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野闲游】11-12

+A -A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APP网址部分手机无法打开,可以chrome浏览器输入网址打开



  陈哲也叹息一声把那诗集抛给杨腾:「杨推府时辰也不早了不如
这样吧你且辛苦些同我这三个记室一同把这本诗集中的诗文另册抄录分开
誊写召集书吏师爷们分发去一同研究

  「也好」杨腾自无不可知道事关当即唤取来纸笔撸起袖子便
要开工

  陈哲装模作样邀请杨腾先去一同杨腾宠若惊之余连连推拒一副
誓要尽心办好驸马付之事的模样连带着卢帆也不愿离开盯在杨腾声旁假装
鞠躬尽瘁

  于是陈哲便拉着陈咨先行离开出得府衙回到后街外宅陈咨在堂坐定
这才开:「你发现了什么?」

  「名册当中除了姓名之外还附有籍贯是吧

  「没错那又如何?」

  「哥你可曾留意到唯二未被灭门者当中那个搬去京城之的姓名籍贯?」

  陈咨略一回忆:「东海省枝云府蒙涌县赵氏寄籍广平府博东县生员赵元诚
字本信?」

  「嗯枝云府蒙涌县赵氏哥你可有印象?」

  「赵赵明任就是蒙涌县赵氏!」陈咨悚然站起:「此事与三辅赵明任有
关?」

  「可能还不止

  陈哲放低了声音:「哥你还记得赵明任家中的事么?」

  陈咨脸的神越发的凝重

  赵明任家中之事朝中几乎是尽皆知:这位辅政学士的独子十几年前便已
早亡这些年一直没能再养出子嗣来且他老家里是三房共一子那早亡的
乃是赵氏独苗他连过继都找不到嗣子

  而在这本诗集的名册之中突然出现一个自称蒙涌赵氏的外地寄籍生员
和赵明任又有什么关系

  「明除了让杨腾他们继续琢磨那本诗集之外这个赵元诚的过往也要挖一
」陈咨说道

  陈哲点:「查这赵元诚也是顺理成章的不过不要让杨腾这些联想到赵
明任至于卢帆他就算想到了概也同样不会声张的

  关于赵明任独子早亡之事其实朝中还有一个传言那便是贤妃出阁之前便
和这个表哥有些不清不楚十七年前贤妃之后不久便怀有孕再不久之
赵明任那留在老家的独子就突然毙而亡

  传言本是传言可若是赵明任的独子其实并未而是假离乡那传言
是否还是传言那就值得究了

  真相似乎就在眼前然而考虑再三之后陈哲的想法却有所松动:「
这件案子到了这个地步我们要不要想办法?」

  兄弟二请命出京原意一来是查查这草菅命的连环顺带看看与京
中的夺位之争有没有关联

  二来则是离开京中的争斗一线躲个清闲

  没想到查到此这事质已然

  如果真相真如陈哲猜测那般那这京南可能就要变作争斗一线而且是不
不休的那种

  夺位之争只要是还没撕破脸仅限于朝堂的文斗没动起刀兵那参照
宁朝以往的例子失败者概也就是从此失势断绝仕途再严重些也就是事主
还祸不及家宁朝在这方面还是宽松的

  但贤妃的那个陈年传闻如果被证实那九族都不够杀的整个贤妃四皇子赵
三辅一系没有一逃的掉!

  怪不得兄弟二接连遇到那种不计成本的陈哲越想越觉得合理
那种不管不顾压一切的势说是布局成事显然是太过疯癫但若是保命求生
就合合理多了

  「事已至此想退怕是难了」陈咨叹道此时退出也早了对方要拼命
的范围内

  「嗯哥你便同杨腾、卢帆他们慢慢继续查吧

  陈哲想了想:「我这边还是要想办法再增强些贤妃家中富甲一方
赵三辅和户部尚书也有钱有势他们若是散尽家财用尽权势晓得能从江湖中
买回什么怪物来实在不行咱们还是写信回京过来一趟吧

  除开卢帆陈哲边现在有林纾橙、林纾柚、本慧、叶素心、王桢连带
他自己足足六个通就算贤妃他们把台寺打包买回来陈哲也敢扛一战
就怕他们买的不止一个台寺

  金磬不是说了么门派当中的影山派和另一派已经卖

  影山派虽不如台寺、和普度禅院可也有五个通再加另外
一个以及不太可能却也不得不防的那三个邪道通

  此外金磬自己标价五万两能卖给陈哲也未必不可能转就卖给贤妃
那边且五万两银子的价钱江湖中除了金磬还有很多通愿意卖

  唉这个江湖到底怎么了跟这群虫豸在一起怎么才能好侠义

  安排忧心忡忡的哥早些安歇陈哲转又出了门直奔城中的青楼美

  没什么烦心事是嫖一场忘不掉的其嫖的还是武林中出了名的

  「?没想到驸马爷这么就愿意答应奴奴了?」美楼后院的雅阁轩榭中
依旧是一盛装的金磬看着前来拜访的陈哲露出狡黠的笑容

  「没错毕竟七夕也没几我想了想还是先答应你至于武选司的事
等我回京之后帮你办妥」陈哲也不想讨价还价约定全部应承了


  「驸马爷是遇到什么急事了吗?七夕可没这么急切」七夕
榜虽然冠名七夕但只是让各路魁从七夕开始逐一登台展示表演一直要等到
中元节灯会方才张榜评选张榜之前都能随时加这个借显然糊不住金磬


  见她脸狡黠笑意越发浓重陈哲便也不再兜圈子:「确实有些急切影山
派背后的朝廷物正在招募我怕你先一步被买走

  金磬灵动的眼珠子乌溜溜的在那双狐媚眼里转了两转继续笑道:「那驸
马爷倒是不怕我趁机抬价?」

  「影山派能挡我几剑?」陈哲直接翻出一张底牌

  金磬笑容一滞微微泄道:「驸马爷有妙仙剑在手确实有恃无恐
何必急吼吼地来找奴奴

  「那是我

  陈哲叹:「若是自己能摆平谁愿意搬出自家老?」

  「想不到驸马爷还是个孝子」金磬不阴不地撇了个白眼:「既然驸
马爷如此那奴奴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七夕会之事我们可要另算就算奴奴做了琉璃湖掌门其他事
好说唯独派中的投效银子可不能短了半分

  「当然

  此事我们七夕之时另算」陈哲安心来细枝末节之事便也懒得与她计较
了:「不过易既然已经说定那金姑你是否该让陈某验验货?」

  「啧你今是急事还是急?」

  金磬说着从轩榭圈椅站起:「听说你的老相好王桢你那宅子了
怎的?以她的本事还榨不你?」

  金磬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动手解华丽繁复的襦陈哲也站起
前帮忙问道:「原来你还认识王桢?」

  「哼这两年没少扰我琉璃湖弟子当真是不忌

  金磬这套服完全不像某些侠那样内空空而里三层外三层繁
杂无比不过再复杂的也在陈哲的帮助一件件离坠地显露出这厚实
外壳内雪白的仁

  「那你可曾跟那厮混过?」通境侠寸寸炼的陈哲也算见了
不少了然而眼前这具依旧让他有眼前一亮之感

  「莫提那些扫兴的如何?可还满意?」

  修长娥颈之香肩如锁骨如削明明骨架实窈窕前一对浑圆
明月却丰硕无比甸甸微垂也是如蛇似柳盈盈一直至一对秀
美可方又膨丰腴起来两段白柱之间着两指宽一道茵茵芳草
隐隐约约一点红从严丝合缝的缝之中探出顺那白柱再往三尺一对纤
尘不染的雪白足轻点在青石地面之

  陈哲退开一步细细观赏一番方才伸出手去一手勉强托起那沉
甸甸的浑圆月一手过那细白无瑕的白

  双手传来的触感细若脂真材实料无懈可击

  一面不释手一面却是不饶:「样子极品不知内里机巧如何

  金磬一挑挣开陈哲两只狼爪屈膝跪倒在他面前手解开陈哲
双手捧出陈哲早已怒昂的分却又不急着张而是先微微嘟起
轻轻吹起一缕仙然后顺势轻了几尖端再伸出尖尖细细地从底部
一圈圈地舐开来

  陈哲忍不住连连倒吸凉他房中有通佛门欢喜禅的本慧师徒
验过叶素心的道家素里那些从习练巧的朱门庶更是没少
经历然而论技巧之细腻道之这金磬绝对是独一档

  、吞、吐金磬十八般武艺轮番展示一遍之后又站起背转过
前倾高高撅起翘双手扒住那对左亏凸右盈凸露出中间的两个粉
回首问道:「主子想先走奴奴哪一道?」

  「有推荐吗?」

  金磬轻轻扭亏凸盈凸一齐随着动作颤动起来:「不如先试试奴奴的谷
道?奴奴心虽已奉献主可终归是个这红丸还是想好好的在香
献出好不好嘛主子

  声之陈哲从善如流便从那圈粉褶中破关而

  「嗯」两同时发出一声畅的低

  谷道之妙在于然则太过也会有些挤压勒扯的金磬这雏
致得恰到好之际陈哲甚至觉得颇为顺畅只是待他稍稍送几
便觉这温暖谷道竟在缓缓收束直到完全贴合陈哲的尺寸既尽实又不勒


  陈哲为惊喜抱着金磬的丰腴瓣一阵猛

  金磬也是一好筋骨站在这轩榭之中不倚不靠马合一就这么凭虚
陈哲的冲不光盘稳稳站定还有前后提迎奉陈哲的

  「主子可要换个姿势?」了陈哲几百杀威棒之后金磬又柔声道

  「好

  「主子且站稳莫动」说罢金磬一点以陈哲的分为轴就这么
转了个变为面对陈哲

  同时一双修长也如白蛇绕柱缠在陈哲间加:「嘻嘻主子可还抱得
住奴奴?」

  「哼」陈哲傲然轻笑这是考校起自己功来了?足微微分开双手揽
住金磬换成双臂发

  金磬这百十来斤的份量在他手和一个枕也无太区别

  不过金磬前那对的圆月可比枕太多了随着陈哲的动作
脯就似两只肥白的兔子在陈哲眼前不停地纵跃晃的他一阵眼晕
只是双手不得空闲心急之陈哲脆一低把脸埋了金磬伸出
又吸的

  「哈哈哈哈哈」一时间轩榭厅之中满是金磬琳琅般的笑声

  一场战打到了满星斗时回到自宅陈哲也不敢去敲门一跃
过院墙落在院子里

  「什么?」伴着低声喝问而来的便是左右两道劲风袭来

  陈哲躲过左边砸来的流星骨朵提掌运劲接右边攻来的粉拳:「是我

  两位守护卫的主这才罢手林纾柚站得近些故意鼻子:「主
这是去哪了怎么得一的脂粉?」

  见林纾柚面冷清子更直些的林纾橙更是柳眉微竖陈哲知道这几
些冷落两个伸手揽住两:「走走走我们去屋里细细说

  「唉唉唉你们要说什么我能不能也听听?」

  陈哲听到这声音心一沉

  王桢这个也被惊动了就那么一丝不挂地光着子窜到前院

  心知若不想想办法不好今晚就要挑战一轮战四个通高手陈哲停
往后院去的脚步:「我改主意了动静太影响我兄长终是不美不如我们去
城外找个风景宜的地方慢慢说?」

  陈哲这完全失算了王桢毫不在乎地应道:「好你带路走吧
程五七两位子轻功如何?敢不敢比一比?」

  陈哲还想说些什么怀里两个主都是不得其是不得
纷纷挣开了陈哲手臂物都扒了同王桢一样赤条条地
站在院里杏眼含怒地瞪着王桢

  王桢不以为忤地看向陈哲:「走吧带路或者你也想和我们一
齐比比?」

  陈哲只能一叹发劲屋顶然后全运转轻功踏着城中鳞次
栉比的屋脊阁檐往城外奔去

  林王三同样以轻功跟在他

  以四这般在屋顶飞纵即便是满城居民估计也没几
看清他们的

  只是今广吉县内江湖中云集迫不得已陈哲在前面一路狂奔一路凝
出片片剑炸碎在县城的空中留蕴含暗语切的阵阵真波动:六扇门办事
避让

  这锅就甩给卢帆他们去背吧

  总算一路顺利的奔出城外又狂奔几里找到一僻静山岗陈哲这才停


  此时便看出各轻功高低了陈哲的轻功并不怎么高明以他的修为来说不
过是中王桢的使命传承在也不拔尖不过还是跟住了陈哲

  两个主修为本就查了陈王二一筹的军中武功更是不以法见长
林纾柚稍好一些这城里城外奔行了七八里之后落后了约莫七八十步林纾橙
则要再落后五六十步

  王桢见此不由得笑道:「咯咯咯这般三脚猫轻功也要和我比试
两位者智自知者明可要引以为戒

  林纾柚还好些林纾橙子更烈得了这个俏脸一板提起拳就冲
王桢打来:「还有些不服不如桢再跟我切磋切磋拳脚?」

  王桢自不怕她提起一双虎爪就接了她的拳犹带笑意:「好呀

  两个就在这山岗乒乒乓乓的了起来陈哲由着她们打斗自顾自揽
过林纾柚:「让她们打柚你先来吧

  许是被那金磬起了瘾陈哲拂倒一片草做铺就把林纾柚倒在地
抖开长她的雏谷道

  只是两边的战斗都只打到百回便一起停手盖因敏锐的五感显示
几个不速之客以合围之势从这山岗逐渐靠近而来

  还未等陈哲四有何动作山岗突然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驸马
都尉好雅兴


  [ 本章完 ]
【1】【2】【3】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澡堂艳遇我与妈妈的快活日子面包和爱情她都想要熟读水浒,鸠占鹊巢凌辱母上事记琼明神女录之风雪入寒宫妻子让我操女儿父亲的情人色孽圣经最爽宗主系统