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野闲游】11-12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APP网址部分手机无法打开,可以chrome浏览器输入网址打开

作者:vktsaipp
2024/06/11

 第十一章

  在陈咨的督促陈哲第二又去到广佑县中的三凶宅细细勘验

  被灭门的方家、李家和刘家都是县中的富裕住址自然相近左右不过
几街之隔甚至第三家被灭门的刘家就和第一家方家隔着一条街相距不过三
四百步

  要说三家相同之倒也不少广佑县以特产酒醋闻名这三家平里的做
得便都是就是烧酒生意相互之间也有都是广佑这酒业行会中三家都
在城外建有酒坊刘李两家的酒坊还互相挨着三家在城中也都有店铺还都在
一条街

  然而这些况都没什么意义广佑县如这三家一样酿酒卖酒的富裕家少说
也有二十户

  三家法倒是全部一样第一家方家全家都被割喉毙命是贾乙木的手
第二家李家和德屏米家一样被张九全抓成了尸块第三家刘家则是三个
高手做的案家中十七于寻常刀剑

  陈哲全无探案缉凶的本领经验也谈不有多心思缜密不过在三
宅内了一整之后总算是稍稍有了点收获

  三家房中所有的字纸全都不见了踪影

  这三家本就是商贾之流因而之前勘察现场的衙门差、江湖豪客都未往
这方面多想

  但陈哲走到李家装点门面而设的书房中时突然就发觉几案除了文房四宝
之外空无一物也就算了连几案后那座书架也空空如也不免就有些违和了

  这种富裕既然布置了书房那么哪怕再不读书那也要买些经史子集
放在书架装点一门面吧?何况这李家主里甚是附庸风雅不仅学考
了个秀才功名据说还在倚红阁留过几首歪诗这书架绝不该是这般空置

  果不其然再去搜检另外两家也是如此的宅院里竟然一张带字的书纸
也找不到

  陈哲连忙回到钦差行辕一面向兄长汇报一面找来杨腾让他速速发出鸽
信去各县现场验证

  同时陈哲又提审那十名在押当中刘家那案的三

  不料却矢否认动过刘家的东西包括那些字纸书籍:「
我等只是杀并未动那宅子里的一草一木这是那主谋指令当中特意严的事
我们可不敢随意触

  「所以你们作案时刘家家中是有书籍字纸的?」

  其中一回忆到:「书籍什么的我等不曾留意不过我倒是记得当时在
杀那主他卧房桌好像是放着几本账册的

  「账册?」三家都是生意确实家中账本总该有两本的现在也全都不
翼而飞了

  审完三陈哲又回到陈咨这边兄弟二再度聚首商议

  「这番我们可以确定一件事

  陈咨总结道:「对方不仅派了杀手灭门在衙役差之中多半也布了暗子

  「没错那些书册字纸都是事后取走的另有在凶案发生之后现场的
可能无论是差衙役还是那些江湖复复多次勘察过现场的痕
迹足印要是事后有外翻墙撬锁那三宅子估计早就被发现了」陈哲想
了想又说道:「且那拿走的关键之物应当也不是账册书信而是其他的东
西

  陈咨同样点认可

  三家的店铺陈哲也去检查过了虽然去楼空但里面的出账目都是
在的且刘家店铺之中还有刘家家主的一间里面存放的往来书信都是也都
完好无损甚至陈哲还在那里翻出了一个暗格存着刘家家主贿赂县丞、同
知等官员的书信证物

  若是对方为的是密信之类的东西这店铺里为何却毫无动静?

  「另外我在案卷当中倒是有一点发现

  陈咨说道:「方家长子、刘家次子和李家家主都有秀才功名且在五年前
这三同时在府学里读过书

  陈哲豁然起:「哥可让杨腾发文查证?」

  陈咨点点:「午时便让杨腾去信各县调取学政案卷了

  说曹门外杨腾求见正是午发往邻县的信鸽有了回复:「回禀
钦差都老爷午问询之事吉平府那边还没有回信本府其余四县都已查证
者家中确实都有五年之前在府学读书的生员

  陈哲陈咨兄弟俩对视一眼陈哲问道:「五年前这广平府的教谕是谁?」

  杨腾还未答话陈咨先道:「我已经看过了是个年过七旬的老举四年
前就发病故去了

  四年前那场瘟疫不仅在京城爆发周边也有波及故而这京畿左近的官吏
多是年富强的中青年少有白老翁

  不过这无对证的不对陈哲突然想到虽不算什么官场
未必就没有:「那老举是哪一年中的举?座师学政是谁?」

  举出来做官的多是因为中举时就了年纪中举时只要不到六十岁
多还是想去闱再搏一把的因而就算是七旬的老举中举时间最早概也
就是近二十年的事二十年内能做一省学政主持秋闱乡试的京官很可能就是
当今那几位老之一

  原本这样的档案应当是存在广平府治广吉县的府衙内然而走运的是那老
教谕的籍贯乃是广佑县虽查不到他出仕后的履历但他当年中举时的记录
却清清楚楚写在了广佑县县志当中!

  兄弟二急火火赶到县衙翻出县志之后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老
教谕是十六年前顺昌三年中举当年京兆省的学政官是袁辰

  这条线索似乎就此中断不过既然凶案遍布两府那么另一府的教谕自然也
要查一查

  再者说来一届府学总有十几个秀才凶手只灭这几的满门是来不
及还是只杀这几

  眼前的线索只到此兄弟俩只能暂且作罢让杨腾继续顺着府学这个方向
陈哲陈咨则继续搜集其他方向的线索

  两时间一晃而过杨腾那边还在等各县回信陈哲也没能在凶案现场找到
更多的线索

  倒是陈咨定的计划该到了施行的时候一早其他诸般杂务的陈
哲穿獬豸补服獬豸冠再扑点粉掩住较陈咨略黑的肤远远看去
确实和陈咨有八九分相似

  登马车在一队卢帆带领的羽林卫护卫之一行出了广佑县压着十
辆囚车往邻县广吉而去

  本慧则带着林纾橙林纾柚隐去暗中跟在车队后面

  然而从早走到一路七十里官道走完预想当中的杀并未出现

  这番结果倒也并不意外在卢帆到来之后对方武本就又跑了
一个陈伤就算再丧心病狂也要收敛着些

  陈哲并未有多失望让卢帆和本慧连赶回去继续护卫陈咨自己和两个
主一起押着十个了广吉县中

  第二陈哲本打算去这个广吉县内的两凶宅现场再勘探一番不料却被
早就突如其来的访客了脚步

  对方并不是官场中而是江湖

  「没想到你们琉璃湖竟然也派助战了?」广吉县中那位送了陈哲一个
的便宜丈韩府尹把府衙后街一外宅腾了出来让给陈哲居住此刻正堂之
陈哲坐在主位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坐在客位的三个

  「思齐子说笑了我琉璃湖虽然都是流之辈可也是封开国县子的八
门派之一到朝廷自当星兼程为国效」说话的年轻子容貌艳
丽多姿饰繁复华丽举手投足之间也同普通一样机全无不知道的
概会以为此是哪家栏的然则此乃是江湖顶级派琉璃湖年
轻一辈的面弟子金磬

  虽然江湖常说琉璃湖的开国县子是枕边风吹来的家门内的五个通
也是实打实的金磬这般年纪轻轻就登的高手在江湖也是绝对没
觑的

  只是金磬这趟拜访着实有些没没脑门之后金磬与从未和琉璃
湖打过什么道的陈哲似老友般寒暄了些琐事喝了茶聊了闲坐了片刻之后
就打算带着两个师告辞离去了

  「金姑尊驾今到底来陈某这里所为何事?」见金磬要走
的陈哲索主动发问

  「倒也确实没有什么事只是往我琉璃湖与陈际不多难得有机会
便想着拜访一番熟络一之后打道便也方便些

  金磬概是陈哲见过的江湖子当中最特别的一个别看她说话语不卑
不亢一本正经其实眼眉角等细微却又带着心思似是有意又似
无心习惯万种风自然流露

  陈哲房中不缺出众的美如白瑛、罗瑜、张琼三的相貌便丝毫不逊
这金磬只可惜在风这一项即便是在风月场里历练过一年的三个
在这金磬面前也如没长开的青涩黄一般

  「打道?琉璃湖要求我办什么事么?」陈哲故意拿

  金磬微微一笑眼波流转:「驸马都尉神通管我琉璃湖虽谈不有事
相求却也想着在一件事能同驸马爷携手互利

  「何事?」

  「京城中的绿绮楼该是驸马爷的产业吧?」

  「不错

  「若是奴奴不曾走眼记错去年绿绮楼推出来的三位好似便是当年
紫月道边那群丫里的物?」

  陈哲再度点:「没错她们就是当年我斩杀紫月道之后的孤

  金磬微微低单指轻点腮边:「紫月道当年边的六个丫我们琉
璃湖也是盯了许久去年是白瑛、罗瑜、张琼三今年该是楚玲了吧
年还有萧璃、许珞?」

  「所以琉璃湖想在魁会与我合作?」

  金磬咯咯轻笑两声:「驸马爷真是个玲珑如今在京城绿绮楼虽然
声望不差可真要比起容膝红悦暖却还差了几分不过嘛要是绿绮楼能
连着三年包揽榜三甲?」

  「那绿绮楼多半便是京城第四楼了」陈哲奇道:「可你们琉璃湖不是已经
和红悦楼合作了许多年了么?」

  「狡兔三窟嘛」金磬笑道:「何况合作是有很多种的红悦楼那边
门中弟子也只是寄挂单罢了要是驸马爷这边肯容我们琉璃湖的弟子投效
琉璃湖在京中的合作便以绿绮楼为先又有何不可绿绮楼的功用
马爷好像还是很看重的投效的姑总比挂单的放心些吧?而且投效的我门弟子
魁位子退去之后还能同张罗白三一样被驸马收回也是一举多
得嘛

  陈哲面不动声心里却是啧啧连声这金磬倒是卖货的一把好手

  遣词虽然好听外行也听不出金磬的真义可陈哲对她话中门道一清二楚

  所谓投效就是如周宁一般卖至于挂单便是租借细究起来本慧就
类似于此普度禅院说是把本慧送于陈哲但平里本慧还是要给普度禅院出
那应元庵的常收也都是缴给普度禅院的

  金磬的话便是在卖推销要陈哲买她琉璃门的弟子真不愧是江湖
第一牙行门派

  陈哲心中稍稍有些意动事实也确如金磬所说要是绿绮楼真能坐稳京城
第四楼对陈哲来说助益必然是更:「这投效的弟子陈某可否挑选?还是说
你们送来谁就是谁陈某只有付不付钱的自由?」

  「自然是可以任驸马随意挑选的」见陈哲似要松金磬又在椅子
定:「我琉璃门不可投效只要驸马爷给的出条件即便是我派掌门
也不是不可以

  陈哲稍有些无语以往只道这琉璃门节不多却不知她们哪里是节
本就没有那东西嘛!

  「胡掌门我只有尊敬之意

  琉璃门的掌门都四十多五十岁了陈哲虽然生冷不忌但也有些招架不住:
「不过嘛金姑我倒是有些意动

  陈哲本是调笑却不料金磬收敛了些魅意稍稍正道:「五
万两

  陈哲一怔没想到她竟然当真且还竟然真的有价

  陈哲意识便开始盘算自家府内还有多少余款可惜陈家产业不少
的余钱却也不多前不久为了周宁她们还支取了五千两银子怎么算都只
有两万出的积蓄

  不对我怎么还真算起来了!陈哲连忙收敛心绪:「金姑你说笑了
父兄三靠俸禄度即便外面有些许产业也没有如此巨款

  此事还是莫要再提了你所言绿绮楼合作之事倒是可以商量

  金磬微动眼珠子转了转又复那副笑意盈盈的模样:「其实驸马
爷也可选择助奴奴一臂之不仅不一文就能把奴奴收房中这琉璃湖今后
也会唯驸马爷马首是瞻

  「嗯?」

  金磬声音放低:「兵部武选司不是有个郎中出缺嘛影山东道兵备道李卓
对这个位置志在必得还有北良卫的指挥使个月过世了朝廷还没有派继任
北良卫的的指挥同知王德永便想着循例递补这两都是派中师
婿奴奴这个总要想办法帮一帮的吧若能做成这两件事奴奴在派中便
可教前辈尽皆对奴奴心服驸马爷收房中的便是奴奴这
般正当青的琉璃湖代掌门咯

  陈哲今算是长见识了也不知是琉璃门确实厉害还是眼前这
的好心机

  金磬提的这两个要求正在陈哲所能及的范围之内:这兵部是林纾枚的
底盘陈哲自然也说得只是后一桩简单本朝虽不重文轻武但这卫所内
的正常递补也确实没什么会格外在意不过是给刘整那边递一句话的事罢了

  然而武选司的事可就看似兵备道调任郎中从四品转正五品是降级
可武选司是什么部门?掌管武臣升迁的要部门

  若是给金磬办了甚至后一个要求都不算要求琉璃湖自己就能置了

  「金姑真是好算计一个武选司郎中可远不止五万两银子」陈哲冷笑


  金磬连忙解释道:「那李卓本就在朝廷选定的三个选当中嘛且本就局


  奴奴就算有的胆子也只敢助推一把断不敢涉朝廷甄选官员的
国家重器

  「哼此事我要先回去查证了才能给你答复」这事牵扯太多只能从
长计议一方面要同林纾枚商议核实兵部那边的内以及事后牵扯另一方面也
是要找核实这琉璃湖的门中实

  若是金磬所言非虚那么只要林纾枚那边觉得无碍易确实对陈哲百
利而无一害能掌控琉璃湖的话这个武选司也是烂在锅里

  只是陈哲心中也不免警觉如今这江湖势竟然也开始向渗透朝堂了么?


  本章未完点击[ 数字分页 ]继续阅读-->>
【1】【2】【3】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我的爱情渐色性路我当澡堂老板的那些年肏过的女人们红唇的诱惑和爸爸冷战我上了护士嫂子美母为妻我的糙汉继父很迷人绝望交响曲花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