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图】(第三集7-8)(仙侠、后宫)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沙漠王子
2023/11/14

 第七章泉州冉家

  至正三年泰平

  自周朝开国以来承平七百年然而国家虽在却已不复王朝掌控皇帝除了一坐洛城之外再无属地政令旨意也本出不了王(这里取左传诸侯居所称王既王原文“《左传二十四年》:“吕、郤畏将焚而弑晋侯””)

  是以周治虽然还有十三州土地实则听调不听宣实际权利多掌控在各州门派或者各个联盟手里各州长官形同虚设

  周朝北方

  州地北地帝国边疆所在渤海、谷、涿、渔、右北平、辽西、辽东、玄菟、乐九郡临海接陆边靠三韩、高句丽、扶余、乌桓、鲜卑、林胡各外族隔海还有倭国、琉球、桑果等几个可谓势纷杂

  由此所在州自然战不断民风剽悍勇略古语所言“燕赵之地慷慨悲歌”足见悍勇

  渔

  此地原属东胡族系,周朝立国之时将秦开以成修为牧守霸绝北地开疆八百里置渔至今已六百年有余而当初的东胡也被赶出了关外称作林胡了

  渔治所就在渔县内共有狐奴、路、雍奴、泉州、平谷、安乐、厗奚、犷平、要、白檀、盐共十二县

  州地边疆百家在此并不盛行也没有几灵脉所以和别州多是门派掌权不同州的权利核心是一个名为“州盟”的组织盟主为各郡的族轮任至于各郡的权利则由各郡的家族成员掌控泉州一县现在正是冉家做主

  只是这一县之主也不知能做到几时了

  无他前番这泉州境内出了一个秘境本应由冉家自己却没想到临郡谷的盟会不知怎么得到了消息非要门来讨要其中的一件珍宝冉家家主不过双方便争斗起来最终谷盟会的落败然而这冉家家主也由此重伤那件珍宝也不知所踪

  争斗在渔县内冉家家主去的时候乘风御剑而去而回来的时候却只能乘车而归

  官道一辆马车正缓缓而行

  马车之外老仆对着车内拱手道:“家主过了这亭(地区单位)便到了泉州了

  车内还未回答便听到一阵令心悸的凶咳“咳咳我知道了那边如何了?”

  “不知”老仆摇道:“昨传来消息少爷服了莲丹之后略有转好老奴估着老爷回家之后少爷应该能迎您了

  车内沉闷的听了半晌听着老仆说完便道:“但愿如咳咳

  一句话说不完便有咳咳咳起来

  老仆不由得担忧地道:“家主您没事吧

  车内传出一声“我无妨继续赶路吧

  便再也不说话

  “家主”老仆想要再劝然而话一出却不知后面要怎么说家主二字出之后便只能呐呐无言最后无奈的一声长叹

  ‘事到如此再说许多又有什么用?’

  冉家家主冉涛心里暗叹接着一恨意涌起这次分明是临县李家暗中谋划谷盟会的沆瀣一至于原因就应该是那件宝贝了吧

  可恨自己修为只差一筹便能突破九品内丹之境便能金丹之境界却没想到败在了暗算之如今修为又中了毒家里的子又这冉家

  “唉

  一声长叹

  冉涛叹的功忽然听到官道一阵马蹄飞奔声由远而近还没来及询问便听远远的听见一高声喊道:“前方可是家主车驾?”

  冉涛还未及搭话便听马车边的老仆回答道:“正是”随即换成惊讶的语调问道:“冉五你怎么来了?难道

  “管家!”名冉五的急急飞奔跪在马车边红着眼睛哭丧道:“家主少爷少爷他

  “凌怎么了?”

  冉涛在车里再也坐不住急忙掀开车帘看着车边跪地的急急问道:“到底怎么了?”

  掀开车帘便见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露出面容他一锦袍面容端正刚毅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露出几分疲惫与惊慌发白抿着的一缕黑须三寸去不怒自威

  子看见家主急忙往前爬一步禀告道:“少爷他今早间忽然去了

  说罢嚎啕呼起来

  冉涛猛然愣住呆呆的毫无

  “家主家主

  边的老仆连声唤了半晌才见冉涛有了却只是平淡的点道:“我知道了冉五在前面开路吧先回家!”

  说罢车内

  自己重伤而离家之前不过因为比试了一点伤的子也忽然亡故冉涛明白这次出事必定是已经计划已久的阴谋看来不仅狐奴李家有参与就连自己本县的家族甚至

  只是冉涛此刻已经重伤就算要算账现在也是有心无只能先忍此招好了伤再做图谋

  然而如今他如何再忍?

  自己再一步的机会因为伤中毒而消失寄予厚望的子也被谋杀家中失了自己父子不仅泉州再难掌控就连在家族中的地位也难保不被觊觎而且对方此次了如此辣手肯定不会给冉涛喘息之机估计自己到家之时这群便要图穷匕见对自己亮出最后一步杀招了了

  事已至此冉涛本想不出还有何招可解

  然狐归首丘无论前路是否已经是绝路冉涛都要回家

  一行四继续启程只是路氛沉默如一潭那老仆几次张最后都无奈的闭化作一声叹息

  行不过一里马在前的冉五便道:“家主前面路躺着一个

  “嘘声!”老仆呵斥道:“躺着一个有什么了不得看看给他挪到路边去

  “是

  冉五住马催马跑的几步走到那却是忽然一声惊

  “少少爷?”

  “什么?”老仆在后面喊道:“冉五你又发什么疯?什么还不抬走再晚了就耽误家主的马车了

  “不是”冉五慌忙说道:“管家来看少爷居然在这里

  不止车边的管家就连马车内的冉涛也从里面出来了连喘带咳的马车靠在一般车道:“在哪了?我看看

  冉五不敢怠慢把路中间的少年子挪正张地对着冉涛说道:“老爷您看

  冉涛一个低便见一清秀少年昏倒在地只有一点息还在若是不心查探本不会知道眼前的少年还活着

  居然和自己的子有七八分像似而且不仅是容貌就连型个也相差不多

  “这

  冉涛心中这莫非是老送给自己的机遇?

  当问道:“冉五家中少爷亡故的事还有谁知道?”

  冉五低想了一答道:“除了我与之外并无第三知道就连都没告诉

  “好”冉涛点点又咳了几说道:“你速速回去你留冉福

  边老仆立即答应道:“老奴在

  冉涛闭目思虑一番命令道:“你现在立即回去把凌先秘密安葬不!拿化骨粉

  听到家主连子的尸都不保留冉福不心中惊惧对此行回家的危险更加忧虑

  “另外通通料理除了之外

  冉福不敢怠慢急忙答应道:“是老奴遵命

  说罢也不在多说冉五的马就走

  “家主

  冉五跟在冉凌边多年知道什么该知道什么不该问刚才冉涛的话一点没听到一般挪起边的少年道:“这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冉涛呵斥道:“还不把少爷搬车去

  “什

  从宝囊里面拿出外伤的冉涛看了看冉绝又吩咐道:“你把少爷的服换了顺便把这些粉给他敷

  接过冉五先把冉绝抬到车里接着一块钻去换服去了

  冉涛从车边接过车的马鞭对着车指了指另一边的车辕沉闷的点点把鞭子递给冉涛

  车是跟随自己几十年的聋子对自己忠心耿耿字不识一个冉涛还是放心的而老仆冉福更是从看着自己长故去之后便的一只跟在自己不然冉涛也不可能拍他去传信

  “驾

  挥鞭赶马冉涛一边思虑计划的可能

  那少年和凌有十分像似刚才一看看过去时若不是生父子本辨别不出真假自己如此就更难以察觉了

  甚至冉涛都不需要这个消息能蒙骗多久只要有个旬月之间等自己养好了伤到时请出自己多年前解的善缘便能度过眼前的危机到时自己已经到了金丹之境届时自动算是州盟会的一员到时他们再想动自己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想到此冉涛就连肺中的疼少了几分露出一丝辣的笑容来

  ‘谷盟会狐奴李家这个仇我记

  车内

  冉绝刚醒过来便感觉到自己的正被扭动着接着一阵令晕眩的感传来脑子里好像一片浆糊一样缓了好一会的功才隐隐约约感觉到传来一阵清凉接着便听耳边一个的声音说道:“老爷换好了

  “嗯”一个成熟威严的音答应了一声吩咐道:“再看看还有什么不妥之没有

  “是老爷

  “冉五放心去吧在地还等着你作伴

  冉绝此刻脑子里一片混沌概听了个过程本没有去猜发生了什么只是调动内的真元调息

  内丹已经碎裂好在丹田并未什么影响虽然修为落回了聚初期但是运行真调养自还是没问题的

  理了冉五冉涛一眼就发现了在运修养的冉绝惊道:“嗯?居然还有几分修为?”

  说罢冷冷道:“既然醒了就睁眼吧

  冉绝也知道对方发现自己醒了自己的真已经运行一圈虽然还疼但是除了脑子还是一片混沌之外说话倒也不影响了

  清秀的眸子睁开眼神中一片冰冷冉绝看着眼前的中年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冉涛摇摇说道:“我只问你想活命么?”

  冉绝点点便又听冉涛说道:“想活命便我说的做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我冉凌一会到了家里你如此如此

  冉绝一双冷眸看着冉涛把他的话一丝不漏的听到耳里心中从到尾的听完基本已经猜出了事的经过

  毫无疑问他本卷了一件阴谋当中

  但眼他连自己是谁这里是哪里乃至一切的一切都一无所知他的脑子像是被打成了一团浆糊一样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能先答应再说倒是再随机应变

  “听清了么?”

  冉绝点点说道:“没问题

  “好”冉涛点道:“那从现在开始而你要称呼我为父

  这个称呼是如此的陌生以至于在不管在冉绝的记忆还是习惯里都从来没有出现过不过眼形势如此冉绝也没什么时间思考只能答应道:“好你说的我都记住了先让我调息一

  眼看就到了泉州县城冉涛也就不再多言把马鞭扔给车跟着冉绝一道坐会了车内

  泉州县地内地通方便冉涛也并未对治多加盘剥是以虽然不算发达领内的民众也都过得对冉涛这个自然也谈不喜恶

  见到挂着的冉家名号的马车的行车辆纷纷避让冉涛撩开车帘看了一眼外面的

  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就这么一直前知道马车停在县中最阔的一门楣前才停

  “老爷已经到家了

  车外传来老仆冉福的声音冉涛心中疑虑顿生这群居然这么有耐心没有在家门等着自己?

  这边这要思虑便听到外面一声道:“老爷你怎么样了?”

  “?”听到外面传来原配赵氏的声音冉涛立刻开答道:“我无事

  忽然撩开车帘跳马车接着站在一艳丽面前愣了一会忽然开说道:“回来了

  只见眼前的盘发云髻束凤金钗眉若远山瑶鼻樱耳坠玄黄肌肤欺霜赛雪穿一条云领素披肩对襟的云锦外裳蓬勃的顶出一副完美的高耸形状在细勒出肥硕圆端是一个成熟艳丽的美

  然而那却是直接愣在原地眼圈通红难掩顿了半晌才缓缓说道:“好好起来吧一路辛苦

  声音颤抖几乎掩盖不住

  冉绝弯行礼时并未注意到眼前这位所谓“”的风直到赵氏让她抬这才看清眼前美的撩态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成熟风

  居然是一位成熟美艳的极品熟

  漂亮归漂亮冉绝倒也没到那种要看得失神的程度看了两眼之后便转过一撩车帘说道:“还请父

  本章未完点击[ 数字分页 ]继续阅读-->>
【1】【2】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隋唐风流传我和女同桌的那些事似似花,梦蝶香花,为在意的学生使用媚药吧!淫情通天路被博士俘虏的高贵灰狼最终还是变成了肉棒下的母狗禁脔遥不可及的记忆在男尊世界的幸福生活情天性海同人之宁卉的秘密笔记纯情魅魔竟然是jk哒!移魂与妈妈的丝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