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图】(第三集9-10)(仙侠、后宫)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敢打扰

  一路追踪之了冉家的园之内

  这冉家的园虽却五脏俱全里面名皆有不仅常的芍、海棠、月季、茉莉各样卉样样俱全甚至就连洛才有的珍贵牡丹也栽了几束路碎石鹅卵是捉琴憩的凉亭园中一条溪潺潺流淌绕假山而过一滩池塘里面面荷静卧莲叶几尾锦鲤懒游

  沿着八卦方位冉绝很就找到了假山石的前面而且他碰巧地看到了地的一双鞋印

  鞋印步履袅娜正是的足迹

  只是足印到此就戛然而止前方已经没了去路

  这点东西自然难不倒冉绝眼前的这点阵法加幻术的手段在他眼里简直不值一提略略思考一会手指运真元连点几便破了幻术开了阵形一闪其中

  第十章冉家密室

  “他们不是顾忌那而是顾忌凌背后的宗门而已

  “这些我知道只是我今去找他提及好他却什么都没要莫非是有更的图谋?”

  刚就听到里面传来谈论的声音冉绝凝神一听便知道二里的那子便是自己便静脚步再听

  “图谋?”冉涛的声音虽然虚弱却带着几分淡淡的不屑说道:“就凭他那点修为还想图谋我?也就是眼这段时只要我一朝养好了伤便立即杀了他以绝后患

  “这”刚才确认了冉绝真不是冉涛的外面养的庶子之后赵氏这时候莫名生出几分不忍来说道:“要不留他一条命?只废了他的修为?”

  冉涛摇摇辣地说道:“之仁你以为他顶了凌还能有几可活?这三个月我若养好了伤定然要杀他就算我放过他出得门去李家和他们背后的知道被一个冒牌货给耍了还能容他的命?”

  “凌”听到丈里提到已经去的不仅声音哽咽啜泣道:“我的

  他这一哭冉涛也没了办法只能好言相劝道:“不能复生你莫要哭等我伤势一好一定找出凶手将他们碎尸万段

  “你就说报仇报了仇能怎样我的子永远也回不来了他可是我的生骨

  想到子连一坛骨灰都没能留失声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方才所说的一切都被冉绝一字不漏的听了去

  对已经心冷的冉绝来说这件事对他倒也没有多的打击只是既然冉涛两个想要把他用完就杀他自然也不可能坐以待毙还要想个办法应对才行

  ‘既然不想让我活着那你也别活了

  只是这件事要如何应对还是要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才行

  自己目前漩涡中心假冒了那个冉凌的而且那的背后还有一个所谓的宗门

  冉绝对所谓宗门不甚了解不过也知道这个冉凌都化的灰都没了说不定在那个宗门里面也不算什么重要毕竟一个宗门但凡重要的弟子都会留灯在门内看守一旦出现问题宗门会立刻派出来追查冉凌了两还没这说明冉凌实在在那个宗门里面并不算什么重要

  结合这两见来看冉凌一冉涛和那个宗门的关系就彻底断绝所以那个宗门目前对于冉绝来说就算份戳破也没有什么关系对他而言目前最危险的还是把他牵扯来的所谓李家然后是三个月后的冉涛

  眼的办法就是走出冉家的然后对外宣布自己本不是冉凌之后拍着

  不过这个办法也不保险冉绝虽然没见过那个冉凌但也知道两长得也是非常相似的自己目前本没办法证明自己的份不说被冉涛本路捡来的说辞说出来那群也不会相信所以这条计划可行度不高

  而剩一条就相对较难了

  那就是顶着冉凌的名

  当然这不是让他委曲求全去得到冉涛的承认然后以冉凌的名字出现在世

  这对于冉绝来说本不可能此时的少年心中桀骜又冷漠又怎么会去承认一个想要杀了自己的为父

  所以这第一不就是要杀了冉涛然后想办法以自己的能立足

  但是以他目前的修为仅仅生光中期而已自保都勉强又拿什么立足

  “对了这个宝囊怎么打开?”

  “打不开除非是那个自来了否则这个东西就算是我突破到了金丹境界也打不开

  “这个法囊有这么好?”赵氏好奇道:“我记得君你的法囊现在连我都能打开怎么那个少年打不开?”

  冉涛苦笑道:“我现在重伤修为连生光五层都没有你自然能轻易打开只是这子的东西有所不同这法囊连着他来的服都是品的法宝而且还有特制的门派记号

  “难道他是那个宗门的弟子?”

  “不可能”冉涛断定道:“除了几个隐世的宗门之外的宗门符印我多都见过这里面的绝对没有这种样式的而且这面的炼器手法里面的材料绝对是几千年前或者古时期才能炼制我猜测很有可能是这个子走了狗屎运不知道撞破了哪个能留的遗迹捡来的漏

  “?”赵氏惊叹道:“这服宝囊这么宝贝!”

  “自然这些东西我一见他便注意到了法囊里面的东西不说光是这件宝即使不认主炼化放在我边便能助我疗伤到时我再杀了那抹去这宝和法囊面的痕迹若是里面还有几颗要的丹就是成就元丹也未可知

  “这”赵氏惊道:“有那么厉害?那君你现在就去杀了他好了!”

  “糊涂我还要他帮我骗着外面那群况且我现在伤成这样子虽然只是一个聚修为说不定还有些保命的本事这事还要稳妥一些还好待我伤势一好再杀他不迟

  冉绝听到他不仅要杀了自己就连自己的宝囊和服都要图谋实在的可恶至极站在咬牙去一子结果了二的心思在心中跳跃

  然而就在此时背后的法阵却传来一阵波动好像是门在破阵?

  ‘难道还有别知道这个地方?’

  眼看着阵外的就要冉绝左右一看本没躲藏心急之几乎就要准备放手一搏了

  这是脑中却灵光一闪忽然响起一个温婉的声音“匿之息玄中之玄隐形之法遁甲之先

  “这是遁形术的

  冉绝心中急忙跟着在心中默念只是的声音的完了之后跟着一阵感便猛然袭来

  就在这时的法阵忽然转来两个

  打一个一蒙面提刀材高左右看了一眼之后说道:“没想到姓冉的家里还有这种地方还真是瞧了他

  里方才说话冉绝都能听个一清二楚这会的黑说话里自然也能听见

  黑话音刚落就听里的赵氏“!”的一声惊问道:“什么?”

  “什么?”高的黑一个削瘦的矮个站出来笑道:“你家的来了还不过来迎接

  刚才听到一声尖冉涛便知道二已经只是这门的阵法他可是了三颗乐参请高没有金丹期的修为本破不开而且为添保险他又在外面特意加了一层幻术寻常本察觉不到他们又是怎么找到的?

  他却是不知道他所谓的高的阵法在冉绝眼里却不值一提神宵岛所承宗门在古时期乃是三界阵法第一宗冉绝虽然没有特意学过但总读了那么多的典籍道藏后世修真所布阵法在他眼里没有任何难度

  他刚才三两的就破了幻术顺带把阵法的阵眼摘去一个幻术失灵之立刻被行的二找到了端倪而阵法少了一个阵眼自然威没费多少功就破阵来了

  矮个沿着石阶踱步而面的中一看之间一一丈长宽的密室之中赵氏拥着冉涛正靠在墙角赵氏立即吓的躲在冉涛

  果然冉涛赵氏二都在里笑道:“哟冉家主和赵美都在这可真是利落省得我们兄弟费事多跑一趟了多谢多谢

  “李恺!”冉涛怒声道:“到了此时你还藏露尾难道还怕我冉涛杀你不成?”

  “冉家主说笑了”矮个的面巾露出一张油腻的猥琐面庞来“既然被冉家主认出来了弟也就不遮掩了给冉兄做个明白鬼

  冉涛心中惊怒正是眼前这对他暗算导致他中了火毒了重伤此时见到仍然怒不减

  只是怒归怒冉涛也知道今已是必之局对方本不会给他任何活命的机会

  “你敢我家杀难道不怕凌去他的宗门给我寻仇么?”

  “怕”李凯直言不讳道:“悟宗威命赫赫又是秃驴里面出了名的护犊子老子不过一介县门怎么能不怕?”

  说完这个李凯又摇道:“只是冉兄你似乎忘了一点那群秃驴护犊子不假但另一个特却是摆在护犊子前面的那就是贪财当初你了七颗珍贵的灵元丹把冉凌送悟宗如今只要我把你冉家的家业送给他们别说了一个俗家弟子就算了那群秃驴的他们会欢喜地的把我奉为贵宾

  冉绝捏着隐法跟在二听到他们说到灵元丹还要带珍贵二字心里瞬间有了想法

  那丹在他所知不过寻常丹而已冉绝虽然不记得自己炼制过没有但他绝对能够炼出来

  ‘这似乎

  这边正思量这又听中的冉涛开说话

  “呵呵”冉涛一声冷笑说道:“我冉凌还在他又是悟宗弟子李兄认为这家业是你送来好看还是凌打着给我报仇的名号送好看?悟宗贪财不假但为了我冉涛的一点家业沾如此恶名我想悟宗的师们是不屑去做的

  “冉兄聪明”李凯赞道:“不愧是能让冉家从寒门一跃成为世家的奇才只是愚弟既然敢门寻你自然已经想出了对应之法此间无事便说给冉兄听听

  “?”冉涛一声冷笑脑中疯狂思考应对之法却故作轻松地说道:“冉某洗耳恭听

  “不敢不敢”李恺自以为胜券在的目光看了赵氏一眼道:“莫急待我跟尊解释完了再与共度良宵

  “你”赵氏又惊又怒指着李恺说道:“你敢

  “啧”李恺摇摇说道:“到了这种时候就不要说敢与不敢了莫非他还能护住你不成?当年的渔郡第一美冉兄你独了二十年也是时候让兄弟我尝尝滋

  赵氏惊恐地看着李恺眼泪滚落的抱住冉涛“

  冉涛默默抱赵氏柔他知道此时越是慌就越没了拖延的机会拍拍赵氏的子示意她安静对着李恺说道:“我倒想听听的是如何解决这个僵局的?李兄既然如此自信何不说与我听听?”

  “哈哈”李恺闻言呲牙一笑对着冉涛说道:“冉兄你此时故作镇定是指望谁还能来救你或者你还能逃走不成?你这二十年间强势崛起把渔的各个宗族都得罪遍了除了悟宗那些见钱眼开的和尚又有哪个能给你一边帮助?你个贱民!”

  冉涛的脸终于变了露出几分不可置信的眼神说道:“难道你如此殚竭虑的想要的置我于就是因为我冉涛的出只是一个的乡亭吏?”

  “不然”冉涛摇否定忽然露出一抹笑道:“还因为这渔第一美的风韵

  来到冉涛李恺一脚踹开赵氏边的冉涛挑起赵氏的巴说道:“啧啧二十年了琅暇美风韵犹存真是珠圆

  接着可惜道:“可惜你这骨实在太差冉涛这个废物供养你二十年也不过把你堆成聚若是能化丹驻颜老子几十个炉鼎也比不你一个

  赵氏又慌又怕愈发显得我见犹怜推开李恺的手说道:“手拿开

  转往冉涛的边爬去

  “

  “哎?”李恺一把拎起赵氏的把她整个都拎起来顺便手中一的真元对着冉涛

  “!”

  本就重伤的冉涛不住李恺的这一击一招之连招架的功都没有直接被打的撞在墙里噗噗吐

  一击得手李恺拎着赵氏揽在怀里对着后的随从说道:“五弟你出阵去看看冉家的那个子回来了没有尽早结果了他免得长梦多

  高个看着李恺怀里的赵氏明显有些舍不得脚步迟疑里说道:“

  “放心吧”李恺笑道:“一会你带着那子的回来为兄肯定给你尝尝滋真以为一个别肏了二十年的婊子老子还能拿回家当宝供着?”

  后的高个子难掩兴奋立刻提刀答应道:“好嘞我去了

  言罢他转过地看了赵琅暇丰腴的姿一眼走了

  来到阵刚想运功开阵直觉的后背一阵微风袭来心中瞬间警铃竖立

  刚想调动浑的真元突然后背椎、命门两位被一真元侵瞬间切断了他所有的真元运行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冉绝心翼翼抱住放倒接着再施一个隐回到方的密室门

  而此时的密室里面已然变成了苦戏码的现场

  [ 本章完 ]
【1】【2】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似似花,梦蝶香花,为在意的学生使用媚药吧!淫情通天路被博士俘虏的高贵灰狼最终还是变成了肉棒下的母狗禁脔遥不可及的记忆在男尊世界的幸福生活情天性海同人之宁卉的秘密笔记纯情魅魔竟然是jk哒!移魂与妈妈的丝袜妲己现世小明的学院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