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野闲游】11-12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APP网址部分手机无法打开,可以chrome浏览器输入网址打开

  正应了陈哲的警觉金磬得了陈哲的回话心满意足地起:「既然如此
那奴奴便先告辞了奴奴就住在这广吉县里的美待此间事了奴奴便会去
京城红悦楼暂住驸马爷做决断之后随时可以差来找奴奴另外奴奴也给
驸马爷透个底门派里有两家找京中找了靠山一家是影山派另一家且
还未查明不过这两家投效的是同一位据说乃是朝中位分极高的一位老
奴奴所知便只有这些了驸马爷还请留神着些

  陈哲被她的话语所惊一时间思绪万千回过神来却发现这已经带着
两个同伴离开了

  前阵子在京中招募江湖好手的袁辰陈伤中那个位高权重的幕后主使
一举拿门派中两家的朝中老

  陈哲隐隐觉得或许京中将有事发生说不准京中这些派系魁首们打算不玩
文斗改武斗了将夺嗣之争从礼议朝争变成江湖火并来有高
个子顶着真打起来就让林纾枚去扛吧

  去驿站向京中发出鸽信将金磬的诉求与带来的报全部告知林纾枚

  陈哲带着一脑门子的胡思想又在广吉县内的两凶案现场转了一

  这般状态自然很难有所发现只是确认了广吉县这边两凶宅当中也同样
被清空了全部的书册字纸

  另外就是广吉县这边路多了不少江湖朝廷召已过去几这些江
并不知本道推官和陈咨陈哲都在广佑县便都汇聚到了两个府城附廓县中
陈哲还碰到几个江湖旧识寒暄之余陈哲也顺便稍稍验证了金磬的消息

  琉璃湖的内这些普通江湖士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影山派最近确实有
动作除了掌门之外门内其他的四位通之前已有三四个月不曾在江湖露面
不过听说这次朝廷影山派也应募了还一来了三个通就在另
一座附廓县内落脚

  待渐晚忙了一的陈哲依旧心事重重地回到暂居的府尹外宅站在门
看着那门楣回想起让他今如此烦心的罪魁祸首金磬便想着要不去那美
楼逍遥活一番算了没什么烦心事是嫖一场忘不掉的如果有那就再来
两场

  正打算掉离开这外宅门却突然打开一个怒冲冲的声音随着一道
影从里面一道冲到陈哲面前:「陈!思!齐!」

  陈哲一愣意识格开来扬起的一个巴掌错愕道:「素心?!」

  来是个做道姑打扮的年轻圆睁着一双杏眼既羞且怒的瞪着陈哲

  陈哲看清来之后略有些尴尬的讷讷笑道:「素心多年不见你可还好
你这是怎么出家了?」

  「哼本是道门出家又有何不妥?」素心先是愤愤道接着看着
陈哲的面庞目光渐凝语带颤声:「这些年你便如此山门
未变你再也未踏足过一次

  陈哲讪笑道:「那你醒来对着我便是一掌也不回地就逃出了客栈
我只道你心中恨我又怎敢再去见你

  「你」素心话到却终是说不出只低

  陈哲见状前一步将这俏道姑在怀中温言道:「当年确实是我的错
若你不弃以后便留在我我必定呵护于你以偿这些年的亏欠

  素心依偎在陈哲怀里不做声陈哲一抬就看见外宅门站着一排三
中间两个自然是林纾橙林纾柚两个而最侧那子倚在门边手捧着一把
瓜子正磕的津津有见陈哲目光瞥来毫不畏惧地跟陈哲对视一眼吐出
瓜子:「贱!」

  陈哲怒瞪了她一眼这才没好道:「你怎么也来了?」

  「什么我怎么也来了?」那材高挑容貌姣好只是一装打扮
粉黛不施质便有些特异

  听闻陈哲的问话随手把瓜子往前襟袋里一揣柳眉倒竖怒道:
「你这贱果然是提拔吊无还是越熟越无叶素心不过是跟你
你便这样哄着我王桢前后三个四年前就全是你这贱的形状
两年不见你第一句话便是我怎么也来了?」

  陈哲顿时如斗连忙一手着叶素心一手拽起这无遮拦的王桢
往宅子里走:「王算我怕了你了有什么事咱们屋说

  叶素心和王桢都是陈哲当年行走江湖时的同伴叶素心乃是武林
年轻弟子中的翘楚王桢则出南方一个声名不显的派传承不过同样
手不俗

  三当年就如话本中所说那般在江湖中结伴而行行侠仗义惩除恶
了好威名

  叶素心名门正派出同陈哲的关系便也正常些虽有些暧昧
从不曾表露心迹直到某一同在苗疆山里中探寻奇时一同误食了毒蕈
那毒蕈虽不致命却令两盘肠战一之后叶素心愤愤离去
之就是一番话本俗套无需赘述

  而王桢当年就如今一般彪悍豪放同陈哲每次相逢结伴便是笙歌
携手对敌里同室也算是颇有一番孽缘

  两此来当然是为朝廷再遇陈哲既是意料之外又是理之中

  宅中已经备好酒席晚饭一番狗胡闹之后各自落座

  王桢稍稍收敛了感叹道:「没想到短短两年不见陈思齐
子不光娶了还做了好一番功业

  不过她显露本也就是片刻间的事只正经了一句话那对狭长的眸子便
又往两角弯:「话说主可好说话?江湖我也混够了这两年我为你守
不碰忍得好辛苦你可赶收我回去做外室吧我只要
一千两一个月的月例银子就满足了

  陈哲懒得理她对叶素心温柔道:「这两年你在过得可好?」

  叶素心还未答话王桢抢先道:「家现在在可是正当红虽没有
三清殿首席当不了代掌门却也是灵官殿的次席道官等那云子羽化
她可就是灵官殿首座了

  陈哲忍不住又瞪了王桢一眼:「那你?」

  「我?」王桢耸耸肩:「我那虎门有什么好说了拢共猫五六只
今掌门传给了我师弟这阵子正在闭关冲击通如果能成的话再招募些弟
子养一养说不定十年之后也能混个县

  「那你怎么不做这个掌门?」莫看这王桢轻浮却也早已是通境的
修为武功与陈哲相差仿佛「以你的修为虎门个开国县也不难

  「我?」

  王桢失笑道张开双手做展示状:「你看我浑哪里有做一派掌门的
样子

  说话又把话引到陈哲这里:「倒是你我以为这两年一过你怎么的
也该和你一样踏足玄了吧?怎么还是一丝境也无?」

  「哪有那么容易还是等机缘吧」陈哲叹道

  这的通境高手说多不多说少却也不少江湖门派、官府军中、世家
传承林林总总加起来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其中至少有二三十如陈哲这样
卡在巅不得寸那最终的一步实在是太过飘渺难寻了

  陈哲不想多谈这个话题又转向叶素心试探道:「素心你今后可有何
打算?」

  叶素心此时也不复羞模样两年不见她也早已褪去青涩了听陈哲问话
吸一然后面平静道:「我都做了你还不知我心意么?」

  陈哲微微错愕心中难免有些动容:乃是正一一脉多火居
之事并无忌讳且又因去俗家故而不拘寻常礼法总之便是连
什么外室名分都不要了只为私

  叶素心觑得陈哲神又微微一叹:「只是我如今担派内重责长相厮
守便也无可谈起若是你有心常来探望便好

  陈哲也不好多言只得重重点:「我会的

  晚餐宴罢久别重逢的三自然是要好好叙旧互诉衷肠只是诉着诉着
就从厅诉到了主卧塌

  王桢一如当年褪光裳之后一把将陈哲扑倒在塌一番摇之后
便主动跨

  通高手的马功何其扎实王桢不仅起伏如电还不停调
整姿势在前庭后窍之间来回倒换

  如此折腾了半个时辰陈哲这张敦实沉厚的榉木被王桢
散架了王桢这才势一懈在陈哲

  只是散去王桢脑子回复清明之后顿觉不对:「你这贱行房还
运内的?!」

  陈哲翻个白眼:「你且散开内再试试看能不能扭足这半个时辰

  两的互骂引得一旁观战的叶素心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陈哲推开王桢过叶素心

  相比王桢叶素心在塌就乖巧许多任由陈哲把她纤柔的子摆布成合
适的姿势

  陈哲分开那两条洁白如的长叶素心

  叶素心两颊绯红目光看起来和寻常家承奉恩泽时的羞模样相差
仿佛

  可早已久经风月的陈哲一子便品出了其中的不同:「素心想不到你也学


  叶素心并未向王桢那般运功提可陈哲循路而一种熟悉的感觉涌
虽然和本慧的路子有些不同可这分明也是房中双修术

  被陈哲一语道破叶素心的脸更红了两分目光却是不复含羞带怯
地低声道:「家本就从学过素二十八法那一我们是了毒蕈神志
不清

  陈哲无语王桢窥破关键躺在一旁咯咯直笑

  普度禅院的佛门传承有欢喜禅的正一道家玄功里又何尝会缺少素
玄子

  这帮拜神仙的真没一个好相与的

               第十二章

  叶素心和王桢与陈哲一番重温鸳梦之后就此在陈哲边住同时如当
年一样结伴而出携手共事

  只是虽有这两帮忙陈哲在广吉县这边的调查依旧毫无

  又过一陈咨杨腾卢帆等自广佑县而来倒是给陈哲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这十二当年加过同一个诗社?」

  陈咨和杨腾这几也算没有白忙活据府学这条线成功查到了被灭
门的十二家最为确切的共同点

  十二家虽分居两府八县但家中都有个秀才且五年前全都在府学当中读书

  而广平吉平这两府的府学虽分置于两府但因为府治相邻故而府学当中的
学生多有来往文会结社之事亦是频繁

  「这个诗社当中共有十五全都是这京畿南道的本地生员十五当中
有一家搬去了京城卢金吾已指派羽林卫去查了一家前年失火而殁十二
已经遇害」杨腾给陈哲一步解释道

  陈哲忽然警觉:「所以本地还有一活着?」

  陈咨和杨腾一齐肃容道:「广平府照磨何文虎

  「既然知道那找来一问不就好了他可在这府衙之中?」

  杨腾却苦笑道:「陈都尉有所不知这何文虎十之前就告假了至今未归

  陈哲一愣旋即应过来:「那他家里的文书字纸?」

  「卢金吾已经带去他家了

  陈咨安道:「希望还赶得

  何文虎家中原本同那被灭门的十二家一样也是这广吉县中的殷实
是四年前他刚中举不久家中二老就因疫病而亡兄弟几分了家产各自立户
因而如今他家只是个寻常门户家中除了何文虎和一个独子便只有四
个仆役

  何文虎告假的前一正是隔壁广佑县第十二起命案案发之显然何文虎
应该是意识到了难临所以独自出门避祸去了

  或许是因为何文虎的离开又或许是因为陈氏兄弟的抵达何文虎家中至今
安然无恙各种书籍账册信件字纸却全都不见踪影

  「烧了?」卢帆把何家全都带回府衙保护了起来陈哲陈咨也是第一时间
来何文虎的和杨腾一道在府衙后堂询问起来不料问及家中文书字纸
的去向这个给出了一个让众为惊讶的答案

  「是也老爷当家的说有要之事要出趟远门出门之前我带
把家里所有的字纸都收集了起来堆在门一把火全烧了说是他若不在
留着这些东西家里可能会有祸事

  看来这个何文虎是个真正知晓内

  只是现在也不见了书籍字纸也全烧了这线索似乎又断掉了

  不料却见那在堂怯生生抬起声问道:「敢问的三
位老爷官职姓名?民还有事禀报不过只能在钦差御史陈老爷面前禀报

  兄弟二对视一眼陈咨脆道:「本官便是钦差御史陈咨你可要验过我
的官凭?」

  那显然并不愚鲁跪在堂讪讪笑着却并不再答话看样子是真想
验证陈咨的官凭

  陈咨倒也好说话掏出自己的官凭与钦差金牌让衙役递去:「你可识字?」

  那答道:「恕罪时家里也请过两年西席」说着从衙役
手里验看了陈咨的官凭文书随机她便从怀中掏出一个包裹来:「御史老爷
这是愚出门前留的东西他说了若是钦差使门来便当面予钦差御
史老爷

  陈咨陈哲杨腾三俱是豁然一惊连忙让衙役把那布包呈打开一看
却是一本诗集

  打发走那连同卢帆一起就在这府衙后堂内翻看研究起这本诗集


  这本诗集正是灭门案那诗社所辑录刊印的社中文集翻来倒去看了半
却也完全没有看出其中有何奥妙

  虽不是正经诗集但也厚厚一本收录了这诗社在那一年间七次文会当中成
员所做全部二百三十首诗

  整本诗集内容可以说平平无奇十几个酸秀才不过是附庸风雅所做诗句在
陈哲陈咨两看来简直陋可笑二百三十首诗无论是从内容隐喻、藏去皮、
还是暗码检字都读不出什么特异之

  因为内容太多陈哲索来了白瑛罗瑜张琼三让这三个通晓诗文的
魁也加集思广益

  然而三个聪明伶俐的魁同样也是束手无策

  最后还是陈哲自己发现了一点可疑之:「这诗社里面目前还未确
去的好像就这两了吧?」陈哲手指着诗集开篇罗列诗社成员姓名的部分
问道

  「没错」陈咨伸过脖子看了眼见陈哲对他暗暗使了个眼心中会意弟
弟是有所发现于是便随感叹道:「可惜了这纸虽只是十二个姓名背后
却是三百多条

  「

  本章未完点击[ 数字分页 ]继续阅读-->>
【1】【2】【3】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乞丐的最后一个梦陷入催眠终末的少女,最终变成怪邻的肉欲玩具本应该被封印的魔王,居然出现在了人间与四女友度过的充实520已经无敌的我要为所欲为海难后被冲到超雌性岛屿,征服整个岛屿的女性看你变坏重启淫荡神话有这样的老板娘真好重生日本高校生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