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图】(第三集9-10)(仙侠、后宫)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APP网址部分手机无法打开,可以chrome浏览器输入网址打开

作者:沙漠王子
2023/11/20

 第九章庭前争产

  “说我等都是冉家的如今我们要分家这家产无论如何都要有我们一份才行

  赵氏坐在屋子的主位已经被这群搅的不已这群来就狮子得的从来没管理过家里事物的赵氏本没有还手之幸亏一边的管家冉福跟着这才没给这群了便宜

  “是家族的庄这些年都是俺管着功劳苦劳不说每个月就十两银子的月俸家主也实在太吝啬了不是

  说话的是冉家二房的冉光和冉涛是同一祖父也算是家里的近枝了一直管着家里的灵地与农田因为每月要送来灵赵氏也没少见这个二房的长孙只是以往见时都是满脸含笑对自己一副巴结面孔怎会想到如今原来是这样一副模样?

  看着屈的冉光赵氏驳斥道:“冉光我不知你我还不知?家里给你的月俸虽然只有十两田与地里的收成你少手了?我们家明明是四成的地租怎地到你手里就成了五成了?还有

  她刚想和这位侄子好好说说这田地的事怎奈她平常对这些账本实在不熟就刚才那点内还是管家老在耳边念叨着的

  冉光被她这一句话说的面讪讪只是仍不肯低强辩道:“咱们州的多数的规矩都是五成租子我收五成怎么不行?况且我也是冉家的这地产怎么就不能有我一份?”

  ‘放

  赵氏不管家产但家里的况又怎能不知?她刚嫁过来时冉家虽然也是修者家门但彼时早已沦落为五等的末流家中五房的土地加起来都没有十倾还不是老爷成就了丹道这才赚回来的家业哪里有他们的份?

  刚才那话来来回回已经说了几遍了赵氏也听得腻了怒声道:“你若嫌月俸少了我自己做主再给你涨十两但想要家中的田产冉光你做梦!”

  “嘿”冉光也是光棍直接说道:“十两银子你就打发了爷?今你不把家里的田产给各房分了老子还告诉你这田地老子就不管了到时候田地里面出了事可别说是爷我给你惹的

  这是赤的威胁

  这些年家里的田地一直都是二房拿在手里管着冉涛忙于修炼本无暇过问赵氏本就是学识不多更没什么功到地里看着而那是的冉光隔三差五的就来不是拿点新鲜的玩意就是送来地里的出产赵氏本不知道这家里出了事他会第一个出来翻脸

  真是知知面不知心

  “任你说破了田契在我手里老爷没说同意就是不行

  “呵呵”冉光一声冷笑说道:“我那堂伯也得能说得出来话才行

  他们这群早就得到了消息冉涛比武被重伤此刻只剩半条命吊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咽不然再借冉光一个胆子他也不敢来这撒

  “侄媳”这边一位老者话道:“他那边田契的事倒也不忙重伤这县里的事务总要还请你拿出本县的金印我这边也好理县中积压的事务

  说话的是冉涛的五叔冉廷也有一些修为冉家掌管了泉州之后就当了县里的县丞里负责理县中的事务

  “这”赵氏稍一犹豫就要点答应

  她毕竟学识不足本不知道这金印代表着一方的治权所在有了这金印才能主掌一县而没了印信冉涛的官位则名存实亡

  眼瞅着赵氏就要答应冉廷心中一喜只要这金印到手州盟会的给冉涛的最后一点庇佑也彻底没了到时他后的自会冲冉家杀了冉涛到时这泉州县令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这金印不给!”

  被一声清喝打断冉廷将要露出的笑容愣在了脸对着门来的刚要怒骂

  “你算冉凌?!”

  冉廷脸一双昏老眼瞪的溜圆指着冉绝声音颤抖地说道:“你不是

  “我如何?”冉绝露出一个笑容屋里先不理两旁的一众老少对着赵氏拱手道:“

  赵氏也跟着愣神了听到冉绝称她心中厌恶却又不得不答应道:“哎

  冉绝抬起看着赵氏眼底不心露出的几分厌恶心中了然正巧碰到赵氏也看在她子”二对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冉光看到冉凌出现急忙转看向一边的冉廷声道:“冉凌怎么还活着?”

  “这”冉廷老成这时候又怎么会给抓着把柄本不搭理冉光的发问倒是对着冉绝拱手道:“侄好些了?”

  正冉绝也不怕露馅也不管别能不能看出来直接就对着冉廷冷冷回道:“多谢关心好着

  这满堂的他就只认识一个赵氏的也就在旁边听了一会知道都是冉家的而已至于什么辈分冉绝一时间哪里的明白

  只是他这一倒给冉廷镇住了见冉凌这幅底十足的模样实在不像被毒的样子而且他了屋跟一群家族的招呼也不打分明是知道了他们这群的来意

  这倒冉廷有些不准了就算昨冉凌没撑着一陪冉涛演了一出戏怎么今又完好的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他的师门来了?

  不能确定之冉廷只好决定先退一步等查明了形势一步的计划

  当摆出笑容道:“既然侄已经康复家主不在金印理应由侄掌管老朽就不僭越了

  冉绝对他冷冷一笑却是没有说话

  嗯这屋里七八糟的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对

  没想到这一冉廷更慌以往冉凌可不是这个到了今这个地步分明是后必有所持

  难道他师门真的来了?

  当不敢再留堆笑道:“既然如此不多打扰侄媳先告辞了

  冉家的这群里面的唯一有修为在又兼着职的冉廷是实打实的主心他这一走立刻鸟作群散就连刚才得最凶的冉光也话都不说悄悄溜走

  还有几个墙草看着冉绝还在屋里急忙前巴结道:“堂兄我是被五叔爷强带过来的真没有别的意思

  冉绝理也不理就走

  他才没有心思搭理这档子事要不是吵的实在太凶扰的他无法安心修炼就算掀了房子冉绝都不会管

  回到了房间冉绝继续定修炼

  谁知道刚定没多久门外便传来了赵氏的声音

  “

  “来了

  “不是让你伺候少爷么你这丫哪去了?”

  只听红委屈的辩驳道:“是少爷不让我打扰他的他说他要在屋里看书不想奴婢在一旁看着

  “去吧盘子给我你们也去吧

  “是

  接着敲门声响起赵氏在门外柔声道:“凌在屋里么?”

  想起放在堂屋里赵氏眼底淡淡的嫌恶冉绝本不搭理她怎奈赵氏在门外连连敲了好几声冉绝无奈只得开门

  开门而出拱手而礼呼“

  毕竟外面还有戏还是要演赵氏扶起冉绝说道:“凌好点了没?我炖了一锅汤来给你补补

  “多谢关心

  房门缓缓关俨然一副子相的模样

  屋里没了别赵氏也懒得再装了在屋里随意坐里淡淡说道:“方才多谢你了

  冉绝抬看一眼这饱满明艳动冷冷答道:“无妨

  懒得跟她多说淡淡回应道:“一时吵着我而已

  赵氏被他一句话噎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冉绝本来就是个闷葫芦神宵岛好不容易敞开的心扉现在已经自然也不可能跟眼前这个心底嫌恶她的有什么话说

  即使她长得非常漂亮

  屋里沉闷了半晌还是赵氏牵起了话说道:“你什么名字?”

  “冉绝

  赵氏惊得椅子坐起里讶然道:“你也姓冉?”

  这美艳的眼里满是怀疑不住的打量着冉绝

  她怎么能不怀疑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跟自己的子长得足有八分像穿冉凌的服就连赵氏自己都有些分辨不出来而他也姓冉就算昨冉涛已再三承诺赵氏这会还是不怀疑

  她本是户出了冉家的门之后冉涛就一直没有纳妾十几年来边就自己一这里面冉涛忙于修炼是一方面赵氏不悦也是一面而且这两年冉涛已经不怎么和他同房赵氏更加怀疑?

  不会是以前养在外宅的庶子借着这个机会带回来吧?

  可是冉涛一向不曾骗过他而且昨看他的神态说到要杀冉绝不像撒谎

  也罢先度过眼前再说

  赵氏也是知道轻重的知道眼家里生存亡之秋眼前的冉绝正是其中的关键她还不至于不智到这个时候去得罪冉绝

  “这倒是有缘”赵氏笑笑说道:“说不定你和我们家老爷还真是一家

  “”冉绝没有回答他这原本就是这样和不熟的本也说不出什么更别说的他心里对这个熟不怎么待见了

  见冉绝不答赵氏就知道自己这番客套完全没有效果便直言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开门见山吧老爷那边正在养伤不能出来见你你有什么条件就跟我说但凡这家里有的只要你开了我都答应

  冉绝摇摇他本就是一个物极低的虽然记忆不再在见识倒也没全忘了对这种家又能看什么?

  便摇摇说道:“不要这三个月只要供我住就行了其他的我一概不要

  之所以说是三个月是因为冉绝基本可以断定冉涛想要养好伤最短也需要这么长的他自修为目前还不足自保又什么也不记得了在这将养一番万一到时想起什么再离去不迟

  赵氏将信将疑她皱眉道:“真的不要?”

  “不要

  ‘这倒省

  “好吧”赵氏点道:“既然这样那便拜托冉子了

  冉绝毫不客的答应道:“好

  正事就此谈完赵氏也不想多留只是出门之前少不得又要演一出慈子孝的好戏给外面的

  “什么东西

  出门的赵氏一声低语恰巧便被冉绝给听了个正着

  本来她那点声音常是听不见的只是冉绝早已返成先耳聪目明所以这点声音很不幸的就被他给捕捉到了

  听在耳里冉绝心中一怒看了一眼又生生压

  回到房间继续开始修炼

  《灵宝》《黄庭》俱是的一等一的极品功法而冉绝又质奇佳是以就算是重修修炼的速度也是飞又是刚刚门一级的生光境界对他本没有任何阻碍可言只需要运转功法吸纳灵化作真元就行

  一直到了晚临着饭的点冉绝才被却是丫鬟红来送饭了

  开了门便见丫鬟一脸惺忪的提着一个食盒从里面拿出几样饭菜摆在桌说道:“少爷恕罪奴婢午贪了一会没想到

  “没事”冉绝还不至于责怪她一个丫鬟拿起筷子一边饭一边问道:“几时了?”

  “到酉时(午5-7点)了

  “”冉绝点点说道:“一会我要在家里随走走过饭之后你街帮我买写黄纸和朱砂回来我留着有用

  “是

  红点答应心中又是一喜

  ‘这跟着少爷还真是好差事不仅不用整跟着伺候没事还能出门走走真是好

  一会去账房拿了银子到时候买完了朱砂黄纸的钱偷偷匿几文来买串糖葫芦想必也不会有发现吧?

  在心里暗自想着这边冉绝已经完了饭筷子说道:“收拾了吧

  说罢便出了屋子

  冉家的宅院并不算足足有五五出宅门开门左右是门房的住住的是看家的家丁和仆役三道门里面是丫鬟子门的地方冉绝住在第四至于家主的住则在最后的第五里面又修了高墙左边有扩了一就算真的闲逛也够走一阵的

  不过他出来并不是为了逛宅子的而是想找昨捡回自己的冉涛问问他到底是从哪捡回来的自己的包括捡回自己时那套服在哪里面有没有什么能证明自己份和其他信息的信物什么的

  出了门冉绝先感念地势五行找到这冉家宅院里面的土之相合之致方位便直奔而去

  他早已断定以冉涛目前的伤势本不可能找什么密室或者在自己的房间养伤他一定会找一土之相缓的地方化解内的火毒所以直奔这二浓郁之而去

  以黑院子里并没有碰见几个偶尔见了几个发现是自家的少爷之后前问了好便离开了本不

  本章未完点击[ 数字分页 ]继续阅读-->>
【1】【2】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我的爱情渐色性路我当澡堂老板的那些年肏过的女人们红唇的诱惑和爸爸冷战我上了护士嫂子美母为妻我的糙汉继父很迷人绝望交响曲花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