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柳菁英】 (第二十一章:一日夫妻下)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便太零零
字数:9394
2019/09/20

 七月底的火爆的已经持续了一周多时间们期盼的降温雨露迟迟没有
出现在预报中 -尽管有些地方雨成灾但在这座城市龙王似乎永远不在
线幸亏今空多了几层白云毒辣的光偶尔透过缝隙打在地面虽然
没能降去几分温度但能够时不时躲在漫的云影中的心理多多少少能
够获得几分清凉

  柳菁英踩着高跟鞋迈着两条逆牵着罗永走柳菁英
多年来穿惯了长就算曝晒在正午的骄也不会觉得有任何的不适而如
今换齐膝走在间浮动的微风三百六十度无角的滋着每一寸
肌肤那种解放感就像光着群中跳舞一样

  事实她的确光着因为的要求已经收袋里
间不停渗出细微的汗珠由于缺少那一层薄薄的布料的阻挡不停带
只给健美的肌肤留持续的凉柳菁英不默默感慨原来光
路是这样的清

  「在这里给我!」走了一段路罗永没来由的开始张吆喝

  「你找是不!闭好臭!」柳菁英停脚步扬手做势要打美眸
的左右张望

  等确信子的无遮拦没有引起路的注意柳菁英收手低声埋怨道:「别
得寸你不看看这里是做那事的地方!?」

  「嘿嘿你别你玩的你要愿意我都没脸皮在这里把
掏出来

  「我看你脸皮比城墙还厚!还有你不敢做的?」柳菁英赏他一个白眼拉起
这不害臊的手继续往前方行走

  两前方一条步行街这条位于商圈中心横幅十米宽街道正好位于两
楼的阴影之没有光的直正好为熙熙攘攘的流形成一长达两百
米的然庇护所如果从空中俯视攒动的就像是汇集的蚂蚁群自四面八
方不断涌向这狭长的空间

  有自然就有无限商机在密密麻麻中各式广播吆喝声不绝于耳
甚是嘈杂突然出现的柳菁英以她超模般的绝世材瞬间吸引了量视线但凡
是个活都不由自主被她的高度和美貌吸引过去然后惊叹于那对旷世豪
锦绣姿而挤在一起的被前推后挤缓步移动任何稍作停留都会给前
后方造成极的拥堵

  肩而过的行多暗呼幸运要不偷偷要不堂而皇之的盯着她那
两条无比修长的美更有甚者柳菁英的暗香恨不能贴在她的
芳泽这条街区慢慢形成一幅奇怪的画面以柳菁英子为中心流变
得更稠密子想往前走几步都变得更加困难

  「哎哟!」罗永迈步不及后的行挤开一个趔趄撞在了路心坛的
尖角

  「永怎么了?」柳菁英正在询问膝盖突然感觉到一她低一看
却是一支咸猪手正啪嗒在自己露的膝盖她虎目圆瞪旁的猥琐之
子的一甩将其撞了个盆满钵满

  换做以往柳菁英绝对会将这现行当场拿住带回警局好好招待此时威严
警却心有余悸若是咸猪手到了光抑或是哪个不长眼的挂开了
万一在引起那对她真的是比还要难的结局

  对社会伦理这座柳菁英怀有着发自内心的恐惧

  「我怎么就答应这混蛋挂空挡在马路跑!」环顾四周无数道视线
柳菁英鬓角不由渗出一丝丝香汗她耳泛红心底惊惶的波涛一高过一
一生不服输的她尽然生出了想要尽逃离此地的想法

  「我们去那边」柳菁英观察到路沿有一相对空闲的甬道护着罗永奋
群外挤出去

  罗永对刚刚的遭遇浑然不觉一边随着她往外挤一边发出感叹:「这条
饺子还厉害!这怎么都喜欢往多的地方凑!」

  好不容易带着子挤出柳菁英看见甬道内侧有两排镂空阶梯通向二
楼的百货商城她正准备往镂空的阶梯心念微动停脚步把罗永掰到自
声道:「走我后面

  「嗯?」罗永疑惑间只见已经抬起举着一只闪闪发亮的黑漆面
高跟鞋悄然踏了台阶以往龙行虎步威严满满的如今却扭扭捏捏
缓缓的向攀爬她的脚步异常谨慎甚至没有踩出一丁点声响

  「~」罗永恍然一步一趋跟在后面向心中暗笑
这么害羞得这么还不是给我看个够?我不光看过还要捅过嘿嘿嘿


  柳菁英还是不放心她两手向后边靠住将最后一丝
可能露的缝隙遮蔽起来而这一动作正好将那翘的轮廓勒出来
扭捏的步态的美左扭右扭藏青的丝织布料两团美又圆
正正的印在了后少年两只发直的眼睛

  眼前的景象得罗永心澎湃两眼忽闪忽闪的直脑海里邪的
一个接一个不停往外冒恨不得马就扑去抱住一顿狂哈喇子
差点就飙出来

  无奈周围都是眼睛要不然罗永打算至少得过把手瘾他只得努耸动着鼻
嗅吸着面前肥传来的香心中暗骂杀的怎么这么多
在家里吹空调不好吗都出来赶什么闹!

  终于登第一层阶梯柳菁英长苏一望向街道竟看到
有几举着手机往这边拍摄惊得她赶忙往楼角内躲去她心中愠怒自己什么
时候有过这种窘态?

  心中一瞬过的念发出柳菁英里不服输的斗志她双拳颤抖
怒哼不止暗自定决心就要光在街走!

  柳菁英斗志昂扬对罗永说道:「我们再逛两圈!今不回家
在这找个地晚饭!你

  柳菁英只见到罗永脸挂着一幅要流哈喇子的蠢样双目笑着在自己


  刹时间柳菁英无语凝噎挥手拍向额

  「龟蛋收拾好走了听到没有去找饭的地方还看?」

  罗永从无尽的幻想中清醒过来急切道:「我要!」

  柳菁英懒得搭理他啐了一就走罗永赶忙嬉笑着追了过去扯着嗓
嚷道:「我饿了我现在就要!」

  百货商城室内为中空格局二层乃是一颇为广开放空间中心耸立着一
只巨的熊型玩偶还有六层环形走廊犹如在一只巨
灯圈的螺旋纹路中

  这里流依然鼎盛但相较于室外流量要少了许多柳菁英哐当哐当踏着高
跟鞋飞速离去突然心有所感朝九点钟方向望去却没有看到窥视自己的
目光

  罗永调笑道:「你你耳都红透了就光个有这么害羞?」

  「今」那种被窥视的不适感越来越强烈柳菁英心中越
发觉得窝囊自己林弹雨都走过怎么就这么害怕别的眼光都不怕怎么
能够被吓成这样?

  罗永凑近踮脚悄声道:「老可以消火

  「老又黑脑的罗永一点不能内心的辛苦
像只傻雀一样在她旁边不停叽叽喳喳

  柳菁英只觉芒在背猛然再次转朝对面望去目光与位于环状三
层走廊对面的一位学生模样青年对移走目光装作无意沿路行
而去

  「又黑又黑又黑黑!」罗永光是哔哔还不够兴致
还边走边唱开了他瞅见周围没向胆边生举手向了


  柳菁英猛的一咂抬手就是一记脑瓜朝罗永脑门飞去混蛋多少双
眼睛在盯着还敢来!

  哐————

  罗永眼前一黑嬉笑的脸蛋僵住吐出一半的歌词被生生的打回了肚子里!

  「嗝」随着脑门震荡波传遍少年顿时觉得四肢不分五行
颠倒六神无主七窍生烟他还来不及发出惨便眼前一黑了过去

  柳菁英呼吸一自知今无论走到哪里都逃不过被窥视的命运
打破这个心结唯有不断经历将心境磨砺到一个新的境界任何事
输了逃避永远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想通透后柳菁英竟觉得心畅了许多背后的不适感亦得到极的缓解
等她回过神来才对敲了子脑袋稍显懊悔

  柳菁英拉了拉罗永的轻声致歉道:「不是故意敲你你刚刚不该
这么多看着

  「永?永?」柳菁英接连唤了几声罗永也没答应还是懵在那里

  柳菁英面尴尬本该是以子为主的游戏但刚刚心里被盯的发
他又敢动手动脚怕闯出什么幺蛾子只得的先让他老实

  柳菁英在罗永眼前晃了晃手他的眼神终于恢复了些许光彩转而闪动着熟
悉的畏惧柳菁英无奈的撇了撇拉着他的「别傻站着等到没
的地方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柳菁英走远后片刻对面五楼梁柱后闪出一道那道影似乎害怕柳菁
英再次突然回迅速的扫了一眼她远离的倩影而后转隐没在了建筑物内

  「好啦给你道歉别生了好不好?」柳菁英中途买了副能够遮住
半边脸的墨镜戴又安稳了许多恢复了平的步态放开自信的
走了起来

  就是罗永变得像闷瓜似的同他说话也没有看到前方有一家不足
的咖啡店柳菁英去随便点了两杯饮料寻到一个无的角落坐定

  柳菁英罗永的脑袋嫣然一笑「这里是个好地方要不要让
陪你做的事?」

  罗永冷冰冰的不答话那一记重击让他意识到老虎的不得
玩游戏无异于与虎谋皮高兴了能够陪自己玩她却喜怒无常随时
可能锤爆自己的狗结底在玩自己

  柳菁英往罗永边挤了挤抱着刚刚锤过的脑门了一耐心向他解释
道:「听你的话光着腚子在被多少盯着一开始真的很不习
好害怕要是被别发现

  「刚才不知道为什么变得非常控制不住才敲的你你理解
好不好?才意识到自己也有胆子的时候在试间里你也把
吓得半我们算扯平了吧

  罗永闻言面无表的朝砸吧眼睑言又止柳菁英拉着他的
放在自己后面柔声道:「明白是我事先答应你陪你玩游戏所以都
的不好不生保证接来陪你好好玩

  「什么游戏我都不玩了你玩我就好

  「别说怎么能玩你呐?」说话间柳菁英万般柔的拿额抵住罗
永的额「要不你敲的脑袋随便你拿东西敲

  罗永顿时无语再多想想自己今有些事的确做的不对歉声道:「
我不是生你的我不该在试间里那样做也不该我太得
意忘形了是我不对

  罗永言辞恳切鸟依的靠在短短三言两语子二又重归
于好

  嗡~嗡~嗡~

  这时罗永的手机振动了起来出来一看偷偷撇了一眼迅速将
电话掐掉

  柳菁英双目若观火笑道:「是怎么不接?」

  「那个次跟张阿那事后我说会找她我估计就是之后
我会找机会跟她说把事解决好

  「那你现在打回去电话里跟她说」柳菁英眨眨明媚的眼睛接着说道
:「待会你们聊的时候替我问一些问题

  她掏出一副耳机在罗永的手机再掏出自己手机在罗永面前晃了晃
我不出声想问的问题你看我的手机屏幕

  罗永犹豫片刻只得拨通了张晓璐的号码铃声刚刚响起对面张晓璐就秒
接了起来「哥有没有空我来

  「张阿你听我说之前是我做错了事我们不能再见面了」罗永打断
张晓璐单刀直说出了重点

  「哥」手机那了沉默罗永也不知该再说些什么为好这时
柳菁英将自己的手机推他面前罗永瞟了眼的手机屏幕纠结无比的望
看见她微笑着朝自己点

  罗永迟迟开不了了半缓缓对张晓璐说道:「额跟我做
服吗?」

  张晓璐回音里带着「嗯翠很

  柳菁英飞速打出一行字罗永看后开道:「你找我就是为了再服一次?」

  电话那张晓璐似乎有些意外然后立刻斩钉截铁的答道:「翠喜欢跟哥
但不是为了做才找哥我只是想见见哥哪怕聊一会也好

  张晓璐一一个「哥」柳菁英听得浑继续在手机
写给她的回话「你很寂寞吧我也很寂寞没事我们可以在电话里聊心事
你老平时应该很少陪你跟我说说他

  罗永将「你老」换成「李叔叔」转达给了张晓璐

  张晓璐接着答道:「我老明他这几年整个都埋在了生意里
但是不管再忙他每都会坚持回家就算半也会回来工作的时候我们
流的机会实际很少周末的时候他一定会出时间和我还有佳妮一起
是很多话翠都不好跟他提他难得放松翠不想去说难过的事

  柳菁英:「你觉得他怎么样?」

  「我老是个很好的三年前的事对他影响真的很我能看出
来他拼命工作就是不想让我和佳妮再过三年前那样的生活他想让我们
」张晓璐的声音有效消沉「哥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对不起他


  柳菁英:「你是他的我理解你我们只是聊聊跟我说说你们多久做
一次?今后你们应该多做一些

  「这三年我们可能一共只做了几次最有印象的还是在是还清高利
贷那明他工作很累回家都直接休息有时候没亮又会出门去工作
翠早些时候劝过他但没有用

  「后来因为王他们甚至觉得他不在家里更好我带回家
做了那些丑事

  柳菁英打断了她「所以你老工作忙是你寂寞和出轨的理由王朝勇
王子傑还有永都是你排解寂寞的办法现在永拒绝你也许以后你还会找
其他

  罗永感觉有些生这档不好对她讲话只能改称谓原封不动的转
达给张晓璐

  「不不是的!翠绝对不会找其他翠永远哥和老翠不会
再做错事了!」

  「哥你相信我呜呜」手机中传出张晓璐的泣声

  「奇怪的」柳菁英无奈的感叹道接着盯着子发出一声苦笑低声
自言自语「我没有资格说她吧

  

  本章未完点击[ 数字分页 ]继续阅读-->>
【1】【2】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似似花,梦蝶香花,为在意的学生使用媚药吧!末世美利坚我和女同桌的那些事淫情通天路被博士俘虏的高贵灰狼最终还是变成了肉棒下的母狗禁脔遥不可及的记忆在男尊世界的幸福生活情天性海同人之宁卉的秘密笔记纯情魅魔竟然是jk哒!移魂与妈妈的丝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