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野闲游】8-10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APP网址部分手机无法打开,可以chrome浏览器输入网址打开

作者:vktsaipp
2024/06/09

 第八章

  那在闵县等京城数赶到之后陈咨决定使一个金蝉壳计
钦差仪仗慢慢在后面跟让陈哲等高手带着自己速翻过广平山变装
畿南道

  陈哲自无不可长孙妍统带自己和几以轻功带着陈咨仅用
就翻过广平山

  只是众都没想到本以为穿劲装戴帷帽是为了掩耳目一不留神用
就被以行为鬼祟举报了

  陈咨掏出官凭与钦差令牌之后误会便也就解除了几个差灰溜溜的退出
包厢帮忙关好房门之余还把这桌的饭钱给结了

  既然行踪已露陈家兄弟也懒得再潜行暗直接奔赴县衙

  宁朝的县级官制是完全比照中枢县衙之内是三堂并立县令只是名义
的一县首脑实务主管吏房、礼房县丞主管户房、工房县尉主管兵房、
刑房且三级也不尽相同县令县丞自是归府一级的府尹同知节制府尹
同知又归省一级的布政使节制而县尉则是归道一级的推官与兵备道管辖再向
被省级的察使节制察使平时独立偶尔也要被钦差特派的巡节制

  宁朝明面依旧以儒道立国但底子里更重视法家因而在地方官制
重司法独立两套地方官系统错分开职权明确之余也起相互监督的作用

  陈咨这次乃是专为刑案而来自然是直奔县衙内的县尉不料却扑了个
原来县尉去隔壁县令署议事去了

  再来到县令堂陈哲等见到了两张拉的老长的苦瓜脸

  「卑职卢志云/ 贺胜见过钦差

  两条青皮并排而立姓名不同五官长相倒是有六七分相似都是长
脸文士须只是县尉贺胜看起来年纪要老一些

  官面际寒暄自有陈咨出马陈哲只站在哥哥背后抱着手观察着两个
七品

  陈咨的问询主要还是冲着贺胜去的卢志云只是垂手旁听贺胜战战兢兢
卢志云则是满脸愤懑时不时还从背后瞪两眼贺胜

  陈哲倒是有些理解卢志云这种连环凶案本该是县尉的分内事与县令无
甚关系然而县尉办事不利到直达牵连着县令也要一起背锅
多少是有些无妄之灾了

  「所以苦主尸首都已葬?」

  「是也不过案发现场至今还锁保持着若是钦差有意官可以带您过
去看看

  陈咨虽是御史但御史台终究不是刑部他也不擅长这类凶案调查不过流
程总还是要走一遍的:先问问尸首再看看案发现场最后询问目击证

  德屏县这次只发生了一起凶案这起案子发生在四月二十六距今已经近
两个月了尸首即便不葬也烂的差不多了不过案发地保存的倒
是很完整

  米氏一家住在城西闹市就在适才众饭的得意楼后面一条街案发第二
的四月二十七早从米家院子里弥漫开的就引得满街的狗狂吠
不止加之街坊邻居们迟迟不见米家有出门便有前拍门米家院内又无
应声于是就有邻居后生试着从门边树爬往院内打望这一望那位
爬树后生便吓得从树栽了院内满地鲜还有七八具被拦砍断的尸首
四散在院子里因而直到官差仵作等抵达米家院子都是锁着的

  陈哲后诸早已分开各有使命跟着陈哲陈咨的便只有红鸾青雉和
林纾橙林纾柚四一行跟着县尉和几个衙役来到米家院子打开门明明是
六月底的却隐隐感到一阴森之铺面而来

  其他几还好两个主却有些虽是强自镇定跟着陈哲一起了院
却总有些瑟缩

  陈哲看得好笑林纾柚不好说这林纾橙前几刚在那闵县官道边的林中抡
着连枷打了两百多这会却在这了二十多的院子里噤若寒蝉的

  「诶你说你那的两百多会不会有几个变鬼找你?」

  林纾橙闻言面变了几变最后咬牙切齿挤出一句:「那我再打他一遍便
活着功不济了估计也没什么法

  「那这院里的不过是二十二个普通你又害怕什么?」

  「我没在怕只是觉得有点臭

  这院里确实有些臭看来为了完全保持现场德屏县的差役并没有打扫院
两个月的时间里迹早已降解消失但那腐败的还没有完全消散

  和林纾橙的一番对话不仅消解了林纾橙的异样连着林纾柚也不再瑟缩
跟着陈哲一起心翼翼从院墙开始打量起院子里的一草一木

  米家在前面的正街经营着一家粮店与一家瓷器店家资丰厚这院子
不算特别但只是院子比较前后三房舍都修的极为扎实宽敞因而院中
有种满满腾腾的仄感

  陈哲想到一事走出院门门边的那棵树

  风讲究门前不能栽米家门这棵只是寻常的石榴树顶多一丈多高
能供攀附的主枝也就几尺高的样子陈哲跳四尺高的枝杈正好可以
越过院墙看到里面

  然而能看到的院中部分也只有正屋檐的那两三尺空地后两院子
是被主屋完全挡住

  陈哲足直接从树越过院墙跳院里

  落地声引起了主屋前面正在比照现场翻阅卷宗的陈咨:「可是有所发现?」

  「嗯听贺县尉陈述案似乎邻居发现院内尸首是从门那颗树
看到的?」

  「正是

  陈哲走细细看了看正屋檐那片地面:「那么差役抵达时最先
发现的尸是在什么地方

  「额就是在陈都尉你所站之当时差役一打开院门就见这主屋檐
散落着数堆鲜淋漓的尸块后经仵作拼接乃是米家的四个家丁

  陈哲看着主屋破烂不堪几乎被全部打烂的窗格默默地点了点伸手从陈咨
手里拿过那本卷宗

  「尸几乎全都被切成数块且被堆在院中檐?」

  贺胜应声道:「没错

  「听说此案已经有应募的江湖士参与可有江湖来此地看过?」

  贺胜摇:「不曾那些武林士现都汇聚在广佑县前几广佑县又
发了一案至此广佑县已发了三案了又是一起灭门案的事发地因而本道推
官和那些武林豪杰都去往广佑县了德屏不在道中核心离府治较远这案发现
场又锁得严实因此案发后虽有几位豪杰来到本地帮着搜检全城却也没有武林
豪杰来这米家院子里看过顶多是在门外辨别过足迹

  「二弟可是看出了什么?」陈咨好奇道

  陈哲缓缓点:「我概能猜到这案子是谁做的了

  贺胜和陈咨一同惊呼:「真的?」

  陈哲再度点:「贺县尉给京畿南道的推官写信送出以钦差的名
令他收拢部和那些江湖专心打探消息查问线索若是找到疑似凶手
不要轻举妄动立刻派找我算了我们直接出发去那广佑县

  周围都是为惊奇陈咨最先应过来:「可是凶手武功奇高一般
与缉凶于事无补倒白送命?」

  陈哲这次没有再点而是随手指了一个随行衙役:「你屋站在屋里

  那衙役听令走陈哲面前的米家正屋陈哲低看了看自己的位置往后退
开两步面对正屋隔着那破碎不堪的窗棂猛地从间抬手五指对着那衙役
虚抓了一把然后在面前收拳

  随着陈哲的动作那衙役似被什么东西牵引一声从窗户里飞出屋外
摔在檐的空地

  「九?是爪功?!」不远的红鸾惊出声

  陈哲悠悠叹道:「唉看来张九那老怪物还没

  陈哲这一手正是以自己的内模拟出来的爪功绝学——九

  这一招的原理其实和擒龙功、控鹤功之类江湖街的隔空控物之术并无
太多差别只是这九爪功的独特发劲方式之更为凶残霸道被控制
拉扯的东西会被数道阴柔真直接绞碎成块

  若陈哲刚才那一手真的是九那个衙役概会在被抓起飞到飞出窗
的过程中被绞成数块然后随着陈哲松劲连尸带的一起落在窗外檐的空地
就如米家二十二一样

  试完招式陈哲又在米家院子里前后完整走了一圈配合卷宗尸块的发现
地和房舍布局在脑中模拟了一整个作案过程

  凶手乘着用轻功从院外纵然后在没有惊动米家的前提
接隔着窗子对准那些影催动九双手连抓不停从前院到后院
连抓二十四爪之后再从后院墙纵出全程顶多二十息除了有两爪抓空只留
破窗痕迹之外整场袭杀简洁至极那些被九绞碎的被害者甚至都发不出
声——就像那陈哲在林中猎杀那些弓箭手一般

  「应当就是张九」回到众陈哲确定道:「除非这些年他能养出
一个通境的传不然就是他做的案子

  擒龙功控鹤手这种功江湖极少有使用原因无他费劲

  这种隔空发的功极为损耗内就如陈哲刚才抓衙役那一同等内
损耗发剑的话那衙役早就了七八回了

  除了损耗过高之外这种功的门槛也是极高虽说只要突破到先
外放就能运使这类功但先境想使出来怎么的也要先运要想
抓就抓运用随心必须有通境的修为才行

  张九就是江湖成名已久的一个通境高手而且还是屈指可数的邪派通
高手之一

  确定凶手是张九之后陈哲也多做耽搁当即动一行
往八十里外京南道推官所在的广佑县

  路林纾柚好奇询问道:「这个张九概什么修为?」

  「三年前我跟他过一次手」陈哲回想起当年行走江湖时的记忆:「当时
我的境界应当是通中段和他打了半个时辰我掌法胜一招但轻功不如
我一掌之后一心逃跑我追不

  「通中段吗?」林纾柚听完之后和林纾橙一道陷沉思概是考虑自己
若是遇那老魔能不能应付

  倒不是两初生牛犊不怕虎境界划分明晰的后境先境不同
境内的修炼不止是功的积累还讲究一些玄而又玄的神识感悟

  武林当中把练武起步时打通任督二脉为内功筑基称为后一段也是
正式踏武道之路的起点此后顺序每打通一对十二常脉便是提升一段
境界待任督二脉和十二常脉这七对经脉全部打通运功时内息可走遍全部筋骨
脏腑之时便算是登了先通称先七段

  再之后继续打通剩余三对奇经八脉内自成周孕育出神念
便是踏了通只是境先境追求的是打通经脉境界
的区别都是能感觉得到的经脉通不通运一就知道

  而通境的修炼则追求炼化神:的方面经脉打通内自成
之后一呼一吸之间内自生本不用练而关键则是识海神念这方
各门各派的古书都只有通圆满时的状态描述那边是陈哲目前的状态:
识海满溢随识涌神念清明超越五感至于境界如何划分完全一片
空白

  所以陈哲中的通中段只是个约而已比林纾橙林纾柚这般刚踏
没多久的能强出多少不清楚不知道自有各看资质悟和临
场发挥吧

  既然提到迎敌陈哲便在这马背吩咐起边诸:「若是遇敌由我接住
柚可帮我掠阵伺机帮忙其他一律自保为先本慧你护着她们

  「好」「知道了」诸纷纷应声全都明白面对通境的对手
没有她们逞能的余地

  陈咨这时候问道:「要是对方不止一个?」他只是个常
在这奔驰马的背坐稳已是不易说话更是勉强

  「张九唐扬贾乙木陈伤还有谁来着本慧你还记得谁?」

  「欧斩龙!」本慧又报出一个名字「刘废前年被台寺的广喜广乐广嗔三
师联手打了鹰飞崖绝壁应该是摔不过当时台寺和影山派的
崖底找了两个月也没找到尸首

  「有空找尸首不如回去翻翻藏经阁里的记载看会不会有前辈高在崖底藏
秘籍这刘废先不管江湖名的邪道通应该就那五就算那五
到齐我们这边四个也能拖他们一阵让你们先跑兄长放心之间较量
只要不是围攻极难打出击杀即便五打四我们这边也自保无虞

  「那那要是还有无名的邪道通?」陈咨依旧有些担心

  陈哲笑着摇摇陈咨终究还是不懂这个江湖:「无名那就没有案底没案
底的通除非是癔病谁没事愿意被全追杀本事点什么都能过
富贵可能还有修邪门速成妖法的凶顽可速成之法往往神识不全
会卡在先圆满和通之间的一个尴尬境地多半打不过
这样正道的通初阶

  见陈咨子似乎还想说些什么陈哲无奈道:「哥你要是还有顾虑
不如再写封信回家出马吧众生平等来多少通都是一剑一
再不行我把我媳媳二联手是一合之敌

  话都说到这份陈咨也知道是自己思虑过甚便停了话伏在马专心
赶路一行借着陈咨的钦差权限沿着官道不断在驿站换马狂奔终于在
时分赶到了广佑县

  了广佑县自然第一时间去找那京畿南道推官杨腾

  「凶手极有可能是个邪道之中的绝顶高手?」陈氏兄弟的示警杨腾不由得
不重视

  「没错且我兄长这句话里的极有可能说的是『一个』而非『绝顶高手』
因为德屏的那个案子我已确定是邪道高手张九所为曾与我过手
手极为了得」陈哲补充道

  听到张九的名字因为二陈的到来而汇集到议事厅中的江湖好手们纷纷
接耳议论起来

  「推府」这群江湖中为首的乃是一个道士乃是灵宝派的云雁子此时
也面露难:「张九之名我等也是熟知若真是他在座的各位同道当中
实只有思齐子能与他

  「极有可能案的高手还不止张九」陈哲再次强调:「其他几县的案子
我兄弟还未调查说不准并不全是由张九所做

  云雁道更加难看灵宝派和同属正一派一脉然而是武
林中数一数二的灵宝派却一个通境也找不出来他这个先八段就
算派中强手了此时若要求援他还要请托

  杨腾却很平静:「那此事就全赖陈御史和陈都尉定夺了」钦差说了这事他
杨腾管不了那他不管了就是杨推官乐得卸这副担子只是想起这京南
了这么多边总要有背锅也露不出半点轻松之

  既然如此在场众迅速议定

  明一早陈哲陈咨调阅卷宗巡视现场看看广佑县的三起案子和张九是否
有关联

  在场江湖士则心探查张九同时广发英雄帖张九在刑部六
扇门的悬赏红是足足五万两银子完全能引动更多有信心对付张九的通
高手前来助阵

  本章未完点击[ 数字分页 ]继续阅读-->>
【1】【2】【3】【4】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澡堂艳遇我与妈妈的快活日子面包和爱情她都想要熟读水浒,鸠占鹊巢凌辱母上事记琼明神女录之风雪入寒宫妻子让我操女儿父亲的情人色孽圣经最爽宗主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