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冬】(56-60)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APP网址部分手机无法打开,可以chrome浏览器输入网址打开

作者:纪见明
2024/06/11

  56.明

  “喂你在画什么?”

  又是那个讨厌的声音

  我看了一眼那个一副趾高昂的样子真讨厌懒得理他我低没说话

  “问你话!”他不恼怒地抢过我的蜡笔

  “还给我!”我很生这可是爸爸给我买的!

  “就不!”他洋洋得意还朝我做鬼脸抢走了我的画

  画一个孩正在荡秋千周围一片鸟语面是半个太还没画好

  他看了声笑:“我们的画都是叁个只有你的是两个你真的没有!哈哈哈

  我得浑发抖把他扑倒朝他脸揍了了他一拳

  他懵了似乎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凶应过来后又也朝我挥拳然后我们扭打在一起

  别都说我可我心里了一就是要打他

  周围的孩子们开始尖吵得我脑子嗡嗡的但拳一点都没他嗷嗷直聒噪

  忽然把我俩分开是老师来了

  我和那个孩在老师办室里罚站了一放学后老师来了家长于是我把事一五一十都说了

  “不就是一幅画吗的事年纪居然还打肯定一副泼样!”他好像很生

  “怎么说话的你是你子先挑事的年纪巴倒是你平时没少教吧?”爸爸好像更生

  “你家还打这像个什么话!”

  “怎么孩就不能打吗?难道了欺负还要忍着不成?”

  “好了好了”老师只好来劝架和稀泥平相当高

  最后孩不不愿地敷衍了句:“对不起

  我看着他一字一句说:“我不会原谅你

  所有都看着我但我就是梗着一场面陷沉默

  爸爸黑了脸“你们太过分了把我家孩子成这样!”

  “都道过歉了你还要怎样?不要得寸尺!”

  “我要不是的委屈能成这样?”

  “这个那个”老师又出来和稀泥

  我看看要哭出来的真没出息不屑地撇撇又看到爸爸和那个吵架丝毫不落有些角弯了弯

  索孩子也不我们没什么但是在回家路爸爸的脸还是很难看

  他背着书包牵着我我的手被他的包裹忽然我晃了晃两的手

  “不生爸爸”我抬看着他

  “好”他僵了一会才说

  回到家我的发已经被他就给我梳

  “疼吗?”他问

  我摇摇问他:“爸爸到底在哪?”

  “嗯这个”他叹了“你点长了就能去找

  “那为什么不来找我们?”

  他似乎是笑了一声梳子发的速度加了些“估计在外面玩得很开心你想你去游乐园玩是不是也不想回来?”

  “不是不好玩你都没和我坐过

  “咳这不重要

  他给我绑好了问:“皎皎你想要吗?”

  我想了一会才摇摇说:“我不要要原来的

  他一怔“为什么?”

  “不为什么

  “原来的就一定好吗?”

  “就要原来的”不然我宁可不要

  爸爸又叹了没再多说什么

  我看着桌子那张在打斗中被得皱巴巴的画面是一幢房子旁边的一个牵着一个孩在荡秋千两个笑得开心

  我看得有些发愣

  太还没画好

  但纸张渐渐泛黄、破碎、化为尘埃

  如同停驻的黑白电影般

  温见月惊醒了过来

  又做梦了

  一片漆黑的寝室只有室友清浅的呼吸声窗外透出零星几缕光线空调送来的暖让她脑发晕

  有所思有所梦

  可明明

  明明白已经尽量不让自己闲来胡思想了来临时那个影还是飘忽到了脑海里就连梦中也无孔不最近更是连连想起那些陈年旧事无一例外都和那个有关

  温见月翻了个恍然想起来今似乎是圣诞节就放假了她送了加藤纯和几个同学随手买的苹果祝他们平平安安加藤纯感动的差点流眼泪得她十分不好意思

  秋季学期暂告一段落可她却开心不起来打采加藤纯喊她出去玩说要报答她她连忙摇编了七八个理由把过分的加藤糊了过去

  唉出了校园说不定又会遇见那个一家虽然芝加哥不至于两室一厅那么可巧合无不在生无不相逢要不然她怎么就正好被顶换生项目要不然就怎么正好是芝加哥要不然怎么就正好是那一遇见他们?

  她又翻了个幸好这里的板够结实没有发出太的响声

  她想他了

  可惜他们的时间老是错开不仅黑白颠倒学期假期更是完全对不更别说现在是A的期末学生和老师个个忙到脚不沾地估计他现在还在工作

  心里空空的像是装满沙子的沙袋破了个细沙飘落纷纷扬扬满地狼籍

  只有他能堵

  她向来是没什么安全感的和寂静能把心中微末的不安和惶恐无限放她甚至想马飞回国

  她怕了因为那个的出现

  理智告诉她那个已经结婚生子移民国外如今家庭美满看来也不打算和自己有过多关联可心里还是发堵那与生俱来的、流在里的、刻在基因东西都在提醒她——你僭越了

  陈鸢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获得温见月这辈子都不奢望得到的东西

  更可笑的是在那个光灿烂的一温见月甚至想恶意满满地告诉陈鸢——喂你知道吗我和我爸

  就让她发疯吧

  可概也只会得到陈鸢一个嫌恶的眼神再不屑一顾地回她一句——恶心

  陈鸢生抛弃她如今过了幸福美满的还淡淡地用一句“都过去了”企图抹掉过去二十年的不管不问

  她当然恨陈鸢埋在沼泽地里的恨如今又被刨了出来又烂又臭

  更令她绝望的是她连报复都没有办法所有的苦涩都由她自己品尝她像个丑一样独自起舞稽又可笑

  可这时又有一个声音问她假如当年陈鸢是一个好你还会拥有现在的一切吗?

  当然不会

  她会拥有一个正常的家庭平凡地长学习、工作、谈恋、结婚、生子总之不可能她的生父

  照这样来说她应该感谢陈鸢当初一走了之咯?

  黑她笑出了声

  如此荒诞

  57.新年乐(微h)

  加藤纯来芝两年了从没有参加过华学生们举办的新年晚会去年好不容易走出社恐到了一个中国好朋友这才知道了他们传统新年晚会的存在结果此时此刻这位朋友正心不在焉地玩手机偶尔看看台一群歌舞然后继续看手机

  灯光炫酷舞台明亮歌声嘹亮时不时还有观众们的尖氛十足可这位仿佛有道屏障隔绝了所有的

  “你觉得他们表演的不好吗?”加藤纯问

  “呃”温见月瞄了一眼台“好看真的好看”就是有点不伦不类的

  好想念和爸爸一起跨年的两个窝在沙发边看晚边吐槽或者是脆拿它当背景音两个在家里做火锅总之什么都比这个强可惜这里不过也不放假过完周末她还得去

  独在异乡为异客当初那新鲜劲过去之后就是复一的归心似箭现在她总算明白游子为何一定要落叶归

  她又打开聊看着她和温尧最后的消息记录还是二十个时之前的他说他在D市

  D市去那里什么?

  温见月想了一会估计是那位远在南方的姑奶奶回来了往年总是这样姑奶奶回去他们也就回去一家闹闹的她却觉得好不自在

  加藤纯看她一副神游太虚的样子问:“你在想什么?”

  “我想”温见月摇摇“我什么也不想

  加藤纯挠了挠也不知道她究竟怎么了最近一段时间似乎都闷闷不乐的以前还乐意和他们一起出去玩后来脆变成宅怎么拉都拉不出去所以她到底是怎么了?想不明白加藤纯更用地挠

  手机振动温见月收到了一条消息

  忽然加藤纯感觉她整个都好像僵住了只是地盯着手机屏幕

  发生什么事了?加藤纯想问问她结果一秒她就冲了出去加藤纯一惊意识拉住了她

  温见月感觉被从后面一扯刚转过来就撞到了加藤纯怀里鼻子磕到了她的肩膀

  “你没事吧?”加藤纯有些懵

  温见月鼻子:“没事”她这个朋友哪都好就是骨架也真不像个孩子

  “我朋友来找我了

  “哈?”

  温见月没空跟她解释甩开她的手就跑了

  加藤纯彻底懵了看着她的背影忽然有种直到此时此刻温见月才活了过来的感觉真是奇怪

  会堂里暖和无比可室外正狂风寒雪肃肃她无心去理会这些心跳骤然加满脑子都是那条九个字的简短消息在她的世界里掀起了惊涛骇

  “皎皎我在你们校门

  温见月发誓在她过去十几年的学生生涯里绝对没有像今这样用奔跑过——即使是测八百米和课冲食堂虽然很害怕会摔倒但是没关系她不怕

  可现在的问题是他怎么突然会来?他不是说在D市吗?那姑奶奶?为什么他要过来不提前和自己说?莫不是要给她一个惊喜?

  她逆着风雪穿过傍晚校园里的明明暗暗终于在路边看到了那个想的即使压低了帽檐戴着厚厚的围巾穿着练的风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

  或许他就是然发着光的对她的吸引是致她想

  像是心有所感温尧转也看到了她

  说不清到底是谁奔向彼此的速度更最终他们相拥之间几千里的距离瞬间归于零

  他们的心跳同样剧烈他们的呼吸同样不稳他们有一千句、一万句相对彼此说的话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到底还是用这种最直接的方式来宣泄腔中四溢的感

  这一难舍难分世界是冷冰冰的可只有眼前这个才是温暖的相贴牙齿轻轻触碰更是纠缠在了一起缠绵呼吸之中带来的竟然有些醉

  他们也不知道抱着对方拥了多久仿佛只是一瞬间又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直到有路过时轻咳了一声他们这才如梦初醒——这还在学校共场合影响不好

  温见月看到了那个是个神矍铄的老鼻子红红的发被风吹的七八糟拿着钓鱼竿感叹了句:“多么美妙

  温见月只祈祷那不要是某个学院的老教授不然她得尴尬她把脑袋埋了他的还是装模作样地问了句:“你怎么来了?”

  明明一副得意和开心的语还要装作波澜不惊温尧好笑着她的“不高兴?”

  “别薅了要秃了”温见月拍开他的手温尧捉住她的说:“送你的新年礼物把我自己打包好送过来满意吗?”

  温见月噗嗤一笑“满意”语又转了一弯“你要是把自己洗白白送到我我会更满意的

  没想到温尧却没有哭笑不得而暧昧地在她耳边说:“真的?”

  温见月想法不言而喻

  “走去酒店”他拉着她的手就朝外走“不远我的行李就放在那

  温见月就乖乖地跟着他此景温尧忽然有一种自己是不良少年拐学校里的乖巧好学生去和他开房的错觉

  酒店离学校不远最妙的是离中国城也不远在高楼的窗远眺唐一片火红的闹景万家灯火宁静美好

  刚了门温见月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又温尧被她推着背靠着墙心想刚才果然是错觉哪有乖巧好学生比不良少年还迫不及待要的?

  或许是空调的暖开得太足他们都感到了相同的炽忍不住褪去外物让对方来缓解自己的

  他们缓缓向移动可惜耐心有限温见月直接把他扑倒二话不说开始解他的皮带

  那眼神在温尧看来活像个饿了千八百年的中饿鬼像是妖见了唐僧也像是狐狸见了穷书生

  他想把她压在可没想到她先一步扒开他的一把住了那坚

  温尧看着她心里忽然有个念明白她要做什么可还是很虚伪地问了句:“你什么?”

  “这是回礼”说完她便轻轻地含住顶端的蘑菇

  “唔

  回礼?噢他把自己洗白白打包送到她的回礼

  温见月扶住茎心里想着她无聊时曾看过某个黑网站的视频学着那里面的动作缓缓尖戳戳顶部的马

  本章未完点击[ 数字分页 ]继续阅读-->>
【1】【2】【3】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我的爱情渐色性路我当澡堂老板的那些年肏过的女人们红唇的诱惑和爸爸冷战我上了护士嫂子美母为妻我的糙汉继父很迷人绝望交响曲花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