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柳菁英】 (第二十二章:光与影,阴和阳)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便太零零
字数:10641
2019/09/28

  新的早晨柳菁英扭动着半的曼妙姿支起了懒轻纱薄被从
饱满的她打着哈欠缓缓的爬了起来丰姿冶丽的形好似破茧而
出的蝴蝶在晨光照耀散发出阵阵的

  听不到屋里传出声响柳菁英心想子果然一早就跑了昨晚他和铁哥
们煲了电话粥说是第二要早点去熟悉工作流程

  柳菁英起了玩心时不时两句光了哪知这
得跟个定的老木鱼似的怎么敲都敲不出个声响

  通过这段时间的密接触柳菁英自信对子的了解程度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他就是一坨黄灿灿的海绵吸了就膨胀了就半不活倒是弹还不
轻易不会被压扁

  总而言之子现在最的缺点就是心还不够稳当他的行为方式时常摇
摆不定容易到外界的影响若要做到知行合一坚韧的魄和正确的生观
缺一不可这些都需要时间去教导

  「得好好调教调教他」柳菁英这样想到的抖了抖前的美猛虎
出巢似的一记纵跃

  柳菁英来到客厅看到桌摆着早餐和子的留言她捻起纸张艳逸端庄
的脸庞如桃盛开流光溢彩的明眸不笑出了月牙弯弯

  她笑的读道:「此去打工定不负厚望勿念

  「呵呵瓜怂还整得文绉绉的咦?面还有」柳菁英看到纸张末
尾还有一段继续读了起来

  「PS:昨你偷偷我都知道念你是初就不跟
你计较了我自觉心境又了一层修成正果指可待(^_^ )

  柳菁英无语甩飞字条打开电视咧咧坐餐桌起了子准备好的
早餐她打开电视一边喝着豆浆一边饶有兴致的听着屏幕里的新闻播报

  电视屏幕里传出新闻主播的声音「最近警方接到线报说这两名蟊贼又
出现了

  「打工系不可能打工滴这辈子不可能打工滴做生意又不会做就系
偷这种东西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看守所感觉像回家一样我一年回家年三十晚我都不回去
就平时家里出点事我就回去看看这样子在看守所里面的感觉比家里面感觉
好多了!」

  记者:「为什么?」

  「在家里面一个很无聊都没有朋友朋友玩了里面去个个都是
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在里面!」

  

  悠悠哉哉完早餐又过了半个柳菁英收拾妥当披挂的警服
带着昨在苟生那里收到的茶盒驱车来到了警局

  她跟照面的同事打了几声招呼便径直走向局长办门也不敲就推开了
室的

  陈局长狐疑的眼光似乎在问这几你不该在家休息?柳菁英一脸笑的将茶
盒推到了他面前「老陈送你盒茶叶

  「今吹哪门子风送我茶叶」陈局长也没多想笑呵呵的伸手将茶盒接
了过来

  「这不内部调查吗当然是贿赂

  「好好我这正好缺茶你这贿赂也来得合适省了你嫂子破费!」陈局长
打开茶盒刚扫过一眼他脸的笑容立马僵住手腕就不自觉的发茶盒「
嘭」的一声掉在了地

  陈局长赶忙将茶盒捡起来略显张的盯着柳菁英不解的问道:「
你这是要玩什么样?」

  「不是说了吗是贿赂」陈局长闻言眨巴眼睛似的呆在那里
柳菁英看得暗自发笑继续说道:「我昨收的贿赂这不觉得放家里不安全
孝敬你老陈心里踏实点

  陈局长无奈道:「说正经的这钱哪来的可开不得玩笑!」

  「好吧我老实」欺负老实就是这么好玩不过柳菁英也有分寸
向陈局长解释道:「是这样安东他们的正当生意暂时做不起来我想给他们找
点事做我打算咕叽咕叽咕叽

  柳菁英面带微笑一五一十将她勒索苟强行要求的经过告诉陈
局长首先是让他们的

  陈局长消化了片刻沉声默语道:「嗯叶子强那批来后势必会在
市面流通配合场清理行动可以把流都到斯嘉蒂会所去我们必然会
抓到一些脉络也对给安东找个落脚点如果叶子强要跟他再次接触我们好
掌控

  柳菁英不置可否立在一旁笑而不语

  「不过你这胆子也忒!哪有这样先斩后奏再怎么样流程也该走一走
陈局长做事一向四平八稳极守规矩

  「部就班的走流程拖多久也定不这不局里查内鬼吗哪有空
开会待会我打算去趟省城也跟老师汇报顺便问他对谁泄露的消息有
没有线索

  「你是必须得找季厅长我可给你不住我才给省厅打了报告就我
这几走了几步路都要给边说清楚倒是你说面让安东运我心里
怎么总是觉得不得劲?这不就成了官贩?面居然和国际罪集团合作你说
什么事?」

  柳菁英正道:「我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无论他们在国外做什么我们都
管不着再说如果没有安东和他们俄罗斯黑帮这次“绿蛇”不会露对了
现场有没有新消息?」

  「没有我总觉得这次没那么简单要说我们这边有给叶子强通风报信
他们不光不跑还要像五年前那样伏击我们焰之嚣张发指!」

  柳菁英附和道:「他们有恃无恐自然嚣张

  「问题是他们胆子哪来的?事了他们有把能像五年前那样跑得掉?
这次是在市区不是荒郊岭!」

  陈局长越说越双手住空比划道:「他们居然有加特林!哒哒哒
冒蓝火那种!当时接到安东报告说难听点吓得我是流!」

  柳菁英不经意的轻轻侧躲过陈局长中飙出的唾沫腥子淡然道:「表
来看伏击警察倒是符合绿蛇团伙的作风但是老陈近五年来“绿蛇”彻
底销声匿迹他们要是不怕不会藏那么好

  柳菁英直视陈局长「如果我是叶子强在得知这次围捕行动后会在第一
时间再次间蒸发“绿蛇”没有任何动机和我们警察火并那是自寻

  「啪——」陈局长猛的一拍桌脖颈涨红叨叨道「可他们为什么不仅没跑
还要打算抗法?退一万步讲就算这次抓捕行动失败我们也能抓到他们的
马脚真的就一点不怕?你说他们这是了龙心豹子胆了!?」

  「老陈街都是探我们当晚果断终止行动也是想到可以靠监控
先追踪到他们等安全的时候再动手」柳菁英双手环抱半边部悬空靠
着办「这两局里也安排了不少警盯梢还不是没追到半点线索

  「说的也是!周围几百个探他们怎么可能在我们眼皮子底消失得无影
无踪?愣是一溜影子没拍到真他奇了!」

  陈局长爆出一句拳敲着额又掏出一香烟点坐回位置
即陷了沉默

  柳菁英一边抖脚一边笑道:「走的暗道吧还有十里巷的他们应该
有掌我们所有的布置选择了监控盲区

  「专案组里有内鬼」陈局长的吸一香烟猛然呼出一氤氲

  「内鬼先不提我们先从叶子强这次行为的动机来分析分析从事后来看
叶子强更像是在给我们作一出戏就是要把我们吓得“流”

  闻言陈局长皱眉抬眼「你是说——」他略做整理后问道:「有五年前的
案例这次位置在十里巷工业区要是发生势必会波及到无辜市民
所以叶子强定我们不敢强攻?」

  柳菁英言简意赅答出一个对字陈局长面目凝重继续慢慢梳理道:「这样
的确说的通那他们就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安东的在安东面前炫耀武
了把我们吓跑?」

  柳菁英朝陈局长点表示赞同示意他继续分析

  「也没道理叶子强何必唱这一出?」陈局长想了半响想不出缘由
会不会本没有内鬼他们只是单纯的给安东炫耀武器装备安东正好提醒了我
最后凭空消失是因为他们的撤退路线是我们的布控的盲区!」

  「呵呵老陈你当写说呐哪有那么多巧合

  柳菁英在空中比划出重机突突突的手势「叶子强饱了撑的扛一杆哒
哒哒冒蓝火的玩意出来炫耀又不是孩子家炫耀玩具

  「那你说说是怎么回事」陈局长老脸一红起了闷烟

  「老陈既然有内鬼那他们一定知道安东是我们的“毒饵”你认为在安
东已经份的前提叶子强为什么要继续和他谈合作?」

  「跟我们演戏嘛」陈局长张言又止红了脸急切道:「
有什么想法赶说说我能想明白就不会跟你在这废话尽耽误时间!」

  柳菁英:「要知道这次安东过来是总局直线联络的老师他老家再直接
通知的老陈你而老师照规章制度给几位省领导做过行动报备

  陈局长双手一摊「我知道所以你怀疑几位省领导可位领导可以通知
叶子强有多远藏多远没必要给我们追查的机会不是?」

  「就是这样我才怀疑现在一切疑点都指向我们行动组内部但是解释不
了为什么叶子强不跑非要跟我们演一出伏击警察的

  柳菁英盯着陈局长说道:「假如我们行动组内部查不出问题?我说假如—
—我们行动组所有都是净的这回再查个底朝还是查不出个所以然
来?」

  「嗯」陈局长沉片刻住烟的手指僵在半空中一缕灰烬散落在办
工桌

  「你的意思是查到最后只有不了了之和五年前一样?」陈局长朝
板竖起左手食指「而真正给叶子强通风报信的我们可能永远查不到

  柳菁英循循善「五年前我们首先怀疑过自己整整查了两
年时间无果而终专案组这些你我都知知底出问题的可能几乎没有
这次行动是老师牵线由我直接领除了专案组的老成员都是一晚临时
在各个分局调的警

  陈局长适时接话凝重道:「而且有了五年前的教训这次行动的时间
点和细节都是分在出发前一刻才定但叶子强恰恰可以绕开我们
所有的布置全而退证明肯定有给他通风报信内鬼要不在指挥车内要不
就在省厅!」

  「这就对了老陈你觉得我们现场泄露消息的可能还是省厅内的可
?哪些有资格在省厅观摩这次行动?」

  「你的意思我懂了要的就是这种说不清道不明效果绿蛇不露
嫌疑最绿蛇露现场的嫌疑最只不过」陈局长埋挥去桌面
的烟灰有些无奈「还是没有证据

  柳菁英从办道:「通过叶子强在安东那里订购的
至少证明他在我们眼皮子底有一张巨的销售网络这张毒网一直都在我们
居然没有发觉

  「是想想很可怕这几年新型毒品有泛滥的趋势影响范围是越来越广
毒贩也是越抓越多这背后的原因值得我们」沉默片刻陈局长面
低声道:「还是我们的失职

  「凡事往好」柳菁英拉长了声调「“不是我们不够好是敌太狡
猾~”」

  陈局长挥挥手无奈的笑道:「我还有一件事想不明白面的分析
叶子强他们一定不会和安东再次接触那些也一粒不会出现在市场既然如
你让安东去斯嘉蒂会所有何意义?」

  「陈老总我想送过的去的不是老师说过要通过挖毒网
除去叶子强应该还有我们掌不到的罪团伙

  「季厅长是讲过要借安东的背景挖毒网可这算哪门子挖法?」

  「以毒攻毒

  柳菁英见陈局长面阴郁目露不悦之沉声正道:「你别瞪我我知
在我们的立场绝不该办这样的事但就算现在我不做边也迟早会有
差不多的安排从长远看确实利于弊

  柳菁英直指陈局长的心结继续剖析道:「具来讲面应该有两步走的
安排第一步安东背后的集团不会继续向我国市场供货同时也会积极同我们
提供各种游买家信息就像这次第二步在国内以低价品冲击市场
游经销商再顺藤摧毁整条销售链

  「试点应该就在我们市这是国家目前的政策从国外斩断货源在国内
捣毁销售渠道从而遏制住泛滥的趋势自外而内先把成了候的
都打掉之后零星冒的见一个端一个

  陈局长沉默良久没有回话柳菁英心知他对类似的做法很抵触也不再多说
准备去省城见见季厅长向他汇报自己的计划

  「等等」陈局长住即将离开的柳菁英屉里拿出几只信封
再从外套袋里掏出一沓钞票分成六份挨个信封中

  陈局长起先是心翼翼的将桌的茶盒收好又在里里外外了一
凑出几张零星的钞票连同信封一道递柳菁英手中「我没时间你顺道
买点东西再帮我把这些钱送过去

  「嗯」柳菁英轻轻应了一声看着陈局长略显老态又有些落寞的
然开门离去

  自十来年前柳菁英刚刚调到本市警局陈局长就是她的顶对于陈局
长的评价柳菁英可以用兢兢业业恪守本职来概括他是个好是个好警察

  走向停车位的途中柳菁英拨通了子罗永的电话「喂?你那里怎
么样?」

  「!我没问题瑶瑶在教我怎么做事!你放心!」

  「加油别偷懒可要记着被炒了鱿鱼可还不债咯

  

  游乐场眼冰室的某个后台房间内

  「哪能为了工资我指定好好要不先挂了吧?瑶瑶还在旁边等着
?现在不方便那好吧

  罗永偷偷捂住手机啵了一随即挂断了电话

  他接着回询问王梦瑶「兄弟吸管箱子摆哪里刚刚没听清你再跟
我说一次

  他和王梦瑶站在冰凌店后台的储物室里面十五见方的空间中三面储物
架贴墙而立中心有一张铝制的高脚铁长桌房间用于存放一些前台经营常
用的杂物比如吸管卫生纸包装盒这些东西

  因为年龄关系王梦瑶没法让他去店面里招待客侍应生需得是成年
或者是勤工俭学的学生至于王梦瑶店是她自家的店自然不用避讳

  略作计较王梦瑶便安排他到后台做做打杂的工作哪里需要去哪里最近
店里工作火爆了起来正需要

  「哪空哪摆就行不碍事」王梦瑶扰了扰额的中分刘海
所谓的朝罗永摆摆手「都是些简单的工作一会就能

  罗永眼中闪耀着感动的光芒「兄弟瑶瑶谢谢你我做这些就拿工
真的可以吗?」

  「现在是旺季都有缺我当然欢迎你过来帮忙了午的时候
忙起来你可别嫌事多

  罗永拍着脯保证道:「一百个放心!我就是累也给兄弟您把事办好!」

  「倒是你怎么不多跟阿聊聊慌里慌张就挂电话」说话间王梦瑶拿胳
膊肘捅了罗永的「诶跟我说说你到底了什么要被阿
来打工还钱?」

  「不是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买了点东西找我借了钱我得还她

  「你撒谎」王梦瑶眯双眼凑近罗永盯着他的双眼直盯的罗永
后仰

  在学校发生的事件后学生间流传着柳菁英三拳两支付一群汉的趣
让王梦瑶联想到英姿飒的柳阿修理罗永的

  王梦瑶很早就知道罗永惧怕她也怕 -而她对柳菁英的印象要追溯到
遥远的早年

  

  那是学的学式那也是她第一次见到罗永

  梦瑶对学期待了很久学式甚至没抱着书包兴奋了
一个晚第二刚蒙蒙亮就跳到父摇醒了爸爸早饭都不知
就吵着要去

  梦瑶那时候留着可的黑眼珠子和白里透红的瓷脸蛋
很难想象那时候圆嘟嘟的会长成如今这副高高瘦瘦皮肤黝黑的孩子模
现在不熟悉的都以为她是哪家的帅哥

  终于来到向往已久的学校园门前梦瑶左右两只手分别被爸爸
蹦蹦跳跳的就跨了校园门可有的朋友不像她这样开心哭哭啼啼的
不肯学校

  梦瑶忽闪着明亮的眼睛脑袋歪向一边不能理解她甚至听到了撕
心裂肺的嚎比在乡听到的杀猪声还要惨烈的嚎

  「哇!!!爸!我不我要回家!哇!爸爸!我不!呜
哇!!!」

  那

  本章未完点击[ 数字分页 ]继续阅读-->>
【1】【2】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被博士俘虏的高贵灰狼最终还是变成了肉棒下的母狗禁脔当我的对门邻居是P站涩文美女作者会发生什么?淫情通天路遥不可及的记忆在男尊世界的幸福生活情天性海同人之宁卉的秘密笔记纯情魅魔竟然是jk哒!移魂与妈妈的丝袜妲己现世小明的学院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