸起就是
的星辰

  至于二舅嘛虽然已经不知道被榨取了多少可是那老二依旧在誓捍卫
这它的尊严一次次的这个可怕抵在她让胡琅
惊的事二舅居然还有这就难怪被这玩意盯

  其实这么看二舅也算是个型虽然只是表面看起来

  胡琅还在欣赏着动的风景胡莹已经一巴掌往扇过去

  啪一巴掌整个被掀翻了胡莹老虎一样的去追着打
的被打了个懵应过来一个地滚瓜躲开了胡莹

  「哪里来的婊子!多管闲事!」对着胡莹就骂

  「哎哟你还敢骂我!你看我不把你拔光了畜生」说着又扑
那个

  胡琅知道她老的本事正统的一真道派捏个动物她还真不在话

  胡琅找了几件服给已经晕过去的二舅穿还伸手弹了一他的
居然还邦邦的嗑了吧!

  外面已经被制服胡莹翘着二郎坐在沙发里叼着一支烟

  「说说吧」

  被打的脸全是巴掌印要是一般打她估计估计这玩意本就没感
胡莹的手可不同那是在牛眼泪里面泡过的每月阴在牛眼泪里面泡一个
手就可以触灵了说白了就是能到鬼什么的当然附
物也能得到了一打一个不吱声

  实在是被打的惨了乌眼圈发凌后背貌似还被胡莹挠了一条道
光溜溜的跪在胡莹面前颤巍巍的说话

  「那个去把她拿过来让她穿

  胡琅了一声去卧室找看着扔在窗台士内砸吧

  这玩意也能算内?绳子穿珠子而已?这只够包裹


  胡琅拿起来仔细打量一好家伙真的是艺术品了都

  找了她的服往地一扔

  她穿以后开始说话

  「我胡姚是无涯山后沟的胡家婢

  这件事简单的二舅嘛那段时间总去一个雅趣阁的地方洗脚
来而去嘛就认识了作为摩技师的沐梅沐梅一子都看了二舅这多金且风
趣的富豪就想和二舅有点发展

  二舅也馋沐梅就这么着就把没了开始在包厢
门一锁直接就真刀真

  二舅这老子健的腱子起这事也是有俩资本的把沐梅
的不停的哼唧二舅也很满意沐梅那发的样子牟足了在她刀阔斧
抱着沐梅的就没命的顶玩意直顶锤似的
敲着沐梅最敏感的G 点

  二舅一边沐梅翘丰的美巴里还吸着沐梅那
意在两齿间回荡

  沐梅一声高亢的呻二舅没来得及出来沐梅就了二舅满


  二舅见她这么敏感更胜把沐梅压在沿从后面啪叽啪叽撞
来回变型老二跟铁棒没啥两样把沐梅顶的声不断

  「哥我们往好吗?我想让你

  二舅那时候就以为这不就是一句助兴的话吗?

  谁知道后来这句话差点就把他送走

  二舅一边满答应一边用更的速度看着二哥在那致的
带着那红的内外感觉邪火在不短攀升

  「行宝贝以后我就把我的你的
后你就是我老

  沐梅来这家洗浴时间不久但形形都见过她很但是她更也厌
恶那些油腻的们总是想在她沾点便宜蹭蹭说点
胆子一点的就问问她接不接给她50块钱

  沐梅强颜欢笑的说着没有这样的服务告诉客请尊重一

  但是最近她发现一个客二十几岁虽然他和其他客一样眯眯的
是他很帅也很更是风趣虽然也是满黄段子可是她不
甚至只是给他她就觉得自己的内有些

  她喜欢这个客有些健硕的肌她甚至好几次想去他双之间那个东
西看起来就鼓鼓的像是藏了好的宝藏但是她知道作为一个还是
矜持一的好当然也就坚持了一

  沐梅实在是被他撩拨的不行不问也不商量就感觉一直犷的手掌
手指直接就了内那条中间的缝隙

  这一不要漉漉的全被知道了

  看着那种似笑非笑的脸挑了挑眉他撵了撵被沾的手指

  「要不要帮你一?」

  「要收费

  很顺利也很自然该发生的就发生了

  她真的很喜欢那东西她仔细的端详了当她把他内它从里面
弹出时她居然那么惊喜

  微微隆起的青筋蜿蜒而的沟壑自然而漂亮匀称面不带有一
丝褶皱饱满

  她起做了那充实感被填满的感觉让沐梅当时就觉得一定要得到
这个为己有!

  这个给她的可不仅如此他持久度斗志让沐梅庆幸自己是个能享
到这风雨般的冲击和每秒

  她毫无犹豫的让他在了里面哪怕是怀孕也是间喜事总之沐梅心里断
这个低吼着把最后内的就是她的

  事实之后二舅又找过她几次可是二舅发现这个的越来越粘自己了
他觉得这不是好事他怕这的真的要和自己有个结果

  二舅开始疏远她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直到这一她出现在了二舅
仅仅是一眼二舅就走不动路了她变得更加更加一颦一笑
让二舅觉得电视星算个

  这一晚二舅把她接回家整整一晚一点没二舅和她就像不知疲倦
这般

  沐梅看着汗淋漓却依旧不停棒顶着自己的
心里好开心好幸福我的他始终是我的逃不掉的

  那是沐梅找不到二舅的第二个周她憔悴在经过的破庙在许愿能再见二舅一
她听说这是十里乡最灵验的土庙

  晚沐梅梦到一直好的狐狸的眼睛的皮在和她对视

  「他抛弃你了」狐狸就这么看着她沐梅却知道她在说什么

  「我我只是还想在在拥有他

  「他抛弃了你」

  「我我知道」

  「他该收到惩罚」

  「我我可以代替他只要他能回来

  「你代替不了」

  「我

  「算了我帮你我会把他带来但是他不是你一个他有我的一半
作为你的给我的报酬

  那过后沐梅真的和二舅再次相见二舅几乎无法和沐梅分开一个
他甚至每时每刻都要和她在一起

  他们在任何地方做司办厕所车里家里任何地方

  沐梅知道是哪只狐狸她带回了二舅也同时和她共用了一个她能听
到狐狸在她脑海里的声音

  狐狸告诉她她狐姚她恨负心的她本来是要吸二舅的看在沐梅
的痴她决定留他一命

  胡琅看老胡莹胡莹吧唧

  「这子活该!你起来吧打你是因为你不该擅自手凡事知道不?」

  狐姚点点

  「说的是」

  「那啥?做主了以后这子归你们了了知道不?还有别一个劲
的榨你们是俩他一个整不过你俩还有结婚时候让我子当伴郎

  胡莹一挥手带着子出了门狐姚不知所云

  再见二舅是半个月以后了这老终于是缓过劲来了狐姚也的确是手
胡琅看这子还明光满面

  至于沐梅穿着服到是还是那么的节省布料但是嘛至少不对胡琅抛媚眼
不然胡琅总是怕哪心做什么对不起二舅的事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我的爱情渐色性路我当澡堂老板的那些年肏过的女人们红唇的诱惑和爸爸冷战我上了护士嫂子美母为妻我的糙汉继父很迷人绝望交响曲花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