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猎人】(9-10)(重生、校园、后宫、凌辱)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APP网址部分手机无法打开,可以chrome浏览器输入网址打开

作者:孤帆
2024/07/10

  PS:作者再次重申故事发生在平行世界家不要过度代


  看到有印象的物名字啥的当成平行时空的另一个经历相似的就好

               第九章 偷窥

  鲸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眼前袭自己的陌生少年突然得寸一只手在她游走另一只
部压着的手也不老实先是掐了一疼得她差点出声
接着在两片又捏又还试探地向方的缝隙

  那里不行!

  当拇指之间的会阴隔着布料肆无忌惮仿佛有一道
电流从间直通向灵盖让她不自打了个寒颤

  脊椎条件地绷她用双手拽着少年的左臂试图阻止前作怪的
结果显而易见柳条般柔的双臂本无法抵挡壮实的胳膊
盈盈一的双飞速沦陷那无推搡的动作甚至带有几分拒还迎的挑
如果有外看到这一幕概会误以为是她主动拉着少年的手臂

  的手掌同时发拇指越过会阴抵达阴道轻轻一就让内布料
缝间然后隔着布料一轻一重地压至此最敏感的两
器被少年的双手完全掌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不行了!

  她缓缓闭眼睛抵抗意志逐渐瓦解双手绵绵地耷拉在少年的臂弯
鼻腔里挤出若有若无的呻

  这就投降了?

  亏我之前做了那么多心理建设就这?

  陈云咧攻节奏左手不再满足于隔靴搔直接探V领
的白衬衫从光平坦的一路罩边缘;右手微微用抬起
拇指和食指找到牛仔门襟拉链环轻轻一拉就让纤细双之间的
门户

  中指穿过门襟正要向探索走道尽突然响起皮鞋踩地的蹬蹬


  两像触电一样分开陈云以此生最的速度钻卧铺的被子里只露出黑
乎乎的后脑勺;鲸手忙脚扯平衬的皱褶又提了提有些垮塌的衬
型领

  刘振东回到卧铺旁第一眼就看见子正躺在铺双眸闭、发丝散
脸颊浮现出若隐若现的沁出点点香汗

  不知为何他突然感觉今子无比

  暗自咽了唾沫他左右张望见附近的旅客都已「熟于是
悄悄衬衫、解开皮带只穿一条短和袜子做贼一样爬掀开被子
钻了

  子不耐烦地侧过似乎没有那方面的兴致

  刘振东不甘心地压手在子裆部试探发现牛仔门襟居然是
开的心底顿时一乐暗道:分明已经发还在这假矜持都老
装个啥?

  话虽如此份摆在那里鲸毕竟是京都官宦世家的千金刘振东
多年在子面前抬不起还被岳父岳各种嫌弃、鄙视早已养成了惧内的
哪怕在都不敢用过猛生怕

  他心翼翼在子门襟开的裆部隔着牛仔用二指禅挑另一只
手攀到还没探襟就被不耐烦地拍开

  不对中央都透了怎么一点不配合?

  刘振东丈二的和尚不着放往常成这样子早就动地配合了
哪像今晚连奶都不给

  是因为在火车车厢里周围多?

  他意识望向对铺原本背对着他们孩不知何时翻了个变成正对
他们铺了不过孩双目闭、得很熟而且又隔着被子即便偷
窥也看不到多少

  没问题吧?

  他低想要子的耳朵又一次被子躲开

  肏老子还不信了!

  家庭地位再低刘振东也是也要面子使尽浑解数挑、却被结婚
近十年的子在连续拒绝让他的尊严遭了重挫伤

  况且在自己的门店量倒闭濒临破产的时间节点子的一再拒绝可谓
浇油让他愈发感到不安

  心里一他直接俯从后掀开子的衬衫沿着优美的嵴线向
过最低的山谷尖顺着向升起的山丘方露出的线里

  「鲸发出一阵轻喘右手拒还迎地埋在部的
同时难堪地望了对铺方向一眼

  以她的角度正好能对陈云透过被缝偷窥的目光

  她不想在刚侵过自己的「狼」眼底表演活所以从到尾一直
在尽忍耐然而老今晚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居然想要攻她最敏感的门—
—分居以来已经很少用毒龙这类低三四的技巧讨好她了倒是刚谈恋
那会视她为神的刘振东经常主动要求跪她的后门

  「」她压着嗓子低呼牛仔还是被丈连带着内一起
到了膝盖附近后者狞笑一声双手用扒开两只丰腻的把整张脸都埋
沟里

  「卧槽!」陈云瞪眼睛

  由于两动作幅度过盖在刘振东的被子被顶起一道空隙正好窗
外的银月升到了高点让他借着月华看清了这流的一幕

  文质彬彬、长相憨厚的刘振东双手贪婪地掰开子肥硕的犹如猪
食一般用鼻在漆黑的沟里拱来拱去那万分饥的模样似乎把眼前
沟当成了盛满饲料的猪槽

  原本就白在月光渲染更加白亮了部、只露
出黑发的后脑勺形成了彩参差的鲜明对比

  此此景陈云只能在心底感慨一声:哥牛屄!

  怪不得能把世家千金骗得家都不要了和你私奔功如此了得活该你迎娶
白富美、出任CEO!

  就这样啃了半鲸倒是流成河了刘振东自己面却是半
毕竟千金再香眼也是有异刘振东本又不是什么嗜臭癖
了总有胃的时候

  「老好老帮我了半刘振东慌得不行赶忙
把萎的命挪向子比常一号的M

  为了重振雄风他都顾不遮掩直接掀开了二的被子光溜溜、直
子脸跨坐

  「起开!」鲸才不惯着他一巴掌甩在刘振东壮多

  平里别说想换个后式都得声细语求她更别提直接在她脸


  两个字「没门」!

  「求你看我刚刚那么卖的份」刘振东不了了
去又怕鲸生心里那个脸都急红了

  看他这副难的模样鲸多少有些心毕竟是结婚近十年的
虽说多年来分分合合终归有一点感基础在况且刚才自己确实被得很


  只是那个胆包家伙该怎么办?

  她侧过果不其然同陈云「暗中观察」的目光对不知为何心里陡然
升起一异样的感——这种忌般的哪怕和刘振东最恋时都不
曾有过

  她不开始幻想有更多在窥视自己和丈

  不仅仅是对的少年还有铺装的老左右隔壁起的中年
甚至还有在各车厢之间巡逻的帅哥乘警——事实早在刚车的时候她就注
意到那个年轻的乘警每次路过都会偷看自己的和脚

  看吧看吧凑近一点看再靠近一点

  幻想中少年、老叔和巡警逐渐聚拢在铺边炽烈的目光毫
不掩饰在她的脸和来回逡巡就等着丈到她脸把半屌一
点点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被丈脸也不是不能接

  好吧当丈浓黑的发愈发凑近她还是不由自主生出几分嫌恶
别是看到丈肥垮垮的肚腩和间带着妊娠纹的横沟时还有那条病恹恹的
虫也令提不起兴致

  实际刘振东的材在这年龄段里已经算好的了做了几年老板、
席也仅是微微发福奈何鲸一向注重保养三十好几还拥有少般袅
娜的自然瞧不材管理最近压刘振东几次主动求欢
不起来才会被子如此鄙夷

  换成那个胆包鬼就好了子的胳膊起来壮实材又匀
面那应该很有活就是个矮了点

  鲸突发奇想的丈幻想成陈云再把卧铺旁围观的陈云替换
成丈好家伙了!

  「——」她闭着眼张开宽阔的将幻想中年轻又漂亮的具含


  「噢!」刘振东打了个阴茎陡然涨了不少

  一次被是什么时候?他已经完全记不清了倒是被秘书庄葭钻
桌底服侍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庄葭的技术没得说份比鲸差得远要知道他那位老丈可是从部
长位置退来的!

  一想到初次家访时老丈看向自己的冷厉目光仿佛在看一只阴沟里的臭
他顿时得更来劲了!

  前部长的千金又如何?还不是要乖乖老子的巴!

  他洋洋得意浑然忘了自己刚才如何卖地伺候前部长千金的

  好景不长才享了一会那玩意不知不觉间又萎了

  「——呸——!」鲸正沉浸在幻想中突然感觉里的「年轻版棒」
重新变回了丈那条皱巴巴的虫子心里那个当即呸一声
把萎不振的虫吐了出来

  「别」刘振东急于找回的自信关键时候顾不子脸
一边往一边迫切地哀求「老你用手指杵杵杵杵就
好了

  实际他很想说「但碍于长久以来的「管严」话一出就变成
了「杵」

  「我杵得你听蛐蛐!」

  闭着眼的鲸隐约闻到一睁眼一看黑不拉几的门已经凑
到了眼前赶忙伸手捂动得京腔都冒出来了

  「好老只是杵杵我刚刚都那样你了!」刘振东清楚老
继续低声地哀求

  果然鲸迟疑了毕竟丈刚刚的确得很卖

  还有

  她悄咪咪瞅了对铺一眼发现陈云整个都钻了被褥里乍一看似乎已经
实际在被子右角掀开了一道缝依旧在暗中窥视他们

  这种在陌生面前「露」的感觉十分微妙她又一次火高涨忍不住挑
衅地瞪了对铺一眼

  臭之前不是胆的吗?

  喜欢偷看?

  有能耐自己

  她竖起中指故意朝对铺方向比划了一然后收回到面前作势要捅
前黑黝黝的眼里

  真捅

  偷窥中的陈云感觉一凉心道对铺忒重了居然喜欢被
也不提前沾点这么捅去怕是要「一」吧?

  眼看哥就要「残、满地伤」了好在侧酣子「贴」父
毫无兆哇呀呀哭起来清脆的啼哭声在寂静的

  「什么!让不让觉?」

  「谁家孩管一管!」

  附近被吵醒的游客纷纷怨怼

  「臭子!」刘振东七手八脚钻被子知道今晚的好事泡汤了

  「乖崽不哭鲸抱起子连带哄然而两岁的娃不知道了啥
可能是被父「欺负」的场景吓到了越哄哭得越厉害

  周围怨怼声渐渐多了起来鲸怕引发众怒抱起子就要离开卧铺
不明所以的刘振东拉住:「你去哪?」

  「带聪去餐厅车厢把他哄了再回来鲸白了丈一眼

  「等等我去吧」刘振东借着月光打量媳见她发散衫不整
牛仔门襟还没拉怕她这样去餐车不方便于是主动请缨

  鲸一愣不自然地望了对铺一眼

  刘振东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见对铺的子不知道啥时候醒了正侧躺着玩
灵通

  应该是刚刚被子哭声吵醒的有什么问题吗?

  刘振东不明所以以为子脸皮薄的病又毕竟她刚刚衫不整地起
概率被对铺的子窥见了一些害羞也很正常

  不过看年龄对方顶多才高中看见就看见呗又不会少一块

  再说车厢里又没开灯能看见多少?

  他心里暗自好笑作为豪门户的千金子的观念还是太保守了
都要防着

  「我先去了你好好休息实在不着可以和对铺这位帅哥聊聊
刘振东从她怀里抱过笑着调侃了一句

  当然后面一句只是玩笑话他不认为子能和十几岁的孩有什么共同语言
这样说纯粹是为了让子放松

  没想到话一说完倒更张了连对铺侧卧的孩也放灵通
脸诧异地抬望向他

  「奇怪」刘振东挠挠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了又不敢在卧铺车厢久留
只好带着满脑子惑和嚎啕哭的步离开

  他们所在的15号车厢与餐车的6号车厢隔着九节车厢光往返就要费不
少时间

  哭声渐远周围的抱怨声慢慢消停铺也逐渐传出熟悉的鼾声

  鲸浑地站着目光遥望丈渐行渐远的背影直到后者的影完
全消失在车厢间的隔断门后仍旧呆呆站在铺旁不动仿佛一座栩栩如生的望


  如果这时候铺有探出会看到一只手从俩对铺里明目张
胆伸出手掌贴着拔、绷的部曲线仿佛捏皮球一样在圆肆意


  「不要别这样鲸低声喃、拒绝着但完全没有像样的抵抗
动作只是在少年手掌越过耻骨沿、向前掏隆起的门户时稍微并拢双
延了一

  随着两指穿过敞开的链探门襟最后一丝抵抗也土崩瓦解


  本章未完点击[ 数字分页 ]继续阅读-->>
【1】【2】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澡堂艳遇我与妈妈的快活日子面包和爱情她都想要熟读水浒,鸠占鹊巢凌辱母上事记琼明神女录之风雪入寒宫妻子让我操女儿父亲的情人色孽圣经最爽宗主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