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痣】(67-73)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APP网址部分手机无法打开,可以chrome浏览器输入网址打开

作者:渤渤汹涌
2024/06/11

 (六十七)



  在这场豪赌中没有是赢家只有伤害和被伤害被伤害的苦万分伤害的内疚自责即使说一万句「对不起」也无法让伤的心癒合

  我浑浑噩噩的晃荡到司楼从来没有这样静静的抬看看自己工作过的高楼于是努仰着脖子想要找一找自己到底在哪一层办看到的却是一片阴霾的高楼密布的玻璃像是一排滔居高临的压过来让我一阵晕目眩

  这里充满了压抑以至于我呼吸困难我很想在这往的楼放声声喝骂

  

  其实这个世界很简单只是因为有了所以才变得复杂了于是我们这些的动物便因此觉得生活也变得复杂了

  这是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道理——我并不是个疯子虽然我想发疯;我还要工作挣钱养家;明我还有一个报告要来还要准备周去北京的会议材料还有很多很多的事等着我所以我不能在这里疯子般的吼于是我只能在保安疑惑的目光中默默的走电梯电梯再次24楼的然后就是闭目等待似乎是在等待这电梯变得越来越慢永远也不要走到似乎又像是个等待着响的那一刻

  叮的一声电梯的门缓缓的从中间分开迈步的刹那我抬看了一眼绿的阿拉伯数字24我想这是个好数字科比的号码是24

  「今晚我加班可能会回去的晚些你早点」不敢给郭颖打电话只能给她发了条微信

  坐在椅子呆滞了很久都无法状态电脑萤幕的那些字、数位元、汉字、图形就像一只只蚂蚁了我的眼睛让我难眼睛

  白皙的脸颊黑白分明的杏眼不断滚落的泪珠淡淡的雀斑我抱着苦的自言自语道:求你了!不要再出现了!你走!你走!你不要再在我的眼前晃悠了!我要了!!

  「嘀咕什么?」背后传来询问声

  「你怎么了?脸这么差?」

  我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道:「没事就是有点累」「那你早点回去休息

  「今晚要加会报告了没事你忙」我用的搓着僵的脸道

  「用不用我帮你?」她还是那样过来看着萤幕

  与以往不同我闻到她的香突然感觉到极度的恐惧我拼命的屏住呼吸把脑袋撇到一边

  我这是怎么了?为何变得如此心翼翼?为何不像往常那样惫赖的吸一对着她笑着道:「好香!」然后看着她脸浮起淡淡的红晕一脸贱笑的冲她挑挑眉我到底是怎么了?我不安的扭动着如芒在背只想离她远远的仿佛一刻她要伤害我或者我怕伤害了她?

  「你离我那么远嘛?」她皱着眉嗔道

  「我我内急洗手间」说着我就站起来像逃避瘟疫一样的疾步离开

  「你!」后传来一声

  冰冷的扑洒在脸让我不由的打了个冷战望着镜子里眼睛发红、表狰狞的我几乎认不出这是自己了你这个无耻的!你这个卑鄙的!你这个混蛋!你怎么不去

  我对着镜子不断的骂着自己咬牙切齿恨不得把镜子里的那个无耻卑鄙的混蛋砸碎!

  你为什么还要再回来!你为什么不果决的离开我!你为什么还要想着我!你为什么????

  镜子里的混蛋似乎变成了那个白皙的颊有淡淡雀斑的那双黑白分明的杏眼像是会说话一样向我喃喃的低声音是那么的柔腻柔腻的如同五月的糯米粽子忍不住轻轻的咬一手机的铃声突然打断了我的幻想镜子里的瞬间破碎消失

  「你怎么还不回来?」方才的那个焦急的问道

  我吸了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道:「马!」「你到底怎么了?的洗什么脸?」她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不用你管」我生的打断她的话来发现刚才离开的那段时间她已经帮我写了不少

  我却并不领而烦躁的对她道:「你怎么给我改了?!」「我」她红着脸嚅嗫道:「我不是想帮帮你嘛你发这么嘛?」「」我的瞪了她一眼不再理她听到她在后跺了跺脚轻哼了一声然后踩着高跟鞋嗒嗒几步回到自己的座位

  我猛着撤销键把她好不容易做的东西全部删除结果自己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了只好对着萤幕发呆

  「你到底怎么了?刚才那么凶!」或许她在后面发现我有些不正常的发呆便发了条微信问我

  我只好回苦笑着对她道:「真的没事或者你当我间歇神病发作好了」她扑哧一笑白了我一眼道:「那你还不回去?剩的我帮你啦你不会担心我做不好吧?」「那好吧我刚才还真的一个字都写不出来后面请你谢啦!」我也不再矫对她点点道:「那我先走了的!」「俗!」她嗔道「等我好了发你邮箱」  出了我就在地铁站附近徘徊着一点也不想不想回家什么也不想

  有生以来第一次走了酒吧时间有点早并不多很安静所以我也很安静的听着音乐躲在角落里喝着闷酒

  我从来都不喜欢一个喝酒因为一个喝的时候会觉得酒很难喝难以可今我却觉得酒很好喝不知什么名字的酒倒呲牙咧的咽沿着喉咙直到胃里像是烧成了一条火线我咬牙切齿的道:「好真他!」当驻唱歌手开唱时我已经喝的有点晕一个抱着吉他坐在椅子昏暗的灯光顺直的秀发遮住了半脸这应该是一个清秀的正如她那听起来很服的乾净嗓音

  郭颖发来微信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她困了我说我还在加班或许今晚就不回去了她说能不能回家来?我说不行司的资料不能带回家你先带着一丝欺骗后的内疚我继续往里倒着暗红一边苦的咽着一边骂道:真他的难喝!

  这时唱道:

  「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

  中状元着红袍好新鲜

  李郎一梦已过往风流他如今在何方

  从古到今说来话长不过是而已

  这间苦什么怕不能遇见你

  这世界有点假可我莫名

  黄粱一梦二十年依旧是不懂也不懂

  写歌的假正经听歌的最无

  牡丹亭外雨纷纷谁是归说不准

  是归你说分明你把谁放那

  

  耳边的歌声让我愣住了手中的杯子搁在一动不动直到再一次听到「黄粱一梦二十年依旧是不懂也不懂」我突然鼻子发酸忍不住的一把酒喝自言自语道:「少年不识愁滋」然后自嘲的笑笑得眼泪要流出来了便努的忍着眼泪道:「他凉好个秋!」好像有电话来了拿起手机不耐烦的问道:「谁!」「我呀!东西发你邮箱了你赶看看吧怎么那么吵?你在哪?」「谢了!你要不要过来喝点?」我

  「?你自己吗?」

  「废话!来不来?!」

  「那那你等我」

  那个唱歌的走了带着她的吉他悄悄的走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她或许次再来这里的时候她已经不再了

  「黄粱一梦二十年依旧是不懂也不懂写歌的假正经听歌的最无可我最风流如今在何方不管是谁躲不过还是而已你问我怕什么怕不能遇见你是否你走过了我恍恍惚惚一瞬间」「呦你自个唱起来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抿着巧笑嫣嫣的问道

  「你想吓!」我眯着眼睛怒道

  「你今很讨厌!火这么!」她嗔道

  「我烦着!要么陪我喝酒要么就赶滚!」我不耐烦的摆手道

  「你!」她用尖锐的高跟鞋踢了我一脚道:「你真是个无赖!让我过来了又让我滚!滚就滚!」「别走!」我见她真的转离去便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有点她被我拉倒在椅子里

  「我很生!」她皱着眉道挣紮着要把手从我的掌中挣出来

  「我道歉!我错了!我混蛋!我贱!我不是东西!你说可以吗?」「你就是个无赖!」她嗔道看起来消了一些

  我苦笑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做你才不生了?」「你放手!我就不生」她说着便用的把手挣出来嗔道:「用那么」喊来服务员让她自己点酒闻着她的香我对她说:「我是不是又做错了?」「嗯?」她抬起来疑惑道

  「我觉得不该喊你来你应该回家的」我挠着发道

  「你今有病吧!老远的把我喊过来后就不停的赶我走?」她终于不了了怒道

  「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自己不该再手了」我借着酒劲不择言道

  「你什么意思?!」她红着脸嗔道

  「你说?」我眯着眼睛盯着她道

  「你!这个流氓!」她骂道

  我本以为她会羞恼的起在离开之前扭道:无耻!

  只是这一幕并未发生这是怎么了?今到底怎么了?世界变得好陌生有点假

  「你不走?」我纳闷道

  「我为什么要走?」她撇撇

  「你不怕我祸害了你?」

  「就你?」她瞥了我一眼不屑道

  「!」我低骂了一句「我今刚祸害了一个所以很难于是就来喝点酒」「?」她终于抬起正眼看着我眼睛是眼皮却是单的是画的如新月一般的窈窕「是你午出去的时候?我说你出去那么久」她撇撇

  「其实我出去一趟什么也没」我用的摇了摇晕乎乎的脑袋道:「也不是只是抱了抱然后就回来了哈哈」说罢我就像个疯子一样笑了起来笑得弯了

  「有病!」她道

  「是我他的有病!哈哈你不知道去年我破了她的次又了她本以为她不会再理我了谁曾想哈哈哈哈我了她竟然说她很想我想我哈哈你说傻不傻?」我一边笑着一边肆无忌惮的说道

  她目瞪呆的看着我我透过眼睛里的光看着她继续道:「我本以为她不是才发现我错了我本想只是玩玩而已见面后才发现我又错了她竟然对我说她很想我!哈哈你说傻不傻?!」「你哭了」她道

  「有吗?哈哈!」我抹了抹脸道:「这是笑的你不觉得我说的很好笑吗?我他的都了!你怎么不笑?难道不好笑吗?哈哈你说傻不傻?真他的傻!」「是她很傻!」她咬着

  「不!她不傻!曾经她心里有追求有希望真正傻的是我!不我也不傻我只是无耻而已」我抱着苦的说道

  「是你是无耻的!」她道

  「谢谢!这是我今听到最中肯的一句话其他的都是假的写歌的假正经听歌的最无」我问她:「我是不是很无?」她点点道:「嗯你是很无!」

  「我不敢不无!我怕我不敢哈哈我真无耻!竟然为自己找了这么一个藉哈哈喝酒!」她一直都没有动放在她面前的酒杯于是我伸手抓起她的杯子道:「你怎么不喝?真的怕喝多了我祸害你?哈哈」没想到她夺过杯子喝了个底朝轻蔑的对我道:「就你?你喝多了」「嗯我是喝多了你回家吧!」我扶着桌子站了起来晃了晃道:「看来我不能送你了」「你也走!」她道

  「我?去哪?我可不想回家回家会被子咬很疼!」我用的摇摇

  「走吧!出去醒醒酒!」她一边说着一边拽着我的服往外走

  「你刚才哼的是什么歌?」她问道

  风吹得脸有点疼也让我的脑子稍微清醒了一些我道:「记不清了以前听过在你来之前有个也唱过很有感觉」「无病呻」她笑着道

  「嗯有点!」我苦笑道「嗯?你是说我还是说她?」「当然是说你们啦!」她捂着笑道

  「

  「我送你回家?」她道

  「?」我吓了一跳道:「不至于吧!而且我不想不敢回家要知道我跟她说今晚加班的我一的回去岂不是定了!」「家有悍?」她眯着眼笑道

  「还好」我苦笑道乐着

  「家有老虎还出去找食?」她撇撇

  「

  「你过会怎么办?不会在马路吧?」她问道

  「我去开个房」我道然后借着酒劲笑道:「要不一起?」她红着脸瞪着我嗔道:「流氓!」

  「矜持啥?都是成年过了今晚啥都没了不是吗?」我低看着满是红晕的脸笑道

  「你是不是经常这样?」她笑着问道

  「嗯?」

  「经常这样直白、露骨的邀请

  「我想想!」我晃了晃脑袋道:「好像这是第一次吧之前我都是很含蓄的哈哈」她白了我一眼道:「我和你是同事哎

  「?」我打量着她笑着问道:「你的意思是?」「我走了不管你了!」她抿着笑道

  「要不你送我去酒店吧」我摊摊手道

  「不!」她道

  「

  我看着她了计程车然后车窗打开她冲我笑了笑道:「再见!」!我对着扬长而去的计程车骂道

  咦?刚才似乎、好像是她结的账?



  (六十八)



  特意去了司接待客户的定点酒店因为我知道那边有洗的服务我得用一晚的时间把的酒去掉

  躺在我对着黑和空低声道:「你假正经什么?」黑和空不语我又道:「她假正经什么?」世界本来是简单的因为有了才变得复杂那么我们假正经什么?

  「以后再也不假正经了」糊糊中我对自己说道

  

  几后我在北京开会的时候得知自己竟然通过了研究生学考试的初试月中旬去NJ复试和面试

  泥说过的地方就有江湖我想做一个有始有终的司撞到最后一然后轻飘飘的走也不想因为司的江湖在最后的半年多时间里被领导穿鞋——我还想再多混几个月的工资——所以第二便又老老实实的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

  电话里我对郭颖说今年的节没法陪你过了她笑道我收到你的我很喜欢

  我道希望我回家的时候还没凋零她道我已经瓶里了都会换

  我犹豫了一会个月中旬去NJ面试那边的她似乎愣了一片刻后道我知道了我们是不是又要分开了?

  我道每周我都会回来看你的或者你去看我你不是想买辆车吗?

  她道我要先买房子!

  我说买房子生孩子

  她撒的问道你想我了吗?

  这个问题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很熟悉熟悉得想也不想的便答道:想了!想的昨晚都失眠了挂了电话我愣了愣才终于想起了那个美丽的只是她的那颗痣似乎变淡了我自嘲的笑了笑然后突然很想听到她的声音了解她的近况正当我坐在着座机的数字耳中听着一声接着一声的提示音时我才想起洋彼岸的此时却是我无奈的扣电话叹息一声

  世界因为有了才变得复杂

  我想起学时候很多次给她打电话却因为那点可怜的自尊心总是在拨通后马挂断;如今我也很想给她打电话却担心电话的那一边无接听或者或者她不方便接听甚至更害怕听到另一个的声音我有些烦躁的拿起手机拨通后直接就问道:「你在哪?」「能在哪?在完饭有事?」

  「我想见你我提前回去不回家了」「什么意思?」她嗔道

  「你说?」我贱笑着道

  「我们是同事哎!」她叹息道

  「别假正经了!」我怒道「我明午到你洗白白等我吧!」不等她说话我便挂了电话

  !假正经!我心里

  很便收到了她的微信:你就是个无赖!

  我回道:过会我会订好房间海后就直接过去来不来!

  她道:那你就洗白白等我吧

  

  当我听到敲门声打开门后打量着我笑道:「洗白白了?」我脸一红有一种月台秀的被客论足

  本章未完点击[ 数字分页 ]继续阅读-->>
【1】【2】【3】【4】【5】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我的爱情渐色性路我当澡堂老板的那些年肏过的女人们红唇的诱惑和爸爸冷战我上了护士嫂子美母为妻我的糙汉继父很迷人绝望交响曲花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