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秘史】第十四章 藤子京宴妻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APP网址部分手机无法打开,可以chrome浏览器输入网址打开

作者:渝西山
2024/06/11

第十四章:藤子京宴

  盛夏时节的京都们自在游走一片安乐着盛世所带来的平安与富


  范闲也是其中的一员虽然那次牛栏街杀的事最后不算自己出手了结的
但宰相家的二子林珙和吴伯安在五竹叔手里也算是对自己对那些去的
有了一个

  夏难挨范家与郭家的官司终于了断了在许多眼里这已经是件
既然范闲已经成了太常寺协律郎那将来自然是要尚中哪位主的贵区区
郭家对着哪里还敢多事所以早就撤了状纸范闲也终于得到了可以离京
的许可

  范闲如今的边总是会跟着许多保护他的有范宅的旧也有监察院的
如今范闲拥有一个暗中的份——监察院提司除了王启年之外又从四
各路里招了些新面孔补充到他手

  这清晨趁着毒辣的太没有出来范府三位主子钻了马车在护卫
与启年队的保护驶出了京都来到了离京都不远的范族庄园

  先是在范族墓地里祭拜了长眠于此的三名为了保护范闲而的家中护卫后
马车离开了墓地沿着田庄之间最宽的那道田垄往范族庄子里驶去

  早就有范族庄子里的前来迎着了这里不仅仅住着佃农还有住范氏
里的一些潦倒家庭都靠司南伯府的照应过活接过长者递过来的茶
饮而尽向四周点点范闲便在家中护卫的带领走到西边林边的一个
子里

  这是藤子京的院子院后发现藤子京早就已经爬了起来规规矩矩地
站院中候着

  屋坐后范闲看着藤子京略显富态的脸问道:「最近怎么样?」

  藤子京呵呵笑了一:「没事已经能走动了概过些就能回京


  「要是觉着在这里养伤不容易脆还是回京养去」正说话间藤子京的
带闺来拜见主

  藤子京的媳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少庄子里的她京嫂子京嫂
子有着一种成熟的美比一般少更为风韵燎生得娥脸柳眉双眸汪汪
发后拢素颜映雪态丰胶一对怒的豪而出不透着
的少彷佛一朵怒放的鲜

  范闲眼前一亮想不到藤子京一个中年糙汉子却如此美貌范闲直
地盯着这不由看得怔住了京嫂子看到俊朗帅眉目有神
长得一表才的范闲也是脸一红臻首

  藤子京见范闲一双眼睛盯着子看心中微微一笑若有所思他这媳
说在这十乡八里就属他家子为第一等的绝这些年有不少汉子也曾以
这般眼神看他早就习以为常甚至为此自得

  范闲和京嫂子寒喧了一阵又拉着腾子京五岁的闺问了几句范若若在
一旁打发了赏钱京嫂子便抱着孩子和若若出去了们留在了屋里

  「藤你在那里去祸害来的这么一朵鲜?」范闲对藤子京调笑道

  「你京嫂子也是官宦家出家里事被判刑她被发卖青楼正好是我办
被我救就跟了我一晃七八年过去了我常年在外她一在家带孩子
也不容易」腾子京唏嘘说道

  这两如今也算是同经历了生所以说话就显得直接随便了许多
闲点点说道:「那就先在庄子里呆着毕竟老都在这里伤好透了
回京也不迟孩子你也倒是也会享

  藤子京呵呵笑道:「如今的话可是会火的

  范闲倒没有机会此时听着这话了一尘的炕发现凉沁
沁的眼珠子一转就想着婚后如果要在苍山间住一段似乎一定
要想办法盘个炕才行

  藤子京说道:「少爷呆会些果子就回府吧这庄子里也没什么好
再说如果再耽搁些时辰回京太晚不了城门

  范闲笑着摆摆手:「来前就和父报备过了我们三就在这庄子里住
一宵再回前几个月一直在京里劳心劳神难得有个机会清静一虽不
敢住久但一个晚你总该招待才是

  藤子京这才知道他准备过将京嫂子喊让她准备客房之类
的东西田庄生活虽然并不富裕但胜在一听说范府少爷今要在这里
十几房媳就忙活了起来不多时便准备妥当

  范闲又过来王启年介绍道:「这是王启年我如今在监察院里兼着个提司
别和旁说去你们两个以后多要知道腾子京可救过我的命

  藤子京神一凛再看着范闲的眼光就又多了些敬畏毕竟他想不到自己当
初偶动心思跟着的少爷竟然京没几个月就能混到那个鬼神辟易的院子里的
高位了

  藤子京听着这话黑黑的脸浮出一层红连连摆手道:「少爷言重了
其实那是少爷救了我的命才对

  然后范闲才给藤子京讲了讲牛栏街杀案的首尾如今京都各方势的一些
他的应对等等后续手段藤子京王启年听后都默默点表示记住了

  藤子京让范闲休息一他要出去安排一晚饭王启年也带着护卫们去庄
子里安排布防了

  范闲憩了一会推窗一看已经偏西了庄子里炊烟袅袅这时藤
子京走了告诉他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范闲点点却见藤子京神有些忸怩地又对他说道:「少爷简陋
招待不周贱内会前来给少爷侍寝万望少爷不要嫌弃贱内

  正在喝茶的范闲「噗」地一了出来:「啥侍寝?」

  藤子京去脸的茶:「乡地方的老规距来了尊贵客都要
客的本该闺来的但是我那闺实在太好在贱内还有几分颜所以让
她前来给少爷侍寝

  范闲连连摇:「不行不行我当你是朋友

  藤子京呼地一跪在地泣道:「少爷高义次救我又赐我
量钱财养伤愧领无以为报这次宴其实也是想请少爷帮我一个忙!」

  范闲将藤子京拉起来不悦道:「藤有啥事你就直说这些名堂作什
么?」

  藤子京黑的脸红了红赫然说道:「少爷次牛栏街我的子孙袋
伤后不举这几个月到问医都没有啥效果这不你瞧现在
连胡子都不长了!」说着光洁的

  范闲就是医生闻言直接说道:「让我看看!」

  当即让藤子京子一察看完好可阴囊完全萎缩了没有睾丸只
剩一张皮范闲再给他把脉脉象弦虚弱的确是不举之症

  范闲沉道:「藤这个忙我肯定要帮你回京后等我去太医院问问
者等费老师回来后再给你

  藤子京苦笑道:「少爷我已找过一位赋闲在家的老太医看过了没了子孙
等于太监去势无法可医了我想请少爷帮的不是这个忙

  「那是啥忙?你说你说?」范闲也有点好奇

  藤子京尴尬地说道:「你京嫂子信年华我这房事不举让她如守活寡
难熬劝她改嫁她又活不愿这乡巴庄里也没有她看得的汉子
我看她神我便知她对少爷动心思了

  范闲惊得瞪目呆这绕来绕去还是侍寝那事

  藤子京又说道:「乡侍寝本就是老习俗了我刚才问过贱内她也
同意了再说次在醉仙楼少爷你和司理理姑在楼盘肠战那个动静
便知少爷你是个欢场悍将

  「所以请少爷成全!」藤子京又跪一幅不答应就不起来的样子

  范闲坐在椅沉默半响叹道:「好了我答应了起来吧!」

  藤子京道:「少爷放心我就守在院门外一定无打扰
说罢就喜滋滋地转出去了

  晚饭的是虽然藤子京一再说田庄里没有什么好但乡最不
缺的就是山珍院子正屋摆了个圆桌点了两支蜡烛烛光照映
正中一流着肥油的片在锅里面翻滚着再配的青片荡菜真是
无比鲜美四溢四周摆了好几木盘片竹荪香菇青菜之类的菜品

  寒暄了一阵藤子京和王启年坐在范思辙范若若分坐两边范闲坐
京嫂子打横坐陪范闲听王启年说已安排好护卫们的饭食后就放心来同
了一杯酒

  范思辙不喝酒只管捞范闲好笑地望了他一眼了块
发现这但是丝皮之间层次分明极耐咀嚼不由问道:「这是麂
子还是什么?」

  听着少爷发问坐在旁招呼着的京嫂子赶回答道:「这是白麂子

  范闲转看向京嫂子傍晚更加炎京嫂子只穿了一圆领
短袖居家薄衫眷们通常在夏穿的黑绸薄的长包裹
翘的浑圆部和一双修直的长间肥美的隆起当中隐约可见微微凹陷
京嫂子白晰的脸庞透着晕红饱含着少特有的妩媚一双皓腕圆腻皎洁
前两座高耸浑圆丰腴说话间也随着子微微颤抖显示出惊的弹与分
量!

  不知是灯观美缘故还是坐怀易范闲只觉
似火心里把杯中美酒一就饮了京嫂子见状连忙起给范闲
把酒杯斟满

  京嫂子给范闲斟酒半边有意无意地摩着范闲的肩臂范闲恍若未觉
地转询问藤子京这些山货有没有腊制的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他有
些高兴地让对方帮自己包个几十斤准备带回京都去藤子京没有想到今准备
的事物竟然如此合少爷的心意也是十分高兴

  范闲端起酒杯与桌几个喝了一巡笑着说道:「藤你伤还没全好
少喝点」这酒是庄子里自酿出产的桂也供应京都范府

  这酒泽金黄、芬芳馥郁、甜酸适很是好喝范若若一时贪杯喝了两
杯后就感有点了些就先离席回房休息去了

  京嫂子给范闲斟完酒后又靠过来给他布菜丰耸的靠依在着范闲
的肩背范闲只觉畔的少如兰靥若特有的香沁
肩背贴着两团急促起伏的怒耸虽隔着一层薄薄的仍能感到
那柔丰满的两点凸起

  酒乃之胆在畔烛火昏暗范闲那里还忍得住一只左手京嫂
子的丰在她丰腴粉来回搓了几只觉手感极佳又弹又实是前
所未有的好忍不住左手在京嫂子的丰拍打了「啪啪」两右手递过
一杯酒说道:「京嫂子你也喝一杯

  京嫂子除丈从未被其他拍打过吓得第一时间看向藤子京
藤子京正在和王启年拼酒对这边视若无睹胖子范思辙还在旁若无地捞
京嫂子这才惊未定地坐接过范闲的酒杯移至边浅浅饮了

  范闲闻到边少传来的阵阵芳香他右手端杯饮酒左手
却从桌底伸了过去京嫂子正慢慢忽觉看去却是范闲
手正在摩挲自己的又羞又慌粉面已是红一片

  藤子京见起又坐异样看向自己只道是她担心自己酒量不够
心想可不能让瞧了将杯中酒一饮而王启年高声举杯共饮
笑语喧哗氛倒是

  京嫂子子一震险些出声来她从未让丈以外的

  本章未完点击[ 数字分页 ]继续阅读-->>
【1】【2】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我的爱情渐色性路我当澡堂老板的那些年肏过的女人们红唇的诱惑和爸爸冷战我上了护士嫂子美母为妻我的糙汉继父很迷人绝望交响曲花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